异军休闲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查看: 8320|回复: 185

[轉載]白夜黑话──最可怕的事情,常常发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16 07: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iss 离银 于 2012-12-19 06:13 编辑

以前有会员连载一些,现在在这里继续连载吧
已经好几年的帖子了~
原先帖子:http://bbs512.com/thread-47984-1-1.html
我和那位会员都是转载的~~
==============================================
  
  
  「熄灯放假」
  
  
  “小敏,过来看看,远远那边山上……红红亮着的是什么?”
  
  “应该是个红灯吧,怎么了。”
  
  “奇怪啊,明天只是五一劳动节嘛……又不是要过年,怎么会有盏红灯亮着?”
  
  “你第一次看到吗?哦……也难怪,你在家的时候,我们才刚刚搬进来,阳台里堆了很多东西,挡住了那边的视线。后来你出门了,我自己很无聊,就把阳台仔细清理了一下,才看到远远那边有个东西在发红光,我猜那应该是个红灯,而且它好像一直亮着,无论我睡得多晚都能看到,有时凌晨有事起来,它还在那边亮着呢。”
  
  “那红灯是挂在什么上啊,山上会有房子吗?……咦,好像是座庙……老婆,你觉得里面会有人吗?”
  
  “……不知道,应该还有人在吧,不然为何有灯亮着。”
  
  “好奇怪啊,还以为我们对面只是山呢,没想到山上会有道莫名其妙的红光。”
  
  “好了老公,别管那么多了,明天我还要上班呢,睡吧。”
  
  “……唉,真是的,好不容易五一放个长假,还要早早休息。”
  
  “有什么办法,谁让我在医院上班呢?”
  
  ……
  
  
  小敏是一名医生,和丈夫林涛结婚已经三年了。林涛不久前被调到外地,这次五一放长假,他正好回来看妻子。
  
  算起来,两人搬进这间新房还不到半年,房子景观很好,窗外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景,很是养眼。结婚三年多,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应该是很开心的事,夫妻两人以为总算可以安定下来时,丈夫林涛却被公司借调到总部去了,为此,小敏曾经很不开心。
  
  “好了,都结婚这么久了,分开一阵不会太夸张吧,这次到总部是被重用,薪水比以前多了快一倍啊,等我过两年调回来,就是分公司经理了。”林涛拉着妻子小敏的手说。
  
  小敏一声不吭,坐着不动。
  
  “忍耐一下嘛,每两周我都就回来看你一次,这样好不好?”
  
  “……可是我们刚买了房子还不到一个月啊!”小敏的声音里充满抱怨。
  
  “调到总部之后,我的薪水会涨很多,这样我们还房贷不是也会轻松一点吗?”
  
  唉,万恶的房贷……
  
  “……那也只能这样了……”小敏无奈地说。
  
  
  平时林涛每次从外地匆匆赶回来,最多只能在家睡两晚,好好的小两口弄得像露水夫妻,这次本以为,放个长假能充分和妻子团聚一下,谁成想, 长假的第一天,小敏所在的科室里突然进了几个严重烧伤病人,她不得不去盯紧 …… 过节竟然都过不安生。
  
  长假的第二天,小敏忙到晚上7点多才回来。
  
  “老公,我回来了!”一进门,她就幸冲冲地喊。
  
  但丈夫不在客厅里。
  
  “咦,老公呢,怎么没在看电视?”小敏觉得很奇怪。
  
  见卧室的门虚掩着,她轻轻推开了那扇门。
  
  …… 丈夫林涛正满头汗水,面色惨白的坐在床边,身体在发抖。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
  
  “……我……今天被车撞了……”
  
  “什么!……怎么回事?”
  
  “我今天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就去老城区走了走……一辆货车突然从小巷里冲出来……我被撞出去很远……”
  
  “……!!”小敏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那个司机把我送到医院……我做了全身检查,医生都奇怪,我竟然什么事……都没有……连擦伤都没有,只是衣服破了……”
  
  “你检查得够仔细吗?!”
  
  “在医院作了全身的拍片检查,都没事 ……也不觉得哪里痛……我就回来了,那个司机留了电话,还给我赔了衣服……”
  
  ……小敏看着丈夫苍白的脸,觉得他不可能是在撒谎。
  
  “那车……撞你什么地方了,让我看看!”小敏急切地问着丈夫。
  
  “就是腰这里,我飞出去很远……但连皮都没破。”
  
  “你今后可要…小心点啊!”小敏难以置信地摸着丈夫完好无损的腰。
  ……
  
  “那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为什么脸色那么白,还满头汗水?”
  
  “……我只是后怕……被撞飞的时候,有那么一刻,我眼前出现了一道红光……我的身体似乎要被吸进去……但红光又消失了……然后我就摔在地上了。”
  
  “老公,你是被吓着了,别想这事了,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我们医院昨天刚来的那几个重烧伤患者,本以为他们都撑不过今天的,结果到了下午,他们所有的生命体征突然全变稳定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就这好消息啊,那几个病人又不是咱们家人……”
  
  “傻瓜,你想啊,他们脱离危险了,我不就可以继续休假了吗,这个五一,我们不是可以好好在一起过了吗!”
  
  “嗯……这才是好消息嘛。”林涛的脸色开始好了一些。
  
  “……老公,你现在最想做什么呢,我们现在有大把时间了。”小敏抚摩着丈夫的后背。
  
  “……我想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刚才坐在这里都出了一身的大汗。”
  
  “好啊,我先去帮你放水,待会和你一起洗,好不好。”小敏对丈夫扮了一个鬼脸。
  
  …… ……
  
  ……等洗完那个漫长的澡之后,两人又在床上亲热了一阵,自然很累,很早就睡了。
  
  半夜,小敏起来去洗手间的时候发现,远处那盏从不休息的红灯,现在竟然熄灭了。
  
  好奇怪,看来五一所有人都休息了,小敏打着哈欠,钻到丈夫怀里,继续睡着了。
  
  ……
  
  两人一觉睡到中午,醒来之后,先一起出去吃了顿大餐,然后小敏拉着丈夫的手,开始逛街。
  
  假期的商场人真多啊,但只要折扣可观,小敏并不在乎那一点点拥挤。
  
  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了,再加上昨夜的体力消耗,两人都累得不行,
  
  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不想起来。
  
  “咦,老婆,你不是说,外面那个红灯从来不熄的吗……今天它怎么没亮?”林涛看着窗外说。
  
  “是啊,你不提我还忘了,昨晚我半夜起来的时候,灯就没亮,估计五一长假,人家出去玩了吧。”
  
  “我觉得我们房子的位置,已经不错了,没想到山上还有那样一栋房子,你说,会是什么人在里面住呢?”
  
  “不知道,白天我都没注意那边,只有到了晚上才看到那里亮着红灯。”
  
  “明天我们去爬山吧,去山上看看那边到底有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了啦,今天逛了一天,脚现在还痛呢,明天哪有精神爬山啊,如果你有力气没处使的话,还不如帮我擦擦家里的玻璃窗呢。”
  
  “行,老婆,我明天一定帮你做家务,好好报答你昨晚在浴缸里为我做的那些事。”
  
  “昨天要不是看你吓得脸色不好,我才不让你那么舒服呢,占了那么多便宜,还好意思说。”
  
  “老婆大人,你没听说什么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大难已过,后福就要来了,不久的将来,等我升了公司总裁,你就是总裁夫人了,现在对我好一点,都是应该的嘛。”
  
  “少贫嘴了……说实话,现在我想起来……也还是怕怕的,昨天你真是太幸运了。”
  
  “我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当时都被撞飞出去了,却一点事都没有呢?”
  
  “……应该是我平日在医院里救死扶伤太多了,感动了上天,你才平安无事吧!”小敏开玩笑地说。
  
  …… ……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林涛果然早早起来,帮妻子擦起了玻璃。
  
  透过擦完的玻璃窗,他眺望着对面的山景,觉得心旷神怡。
  
  “在看什么,想去爬山找红灯啊?”小敏站在丈夫身后打趣地说,不知道何时,她也起床了。
  
  “对啊,你不提,我还忘了,白天怎么一点都看不到山上那个亮红灯的房子呢?”
  
  “又提这个,无聊……去年你不是买了一个望远镜吗,去拿出来看个够吧。”
  
  “……去年那个望远镜?……还能找到吗?”
  
  “就在最下面的抽屉里,你不会不知道吧!”
  ……
  
  望远镜拿在手上之后,林涛开始仔细观察起对面来。
  
  “……看到了……这下看到了,那其实不是房子也不是庙……更像是……更像是座很大的坟墓……”林涛拿着望远镜看了半天才说。
  
  “坟墓?多大的坟墓?外面有碑吗?”
  
  “等一下……让我先调一下望远镜的焦距……没看到碑啊,但也没看到灯哦……”
  
  “奇怪啊……那晚上发红光的是什么呢?不会有人半夜上山,在那里点灯笼吧?!”
  
  “等等……坟墓上面……好像有个黑黑的窟窿……看起来很圆……应该不是人为破坏出来的。”
  
  “……越说越离谱了,还是继续擦玻璃吧。”小敏伸着懒腰,笑着走向洗手间。
  …… ……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想到丈夫明天就要走了,小敏心里总是有些依依不舍。
  
  平时她从不看体育节目,但今天,小敏却依偎在丈夫怀里看起了足球。
  
  她的心思当然没有放在足球上……她其实只是想多陪在丈夫身边一会儿。
  
  “难自私 爱应多到包容不满意 才情愿 ……”随着刘德华深情的歌声响起,小敏感觉自己的手机在震动。
  
  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她工作的医院打来的。
  
  “不是吧,最后一天假啊,不可能又有事吧!”她心里暗暗叫苦。
  
  看着老公张着嘴巴、看得正开心的样子,小敏拿起手机,悄悄走到了阳台──她不想搅了林涛的兴致。
  
  “……怎么了,医院又有事吗?”电话接通之后,她小声地说。
  
  “还记得那几个烧伤病人吗?刚才,他们都死了。”原来是交情不错的护士长打来的。
  
  “……死了?前几天不是刚脱离危险吗?”
  
  “是啊,本来那几个人能脱离危险就已经是奇迹了,可刚才发生的事情更是不可思议。”
  
  “是怎么回事,你说说吧。”小敏这才放松下来,她知道,不必担心被叫回去加班了。
  
  “真是太奇怪了,一点先兆也没有……就突然停止心跳了,三个烧伤患者,一个接一个……都是这样,不到两分钟,几个人全咽气了,连抢救都来不及。”
  
  “……是很奇怪啊,大家在医院这么久,都没见过这样的事呢……那个……患者的死因要怎么写?”小敏看着窗外的夜色说。
  
  “这个问题,交给主任去操心好了,我可不敢瞎写……好了,只是告诉你一下,好好陪你家林涛吧,明天见。”
  
  “好的……明天见。”小敏迟疑了一下,挂断了电话。
  
  她发现,远处那盏红灯又亮起来了。
  
  前几天拿出来的望远镜正好就在窗台上,很好奇地,小敏拿起了望远镜,向红灯的方向望去。
  
  ……由于上次的焦距已经调好,很快地,她就看清楚了。
  
  ……那红红亮着的,不是什么红灯……而是从坟墓上的圆形窟窿里……透出来的红光!!!
  
  “……老公……你快来看啊……老公……林涛……你快过来……”小敏拿着望远镜,不安地喊着。
  
  可此时的林涛,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的嘴巴依旧张着……但似乎已经僵硬了。
  
  …… ……
  ……
   
 
  满是红光的坟墓里,一只皮包骨头的枯手正在用红笔在厚厚的本子上写着什么。
  
  ……李景和:溺水而死,假期,顺延六天……
  
  ……
  
  ……王文、陈万林、田胜武:烧伤而死,假期,顺延五天……
  
  ……林涛,车祸而死,假期,顺延四天……
  
  …… ……
  
  写完之后,这只枯手把本子合上了。
  
  “……劳动节抽空休息了几天……刚刚回来才发现,竟然攒了不少人命……现在一次解决,让他们同时死……不会太过分吧。”──坟墓里,传出了这样的自言自语。
  
  如果从坟墓外的窟窿向里看的话,你就会看到那个厚厚的、深绿色的本子上写着三个字。
  
  “生─死─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为无情的结局。。。。。。以下为富有人情味的、适合假期观赏的结局)
  
  
  “……烧死、淹死的都好说,可那个车祸而死的……似乎不太妥当,当时人没事,都已经过了四天了,现在突然死去……有些说不过去……不行,这样不妥,被发现私自休假的话……我这个本地死神的位置……恐怕不保。”
  
  翻开厚厚的生死簿,红笔一挥,它把“林涛”这个名字勾掉了。
  
  “这小子,还真走运啊!”本地死神无奈地说。
  ……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吓死我了……你怎么突然……突然连脉搏都没了呢……”
  
  林涛打了个寒颤,醒了过来,发现妻子小敏,正泪流满面的抱着自己呢。
  
  “我刚才,好像作了个梦……梦里面,我被一道红光吸走好远……和那天被撞时看到的红光一样……可突然……红光又把我送回来了。”
  


小银:这个死神好有爱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ss 离银 于 2012-12-16 08:58 编辑

  
  「颤栗天堂」
  
  
  
  “每天都重复一样的生活,有意义吗?”
  
  我常常这样问自己,但从来没有答案。
  
  自己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在广告业打拼了十几年,从当初一个弱不禁风、端茶倒水的实习生混到如今本土最大广告公司的执行总监,手下上百人,都要看我脸色行事 …… 也许,在这个行业里,算是成功了。
  
  是的,在广告公司的前十年,我是靠创意吃饭的,但做到“监”字辈之后,我只负责杀死别人的创意,从客户口袋里骗钱成了我最重要的工作。
  
  现在,我有这样一种感觉,自己每天仿佛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每天看着雷同的表情,每天过着相似的日子……
  
  这种自我重复的生活,我真的有些厌了。
  
  也许公司里的其他人也烦了,但从他们的脸上我却看不出来。可能大家都在演戏吧,不同的是,他们演戏,也许是为了讨好我,但我演戏,不是为了讨好他们。
  
  我很清楚,即使再厌烦、再痛恨这种生活,自己也会继续留在这里。
  
  因为我知道,只有现在这个位置,才是我在社会上的最高地位,才是我在社会上的最大价值,一旦去别的公司、从事别的行业,这些,都将不复存在。
  
  可除去了公司里所谓的工作,我现在的人生可说是一片空白。
  
  虽然住着令人艳羡的房子──但我并没有家的感觉,那只不过是个华丽的居所;虽然有很多朋友,但我没有真正的友谊,大家只是在互相利用;虽然有很多女人,但可以肯定,她们围在我身边,绝对不是因为爱情。(小银:看到这里我就想到莲姨,你有没有担心过有钱之后会有这样的情况/想法呢?)
  
  除了金钱和物质……我,还有什么?
  
  常听有人说,“在这个社会,有了钱,自然就有了一切。”
  
  其实这样说的人,不是头脑简单的暴发户,就是根本没有钱的人。
  
  有钱,确实可以买很多东西,确实可以作很多事……但空虚──那种令人绝望的虚无和烦闷……再多的财富,也无法将其消除。
  
  ……充实的人生,不是物质所能构成的。
  
  自己,真的很空虚……尤其是下班的时候。
  
  就因为这样,我成了夜店的常客,就因为这样,我每晚都要靠酒精的麻醉才能睡去,就因为这样,我有时会*……
  
  但这些东西,也只能让我麻醉;当*过后,当酒醒时,当药力退去之后,我得到的,只是更多的空虚……
  
  所以,我才不断寻求新的刺激,以证明自己还活着,不是行尸走肉。
  
  ……
  
  “周总啊,在忙什么呢?” 电话里,传来了王强洪亮的声音。
  
  “……王哥,你又叫我周总,多俗啊,是周大总监……呵呵,没忙什么啊,正无聊呢。”我打着哈哈对王强说。
  
  “明珠夜总会又来了一批新的小姐,你今晚,要不要过来试试?”
  ……
  
  王强,是个地地道道的损友,我自己心知肚明。
  
  据说,他和老婆刚来沿海时,做生意亏了本,吃饭都成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让老婆做鸡来*,嫖客在房间里把他老婆压在身下时,他就搬把椅子坐在门口放哨……
  
  到后来, 王强觉得自己的老婆再漂亮、再能干,也只是一个人,应付不了数量可观的嫖 客,于是就发展起了规模经营──又从老家骗了几个小姑娘过来,他自己做起了鸡头。
  
  再后来,他竟然从俄罗斯搜罗到了一批妓 女……这下,他可赚大了。
  
  但周围人都知道王强的底细,一个让自己老婆去接客的人,有再多的钱也会被人瞧不起。
  
  于是,他搬到了现在的G市,用当鸡头赚来的钱搞起了贸易公司。
  
  ……现在,人人也叫他王总了。
  
  从他身上,我体会到了一件事──如今这个社会,没人在意过程,在意的,只是结果。
  
  ……话说回来,像王强这样穿着西服的人渣,怎么会成为我这种文化人的朋友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们彼此需要。
  
  我需要他来帮我过堕落的生活,他需要我这样体面的朋友为他撑门面,所以,他常常找我。
  ……
  
  “……王哥啊,我这次不想去了,上次那几个模特已经把我淘空了,我先休息两天再说吧。”
  
  “哈哈哈,周老弟,这可不像你说的话啊,难道最近老弟你状态不好吗?”
  
  “也不是,只是有些烦了,看见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我就头疼。”
  
  “……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几个清纯的,都不到二十岁呢。”
  
  “谢了,还是不用,我最近不想去摧残那些祖国的花朵……上次那个女孩在床上都叫我叔叔,你说我还好意思吗?”
  
  “嘿嘿,周老弟,看来最近你要开始戒色了哦……那除了女人,你要不要试试别的刺激?”
  
  “……K粉、嗑药什么的就算了吧,我不想上瘾。”
  
  “不是那些了,我最近知道一个地方,最适合你这种有品味的人去。”
  
  “……王大哥,如果是黄赌毒之类的,你就不要再提了,老弟我都腻了。”
  
  “不是,这个地方叫……叫什么来着……啊对,叫颤栗天堂!去过的人都说很过瘾,里面没有你说的黄赌毒,绝对是个高级场所。”
  
  “……颤栗天堂,怎么听着像个电影院啊。”
  
  “和电影没关系啦,据说在那里可以让人欲仙欲死,也可以让人生不如死……去的都是像你这样什么都吃厌、什么都玩腻、一心寻求刺激的人……去吧,绝对适合你!”
  
  “……王哥,你说的那么好,自己去过吗?”
  
  “哈哈,我整天忙着打牌,赢钱就是最大的刺激了,不像你那么挑剔,哈哈哈!”
  
  “那你把那个什么颤栗天堂的地址告诉我吧,有空我去看看。”
  ……
  
  不到一分钟,王强就把他所说的那个地方的电话和地址用短信发了过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仔细看了一下,他说的这个地方在G市的新区,附近有不少五星级的酒店,也有很多老外。
  
  这里的环境应该不会太差。
  
  习惯地打开电脑,在浏览器搜索栏里输入了“颤栗天堂”四个字,我打算多了解一下这个传说中的“天堂”──如果在网上能查到的话。
  
  很快,搜索结果出来了,我一个个的点击着……好像都是电影之类的……嗯,这个很特别的网页貌似不是电影的……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那个颤栗天堂的网页了。
  
  嗯,以专业眼光来看,这个网页设计的还不错,一看就是找专人做的。简洁的页面上闪烁着四个黑体字──颤栗天堂,当我把光标移到上面时,又出现了这样一行字:“你是否对各种刺激都已经麻木?,你是否对任何事都已失去兴趣?你是否厌倦了一切只是机械的重复、生活像是无味的白开水?──来这里吧,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 ……
  
  王强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从刚才的介绍上看,正对我的胃口。
  
  ……但好像所有的介绍只有这一行字,我再怎么点击都没其他东西了……到底里面都可以做些什么呢?我还是一无所知。
  
  到底要不要去呢,想了想,我拿出一枚硬币,向空中抛去……如果是正面,就去买醉,如果是背面……
  
  硬币在空中翻转着,马上又落回了我的手里……是背面。
  
  嗯,那就去看看吧,体会一下这个颤栗天堂到底多么刺激。
  ……
  
  驱车开到王强给的那个地址,我发现竟然是个并不气派的大厦。
  
  我抬头打量着面前的这栋建筑…… 此刻的天,已有些擦黑,几十层的大厦,看不到一扇亮灯的窗户。
  
  
  ……好阴沉的地方。
  
  
  不会已经关门了吧!?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信息里王强给的那个电话。
  
  “您好,这里是颤栗天堂,请讲。”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你这里还在营业吗,怎么从外面看起来……一片漆黑的样子。”
  
  “是这样的,今天外部照明线路正在检修,内部一切正常。”
  
  “原来如此……你这附近有停车场吗?”本打算再问她一下里面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我又一想,既然已经都到楼下,上去自然全清楚了。
  ……
  
  按照电话里所说的,我把车停到了大厦后面的停车场
  
  出乎意料的是,这停车场里的好车还真不少,凌志,陆虎,凯迪拉克……最里面还有一辆黑牌的宾利。
  
  ……真看不出来,这破楼里面还卧虎藏龙呢!
  
  从前门走进大厦,大堂里并没有看到穿制服的保安,只有一个正在埋头打字的短发前台。
  
  我轻咳了一声,她才抬起头来。
  
  ……好白的一张脸,但这女孩似乎并没有化妆,五官也很精致。
  
  “先生您好。“她站起身来,向我客气地鞠了一躬……哦,这女孩原来比我高,啧啧。
  
  “你好,这里有个叫颤栗天堂的地方吗?”我微笑着问她。
  
  “有的,就在15楼,您从这边的电梯上去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你。”我向电梯走去。
  
  没等我伸手去按,电梯门就自动开了……不错。
  
  我走进电梯里,按下了第15层。
  
  电梯平稳地上升着,很静。
  
  电梯的楼层按钮里,紧接着15层的就是12层,看来这15层其实就是13层,只是为了吉利,没写明罢了。
  
  ……随着电梯门的打开,15层到了。
  
  我最先看到的就是墙上一行显眼的白字──“颤栗天堂”。
  
  为什么显眼呢,因为墙是黑色的。
  
  ……咦?门呢,我怎么没看到哪里有门可以进去呢,到处都是漆黑的墙,灯光也是暗暗的。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左边的墙壁突然开始滑动──竟然露出了一个方形的开口。
  
  长这么大,除了在电影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入口。
  
  “颤栗天堂,欢迎阁下光临。”
  
  ……一个身穿黑衣的苗条女子出现在入口处,以动听的声音说出了以上的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嗯……你好……这里到底能提供什么服务呢?”
  
  “在这里,可以为阁下提供任何形式的感官刺激,但前提必须是阁下的身体健康,承受能力强,没有心脏病之类的疾病。”黑衣女子微微笑着。
  
  我打量着面前的这个黑衣女子,她应该还不到30岁,化着自然的淡妆,长相随说不上多漂亮,但看着很舒服,一身裁剪合体的黑衣衬出她姣好的身材,连鞋子也是黑色的……只有脖子上带着一条白色珍珠项链。
  
  “……呵呵,我可没有心脏病,只是颈椎不太好。”
  
  “那好,阁下请进吧。”她示意让我先走进墙上的“方门”。
  
  身后的门自动关上了,就这样,我进了颤栗天堂。
  
  和外面不同的是,里面不但宽敞,光线也比较充足,而且非常安静,听不到一点市声。
  
  “阁下想要什么样的刺激体验呢?”黑衣女子带我进到一件灰色的房间里,示意让我坐到房间中央那张宽大的椅子上,在我旁边放了一杯水。
  
  “唔……这个我也说不好,我这个人口味比较重,一般的东西对我没作用……最好能让我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感觉……能终生难忘更好。”
  
  “我明白阁下的意思了,请先看一下这个。”她递给我一张纸……纸上写着:请阁下写出最难忘、最怀念的人、事物或场景……再下面是:请阁下写出心中最恐惧、最厌恶的人、事物或场景。
  
  “我先要填这个吗?”
  
  “是的,请阁下一定要仔细考虑,务必要如实填写,否则会影响您的体验过程。”
  
  “……好吧!”我低头看着那张纸。
  
  “我先回避一下,给阁下充分的时间考虑,填好之后,请按椅子右边扶手上的按钮。”
  
  说完,她就出去了。
  
  综合各种信息,我初步判断,这里所说的刺激体验应该是催眠之类的东西,绝对不会有肉体上的接触。
  
  ……这样也好,我还从未被人催眠过呢,尝试一下倒也无妨,看这个“颤栗天堂”里到底有什么花样。
  
  ……最难忘、最怀念的……人、事物……或……场景,我开始回忆着。
  
  ……最符合条件的,应该就是我的初恋的了,我最难忘的人……事物……场景都在那段时光,尽管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我开始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
  
  ……自己的初恋,是和一个叫秀玫的女孩……但上一次见她,已是15年前。
  
  她是我的第一个女友,但我不是她的第一个男友,这一点,她早就告诉过我。
  
  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光,和她在一起的那种感觉……确实是让我最难忘的……我之后再也未曾体验过类似的幸福……
  
  可我至今,还在为离她而去后悔。
  
  那一天,秀玫正在和我一起看电视,节目中间插播了一条妇科医院的广告,就是那种三分钟决解早孕之类的。
  
  她突然叹了一口气,我问她怎么了。
  
  “这广告里说的好随意啊,把……流产说得太轻松了……”
  
  “轻不轻松,你怎么会知道, 难道你也试过?”我根本就是开玩笑地问她。
  
  本以为她会笑着打我,但她并没有,只是低下头,沉默不语。
  
  ……
  
  当她眼睛湿润着告诉我,她的确去做过人流时,我勃然大怒,摔门而走。
  
  当时的我,并不在意自己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但得知她和别人怀过孕、打过胎……这大大超出我的承受能力了。
  
  ……
  
  我这一出门,就再也没回去,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打过。
  
  ……一个月以后,秀玫把我所有的东西都寄到了我家里……她从那个我们一起租住的房子里搬走了。
  
  ……几年以后,当别的的女孩也因我而去医院做中止妊娠……甚至一年几次时,我开始后悔了。
  
  秀玫作为女人,也许并没有错,真正犯错的、真正对不起她的……是包括我在内的那些男人……
  
  ……她向我坦白了过去的伤痛,我却无情地离她而去……
  
  我不知道,在我离她而去的那个晚上,秀玫是如何度过的……她本来就是个爱哭的女孩……她哭了多久……她心有多痛……我永远都体会不到。
  
  我实在太对不起她……我伤她……太深了。
  
  ……但现在的我……连向秀玫说对不起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这些年,我始终没能再找到她……
  
  带着沉重的心情,我在纸上写下了她的名字。
  …… ……
  
  我心中最恐惧的人、事物或场景又是什么呢
  
  应该是一个人孤独地死去吧。
  
  ……不行,这个好像太普遍了……谁都会怕的。
  
  ……我最恐惧、最厌恶的……应该是沼泽地了……那种埋葬着各种生命、越挣扎越深陷、一点点把人吞噬的沼泽地……
  
  是的,在散发着恶臭的烂泥里睁着眼体验毁灭的感觉……应该是我最怕的了。
  
  ……
  
  两分钟后,我按响了椅子扶手上的按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衣女子似乎事先知道一样,马上就开门进来了。
  
  “看来阁下已经写好了。”她拿出一个遥控器,不知按下了什么按钮,一个散发着银白色金属光泽的罩子从房顶缓缓降下,停在了我所坐椅子的正上方,像伞一样把我罩住了。
  
  她又拿出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眼罩,让我戴上。
  
  “现在请阁下闭着眼睛,读出刚才在纸上所写的吧。”
  
  ……我小声地读出了刚才写在纸上的字。
  
  “嗯,可以了,阁下的刺激之旅即将开始,请不要睁开眼睛,保持全身放松。”
  
  随即我听到了关门的声音,黑衣女子应该出去了。
  
  ……一阵低柔的声音开始在我耳边响起……这声音好奇怪,但并不刺耳……甚至……还很好听……
  
  我闭着眼睛,保持放松的状态……听着这奇怪的声音,竟然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 ……
  
  我好像快要睡着了……
  ……
  
  “阿威,醒醒,不要再瞌睡了,晚饭已经做好了。”
  
  ……阿威?我的名字叫周威……但很久没人这样叫我了。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
  
  …… ……
  
  一个身材纤细的长发女人正背对着我……她的手在忙碌着。
  
  阵阵食物的香味飘到我的鼻子里。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眼前是个并不大的房间……地上铺着绒毛都快磨光的地毯。房间中央,放着一张古朴的餐桌……上面的几个盘子正在冒着热气。
  
  “阿威,不要再瞌睡了,菜都快冷掉了。”长发女人转过头大声对我说。
  
  这长发女人的脸……这张并不年轻的脸…… 好面熟啊……
  
  ……这不是秀玫吗?!
  
  不太可能,十几年不见的秀玫……怎么会站在我面前呢?!
  
  女人双手端着一个碗走了过来,轻轻放到了桌子上。
  
  ……她穿着及膝的裙子,线条优美的小腿上,似乎有个黑点。
  
  秀玫……小腿上也是有颗痣的!
  
  “在看什么呢,快起来吃饭了!”
  ……
  
  “你今天不舒服吗?”女人走到我身边……把手放在我肩膀上关切地问。
  
  现在,她的脸,离我不到一个呼吸的距离。
  
  ……细长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丰满的下嘴唇,尖尖的下巴……
  
  “……嗯……”我咽了一口唾液“……秀……玫……”?
  
  “怎么喊起我的名字了?来吃饭吧,别一直在那儿傻坐着。”她拉起我的手。
  
  抓着她的手,我缓缓站了起来,她的手……很软……是温热的。
  
  ……做梦也不曾有这样的感觉啊!
  
  “今晚的汤,可能不会太浓,水有点放多了。”她拉着我的手坐到桌子旁。
  
  “快吃吧!”她递给我一双筷子。
  
  ……这个女人就是秀玫!
  
  可距离上次见到秀玫,已有十几年了……
  
  眼前的她,明显已经老了很多,脸上添了很多斑点……脖子上也有了皱纹……但身体还是那么苗条……举止还是那么轻盈……
  
  “这……?”
  
  “这菜不合胃口吗?你在外面总吃那么多高胆固醇的东西,我特意做的清淡一点。”
  
  ……其实我本想问的是:“这……十几年你都在哪里?!”
  
  但眼前的她……和我说起话来,俨然是多年的老夫老妻……我如果这样问她,似乎太愚蠢了。
  
  梦也好,幻觉也好,总比……没有好!
  
  我不再多想,拿起筷子……开始吃秀玫做的菜。
  ……
  
  还好,秀玫的厨艺长进了不少……我记得很清楚──十几年前她下厨时,简直连盐糖都不分。
  
  “……老…婆……今晚的菜做的不错啊!”我试探着以相伴她多年丈夫身份的语气说。
  
  “难得听你夸我,你今天是不是作了亏心事了。”秀玫笑着问我,眼睛眯得很细……她以前笑的时候也是这样。
  
  “……哪有什么亏心事,我是真心的……今天的菜确实不错嘛。”我似乎开始进入状态了──和秀玫老夫老妻的状态。
  
  “你一周也难得在家吃几餐饭,今天能回来这么早,我当然要用心做饭了。”
  
  ……下一句,我该说些什么呢?!
  
  ……一边低头吃饭,我一边想着。
  
  “……我们结婚多久了?”不行,这话……实在太弱智了……“我们……有孩子吗?……今年多大了……叫什么?”不行,这样问,她恐怕会把一碗汤都泼在我脸上。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出来应该说什么。
  
  于是只能用不停的咀嚼来掩饰我的失语。
  
  …… ……为什么觉得好饱?我明明没吃几口啊?
  
  我抬头看看秀玫,她正小口细嚼慢咽着,和她以前一样……见我看她,她也抬头看着我,眼里满是温柔。
  
  ……吃掉自己碗里最后一口食物,我慢慢站了以来。
  
  “我来帮你盛饭吧。”秀玫把手伸向我的空碗。
  
  我摇了摇头,走到她身后,把双手放在她肩膀上,轻轻抚摩着。
  
  “……阿威,你干嘛?”
  
  “……秀玫,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我低下头,贴着她已经不再嫩滑的脸颊说。
  ……
  
  “……唉……”秀玫缓缓放下手中的筷子,伸手摸着我的手指,叹了一口气。
  ……
  
  
  “……你知道就好,不必说出来……”她柔声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是太不懂事了……从来就没能体谅你。”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好小。
  
  “阿威,你今天说话有点怪怪的。”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今天看到你,觉得……觉得特别亲切。”
  
  “亲切吗?那我问你,星期二晚上,你到底去哪里了?”
  
  ……!!!
  
  我竟然有夜不归宿吗?
  
  “……唔……老婆,不是告诉过你了嘛,怎么又会问这个?”
  
  “有些事,我不想管太多……我只是希望,你有时间,应该多顾顾这个家,我的身体又不好,你也知道。”
  ……
  
  “……从今以后,我一定每天按时回家,多陪陪你……我一定做到!”
  
  “说得总是那么好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秀玫笑着站了起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好了,你去看电视吧,你最爱看的NBA比赛应该到了。”
  
  NBA?!
  
  ……我记得很清楚,自己一直不喜欢看球,从年轻时就是……可和秀玫在一起的我,竟然喜欢上了看篮球……人生真是太多意外了!
  
  “老婆……你不陪我看吗?”
  
  “我还要洗碗呢,不然吃完就这样放着啊?”
  
  “我帮你洗吧,你休息一下。”
  
  “哈哈,还是算了吧,你洗过的盘子,总是冲不干净……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打开电视……出现在眼前的画面,竟然直接就是体育频道……一群黑白大汉正在英勇地抢着在空中飞舞的篮球……周围的观众在热烈的呼喊着。
  
  和秀玫在一起的我,竟然会喜欢看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我呢?
  
  “……铃……铃……铃……”
  
  这是什么声音?
  
  “……喂?”原来是秀玫的手机在响。
  
  “已经送到了吗?好的,我现在就出去取。”
  
  “阿威,你订的东西到了,我现在下去取。”秀玫从厨房里走出来,解下围裙。
  
  “我……又订了什么东西?”
  
  “你自己都忘了啊?你前天从颤栗天堂订的,还说是给我的礼物呢。”
  
  ……是吗?! 我从颤栗天堂定了礼物?
  
  “还是我下去取吧。”我从沙发上站起身。
  
  “你怕自己会不在家,就把收件人写成是我,留的电话也是我的,你下去取,送东西的人会给你吗?”
  
  ……哦……是这样啊。
  
  秀玫换上鞋子,开门走出门外。
  
  ……颤栗天堂,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怎么想不起来是什么了?
  
  一阵风吹来,啪的一声,门自己关上了。
  
  啪嗒!……啪嗒!似乎是什么东西被风吹得来回动的声音……这声音是来自另一个房间。
  
  我站起身来,顺着响声走了过去。
  
  ……原来是卧室的百叶窗被风吹得啪啪响。
  
  我把百叶窗拉了起来,房间顿时里亮了不少。……这就是我们的卧室吗?好小……
  
  房间里有股淡淡薰衣草的味道……左边墙上挂着一个很大的像框,里面有身穿白衣的一男一女……这是一幅结婚照。
  
  ……像框里……秀玫身边的那个白衣男人就是我吗……像框里的我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笑的很开心。
  
  我走近一看,像框的右下角写着,“2001年6月15日”。
  
  看来我和秀玫结婚已经快8年了。
  
  看着像片上满脸幸福、被我拥在怀里的秀玫,我不禁伸手去摸了一下。
  
  咔嚓!!!
  
  伴随着一声巨响,房间里闪过一道白光,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惨白……我向窗外望了一眼,天很晴啊……晴天会有闪电吗?!
  
  ……回头一看,眼前的相片……怎么变样了!
  
  相片里,穿着婚纱的秀玫竟然消失了!……里面的我也变了样子,原本幸福的表情,突然变得阴沉恐怖!
  
  “啊!!!”
  
  耳边传来一声惨叫!……这是秀玫的声音!
  
  秀玫!我大喊着,冲出卧室。
  
  ……听这声音,应该是在房间以外!
  
  我用力旋转门把手,但这门……竟然打不开!
  
  “阿威!……救我!”
  
  可我怎么旋转门把手,门就是不开!!!
  
  “啪!”
  
  身后的电视突然发出一声怪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回头一看,电视里球赛的画面消失了……现在的电视画面,是一个只能看到头和手臂的女人!!
  
  ……画面里这个女人……这正是秀玫啊!!!
  
  电视里的秀玫,正在一片黑色的沼泽地里挣扎,腐臭的泥浆,己经淹没到了她的脖子……她全身只剩头和手臂露在外面!!!
  
  ……而且她还在下沉着!!!
  
  天哪!!!
  
  “……救我!!!” 
  
  我已分不清这声音是从外面还是电视里传来的了。
  
  砰!……砰!……砰!我用尽全身力气撞着门!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哐的一声,门终于开了!
  
  ……但我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
  
  门外,竟然是一片死黑色的沼泽地!!!
  
  随着阵阵恶臭袭来,一只雪白的手臂正在十多米远处的泥浆里绝望地颤抖着!
  
  那只手努力的想在空中抓住什么东西,但她所能碰到的,只有空气……
  …… ……
  
  ……秀玫!!!我凄惨的喊着,但我不敢向前走一步……
  
  下沉……下沉……我的整个世界都停止了,可秀玫那只手却始终在一点一点的下沉……下沉……
  
  ……啊!!!我抓着自己的头发,哭喊着蹲在了地上……
  
  ……
  
  …… ……
  
  “心跳极限已到。”
  
  接着我听见“嘀嗒”一声。
  
  ……眼前的一切……那恶臭的沼泽地……秀玫那只绝望的手……全部消失了。
  
  ……我还是坐在那张椅子上,还是在那个灰色的房间里。
  
  微笑着站在我身旁的……是那戴白色珍珠项链的黑衣女子。
  
  “阁下觉得够刺激吗?”
  
  …… ……
  
  这时我才发觉,全身的衣服,都已被冷汗湿透了……
  
  …… ……
  
  ……
  
  第二天,我又去了那个颤栗天堂。
  
  “……一闭上眼睛,我就会想起昨天那个……可怕情景,我该怎么办?”带着失眠的头痛,我对黑衣女子说。
  
  “如果阁下不愿再回想起那一切的话,我可以把它清除掉。”她依旧微笑着。
  
  “马上帮我清除掉吧,我不想再回忆起那段刺激了……”
  
  “有件事,我必须事先告知阁下,如果清除了那段刺激的回忆,与之相关的、阁下最怀念的那段记忆也会同时消失。”
  
  ……
  
  “……你是说,如果我想忘掉昨天那一切的话……秀玫也会从我的记忆里消失?!”
  
  “是的,阁下说得完全正确。”她笑不露齿地点了一下头。
  ……
  
  ……我要连秀玫也一并忘记吗?
  
  ……  ……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究竟什么才是最强烈的刺激。
  
  ……看着自己的爱人被死亡一点点吞噬……她就在你眼前,你却无法救她……深藏在心里最柔软的那部分,被最无情的方式摧毁……不会再有其他刺激,会比这更强烈了。
  
  无论你多么冷漠,多么无情,在你心里,总会有个柔软的地方──在那里,深藏着你最深爱的回忆。
  
  绝不要轻易动那个地方,那里可能有你自己的天堂……但也可以变成你最恐怖的噩梦。
  ……
  
  ……后来,我保留了那段“颤栗”的记忆。
  
  也许恐惧,能让我把秀玫记得更清楚。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夜女孩」
  
  
  
  半夜……十一点半……
  
  ……十一点五十五分……
  
  ……十二点半……
  
  ……凌晨一点…… ……两点……
  
  ……三点……三点半……
  
  ……唉……已经四点了……
  
  看着渐渐亮起来的天,素卿叹着气──又是一夜没睡。
  
  躺在床上,睁眼看着窗外发白的天空,她反而感到一种更甚于黑暗的绝望。
  
  ……失眠……
  
  失眠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关于失眠──这种无法像常人一样正常休息的巨大痛苦……产生的原因实在太多了。
  
  一百个失眠者,就有一百一十三个理由。
  
  素卿知道,她的整夜不能睡,应该是长期精神过度压抑的结果。
  
  扶着额头,她无力地坐起身,“……还是起来吧,睁眼躺了一夜,都累了……”素卿无奈地想着。
  
  睁着眼,渐渐升起的太阳是那样刺眼,让她想流泪;闭着眼,不快的往事却像电影回放一样,一幕一幕在脑海中循环播映……虽然没去过北极,但素卿可以想象──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白夜吧……白色的夜晚……绝望的光明……
  
  ……心里想的,总是那些不如意的事……总是那些不快乐的过去……
  
  素卿心里很明白,那些过去的事情,无论怎么想,都是没用的,但是大脑仿佛早已麻木不听使唤,只能任凭灰色的往事如海潮般不断涌现……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耳边只听到指针嚓嚓在走,一下下的仿佛敲在心坎上……
  
  失眠的夜晚 才是最长的夜晚 睡不着的人 才是最不幸的人
  ……
  
  还好,现在的素卿虽然依旧整夜无法成眠,但至少已不再流泪。
  
  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她满怀牵挂地拨通在外地出差男友的电话时,听到的,却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你是谁?!”素卿的声音有些颤抖,陌生女人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她本来准备和男友撒娇的。
  
  “……你找谁?”
  
  “……我找盛明。”
  
  “……盛明是我老公……你又是谁?!”
  ……
  …… ……
  
  在那个晚上,素卿明白了什么叫失望……不,应该说是绝望……她的眼泪,就是在那天夜里流干的。
  
  那种无望的眼泪,伴随着裂心的痛苦,流了整整一个晚上……在那个暗无止尽的夜,她第一次觉得,这个热闹的世界……竟可以这样无情。
  ……
  …… ……
  
  “未哭过长夜者,不足以语人生。 ”几个星期之后,她在书上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写这话的人,一定是个女人……即使不是个女人……也是一个心彻底碎过的人。”看着那行亲切而又凄凉的字,素卿咬着嘴唇在想。
  
  她那份在自己父亲公司的工作,一个月前就已经不再去了。
  
  父母虽然心疼她、担心她,但女儿的这种痛苦,他们却帮不上忙,只能默默为她叹气。
  
  终于有一天,为了她的失眠,素卿被妈妈领进了医院。
  
  “整晚睡不着有多久了?”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医生和蔼地问她。
  
  “五十三天了……我已经有五十三天整夜睡不着了。
  
  带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和苍白的脸,素卿小声说。
  
  “睡不着的时候,都在想什么呢?”
  
  “……想自己这些年来犯过的错误……想这些年来我受过的伤害……”
  
  …… ……
  
  “一定要多做户外运动,多晒太阳,这样才可以增加你体内褪黑激素的生成,还要保持心情放松,坚持一段时间,自然就会睡着了……以你的身体状况,我不能开药给你,这类药都是给老人吃的,你这么年轻就吃药,会损伤大脑。”十几分钟后,医生给出了他的建议。
  
  “……医生,你还是开药给我吧,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脑细胞不是一样在死亡吗?”
  
  …… ……
  
  最后医生给素卿开了一些粉色的药片。
  
  “……这些药片里面,其实都是淀粉,以你女儿的状况,确实不适合吃药,作为一个医生,我要对患者负责。”临走的时候,医生悄悄地对素卿的母亲说。
  
  “医生啊,我女儿可怎么办呢?……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她这样憔悴下去吧!”素卿妈妈眼圈发红的的说。
  
  “你女儿她……她是不是失恋了?”
  
  “……应该是吧……但我们问她,她什么也不说啊……”
  
  “心病还需心药医啊,这种情况,我帮不上忙,建议你去心理科吧,你女儿现在已经有些抑郁了,她这个年纪,很容易……节外生枝的。”医生想了半天,才说完最后一句话。
  
  但心理医生也没帮上素卿太多忙。
  
  是啊,如果病人自己不配合敞开心扉、说出心中痛苦的话,什么心理医生都帮不了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5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医院回来之后,素卿受到了启发。
  
  反正医生也帮不了自己什么,要想摆脱失眠的话,吃安眠药应该是最简单的办法了。
  
  要如何去弄安眠药呢?药店里肯定有,但没有医生的处方,他们不会给你……
  
  好在如今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了,现实中得不到的,或者不方便在现实中得到的──在网上都有。
  
  上网搜了半个小时后,素卿找到了一家名为安眠堂的网店。
  
  ……这里面的商品实在好多,从药品、理疗仪,到被套、枕巾……和睡眠有关的东西,似乎都有。
  
  “好多安眠药啊,买哪一种好呢?”素卿犹豫着。
  ……
  
  “我想买最有效的安眠药,可不知道选哪一种好,可以推荐一下吗?”她给安眠堂的店主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
  
  “普通失眠的话,我像您推荐一种日本产的静安神,服用三天即可见效;长期顽固性失眠的话,建议你买美眠乐,只是这个开始会有些副作用,刚服用时会有些记忆力减退,但一周后会恢复正常。”
  
  素卿选择了美眠乐,用网上银行付了帐。
  
  第二天下午,她收到了小小的一瓶药。
  
  等到了晚上十一点,素卿吃了两粒美眠乐,上床躺下了。
  
  ……这个晚上,素卿还真的睡着了。
  
  ……
  
  两天之后,她又给安眠堂的店主留了言。
  
  “您卖给我的药很有效,我吃下之后,确实可以很快睡着……可到半夜三点左右,我还是会醒来,然后又睡不着了……这样的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会有这样的事吗?请问您今年多大?身体状况是怎样的?”
  
  素卿把自己的情况一一告诉了店主。
  
  “那还有一种办法,绝对可以按照你的意愿睡眠,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想什么时候睡就可以什么时候睡,也不用吃药……只是价格昂贵了一点。”
  
  “是什么办法呢,大概要多少钱?”
  
  “这是一种仪器,我叫它睡眠开关,价格5000元,可以使用一千次。”
  
  “什么是睡眠开关?会有多大的效果?”
  
  “睡眠开关,也叫人体定时器,手表形状,很轻,很薄,只要你把它带在手上、设定好入睡时间,按下执行键,你就会在一分钟之内睡着,而且中间绝不会再意外醒来,想什么时候睡醒,在睡眠开关上设定好即可。”
  
  “……听起来很神奇,也很贵啊,如果没效果的话,我可以退货吗?”
  
  “具体操作的话,包装里的说明书都有写,如果达不到我所说的效果,一周之内,你随时可以退货,全额退款。”
  ……
  
  “好吧,我买一个。”
  …… ……
  
  “这个小小的东西就是睡眠开关吗?”素卿看着手里刚刚收到如电子表一样的东西。
  
  “警告!在您设定好睡眠时间之前,请事先设定好醒来时间!”这是说明书上写的第一句话。
  
  素卿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去研究这个人体定时器。
  …… ……
  
  “……嗯,就明早7点吧。”按照说明书上所说的,她先设好了醒来时间。
  
  睡眠时间……就设成7点05分吧。
  
  “好吧,此刻已经是晚上7点了,如果我能现在就睡着的话,才算这个东西有效。”
  
  “嘀嗒!”手腕上的仪器尖叫了一声,显示出一行字幕:“时间已设定,现在执行吗?”
  
  素卿想了想,跑去洗手间小解了一下。
  
  “万一真的那么有效,睡的太久……尿了床就惨了。”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她才想起,床还没铺呢。
  
  ……等把杂七杂八的东西弄完之后,素卿穿着睡衣,钻到了被子里。
  
  把被子盖好,身体躺平,她紧张地按下了睡眠开关上那个执行键。
  
  嘀嗒!滴嗒!仪器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怎么了?!
  
  “预设的睡眠时间已过,请重新设定!”屏幕上的字幕在跳跃着。
  
  ……是哦,刚才弄这弄那的,现在已经是7点13分了……该死。
  
  素卿又把睡眠时间设成7点15,再次躺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8: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ss 离银 于 2012-12-16 08:58 编辑

  
  ……
  
  一向总在半夜折腾的女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睡下了?奇迹啊!
  
  素卿妈妈经过女儿房间门外时,心里意外的想。
  
  果然,这一整夜,素卿都没再醒来……几个月来,她第一次睡这样的好觉。
  
  第二天,随着手腕上睡眠开光的屏幕闪烁,素卿在设定好的醒来时间自动睡醒。
  
  洗漱完毕,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觉得简直年轻了好多。
  
  ……黑眼圈变浅了,眼睛也不再是红红的了,就连肤色,也白嫩了许多……
  
  “……哇!这东西,简直太神奇了。”
  ……
  
  “女儿啊,这几天,你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呢,和妈妈说实话,是不是交了新朋友?”
  
  “妈,你别瞎猜了,这个是秘密……一星期后我再告诉你。”素卿表情神秘地说。
  ……
  
  “可以用一千次,相当于每次5元钱……5元钱就能换到一个随心所欲的安眠……这个东西,真是太划算了!……如果总是这样有效,一周之后,我要给妈妈也买一个……” 素卿开心的想。
  
  五天之后,素卿已经准备恢复上班了。
  
  使用睡眠开关之后的第六天,素卿像往常一样,把入睡时间调到11:00,醒来时间调到7:00。
  
  按下执行键之后,她准时地进入了梦乡。
  …… ……
  
  “女儿,快起来!你爸爸胃病犯了,妈不会开车,你开车送他去医院!” 半夜十二点时,素卿妈妈推开女儿的房门进来了。
  ……
  
  “……女儿!醒醒啊……唉……这丫头……现在怎么睡的这么沉?!”
  
  “……素卿……快醒醒啊…… 素卿!”
  
  可她怎么喊,怎么摇,女儿就是不醒。
  
  ……
  …… ……
  
  半个小时后,一辆救护车把素卿全家都送进了医院──素卿和素卿爸爸在救护车上躺着……只有妈妈一个人是坐着的。
  ……
  
  素卿爸爸的胃疼被医生止住之后,素卿仍没醒来。
  
  “以我的经验来看,她应该不是昏迷,好像只是睡着了……可为什么醒不了呢?”医生百思不得其解的说。
  
  ……最后,值班医生集体决定,为素卿做一下核磁共振,检查一下全身──重点是大脑。
  
  “不行,她戴的这个手表是电子设备,先摘掉才能启动核磁共振仪。”
  
  于是素卿妈妈亲手把睡眠开关从女儿手腕上摘了下来。
  
  “脑部情况,未见异常啊?……其他部位,也都还好啊?”
  
  当晚,医生们没有查出任何结果来。
  
  到了第二天,素卿还是没有醒来。
  
  第三天,她还是一直昏睡着……
  ……
  
  第五天,医院开始给素卿身体插上各种管子。
  ……
  
  那天从女儿手上摘下来的睡眠开关,被素卿妈妈放到了女儿房里的梳妆台上。
  
  睡眠开关的说明书,就在梳妆台的抽屉里。
  
  那本静静放着的说明书上写着:通过睡眠开关入睡之后,如果把此开关从使用者手腕上移除,则使用者会一直保持睡眠状态,48小时之后,大脑会醒来,但身体其他部位会一直保持沉睡──直到睡眠开关被再次戴到手上……
  
  不过这说明书是英文的,素卿妈妈看不懂。
  
  医院里,那张宽大的特护病床上,全身插满各种管子的素卿静静的躺在那里……她的身体,还在一直沉睡着……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动不了!!为什么我醒不过来了!!!”大脑已醒来的素卿,正痛苦地想着。
  
  “谁能救救我啊!!!”但没人能听到她大脑里的声音。
  
  ……
  
  另一种白夜诞生了。
  
    













   ────happy ending────
  
 
  素卿在医院躺了三周之后,她一直在家里充电的手机响了。
  
  “……喂……”
  
  素卿妈妈接起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刘素卿吗?”
  
  “……她现在接不了电话,有事……和我说吧……我是她妈妈……”
  
  “是这样的,根据我们的销售记录,您女儿曾从我这里买过一台睡眠开关。现在我想做一下产品回访,请问您女儿最近还在使用它吗?”
  
  ……!
  
  “什么……睡眠开关?!”
  
  “哦,睡眠开关是一种灰色的,像手表样的东西……上面还有三个按钮和液晶显示屏。”
  
  “是像……电子表一样的吗?”
  
  ……素卿妈妈一下看到了女儿梳妆台上那个灰色的、手表一样的东西。
  


小银:作者实在是太好心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6 09: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灵药》
  
  
   
  “……把他的照片用粉红色的布包起来,在就寝前对着照片说“晚安”,然后马上睡觉。 …… 这个 …… 如果失眠一直睡不着的话……还会有效吗?”
  
  
  “用银针刺破左手的食指,同时呼唤心上人的名字。 …… 没有银针啊,钢针也可以吗?”
  
  
  “让他喝下你的经血……他绝对会对你死心踏地 …… 这个太恶心了吧!?再说……要怎么让他中招呢?……用卫生棉条……泡茶给他喝吗?”
  
  
  “每天往他的鞋子里放一根你脱落的头发,一定要连续不能间断,放的时候要诚心想着他爱你,代表他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分分秒秒缠住他。 …… 这个……也不行,有时会整天见不到他呢……”
  
  晓颖在网上看着各种留住男人的办法,一个接一个地摇着头。
  ……
  
  “购买大师写的合和符,随身佩戴,绝对有效,见效付款。”
  
  “……我还是试试这个合和符吧,反正是见效付款的。”
  
  最近几周,晓颖觉得自己的男友有些变了,两人的关系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而且……晓颖偷翻他手机通话记录时,发现总有一个15646890459的号码……而且通话时间都是晓颖不在他身边的时候……
  
  ……唉……估计他又认识了别的女孩子……
  
  但晓颖又不想去直接质问男友……她不是那种女孩子……心里烦闷的很,就在网上翻看那些判断男人是否出轨的帖子,想证明自己是错的……结果,论坛里这个提供挽留心上人秘诀的帖子,反而吸引了她的目光。
  
  …… ……
  
  把自己和男友两人的生辰八字用QQ发给那位大师用来写符之后,晓颖每分钟都在等待中度过。
  
  ……到了第二天中午,她终于收到了那个合和符。
  
  扯开信封,迫不及待地把那张符放在贴身口袋里──晓颖一心盼望着会有转机发生。
  
  戴合和符的第一天……男友似乎……仍是那样不冷不热的。
  
  ……戴合和符的第二天,男友主动买了两张电影票,和她一起去看了场电影……虽然晓颖一点都不喜欢那部电影……但男友这个久违的举动还是让她很高兴。
  
  
  第三天下午,她送了男友一件新T恤,他很高兴地当时就穿上了,之后两人还一起出去逛了街,男友帮她买了一条性感*……虽说感觉穿起来会不太舒服……但晓颖还是笑着接受了。
  
  
  第四天晚上,男友留在她的住处,过了夜……
  
  
  第五天,男友从中午起来就和她爱爱……除了吃饭……两人在床上滚了一天……虽然到晚上晓颖腿都有点疼,但相比于恩爱的甜蜜,这点代价不算什么。
  
  
  第六天……very happy!……晓颖满意的把合和符的钱用支付宝给大师转了过去。
  
  
  第七天……仍然……happy!
  
  
  “……哇噻!!这个大师果然有一套,我的他又和以前一样了啊!!!”
  
  “老公啊,我发现……你最近都很少出去偷偷接电话了!”晓颖故意这样对男友说。
  
  “……嗯……是啊,最近那边的业务比较少,所以电话就少了嘛……”男友摸着鼻子吞吞吐吐的说。
  
  “嘻嘻!你现在整天都陪在我身边,我很开心呢!”
  
  “能天天和你在一起,我也很高兴啊!”男友亲了一下晓颖的脸颊。
  …… ……
  
  过了一个月,晓颖发现,男友竟然又开始偷偷出去接电话了。
  
  然后他开始自己出去吃饭……
  
  然后他又说家里有事,晚上也不过来睡了……
  
  晓颖找到机会翻他手机时,又发现了那个15646890459的号码!而且通话记录……更多了!
  
  …… ……
  
  一个星期后,她已经整天都见不到他了。
  ……
  
  “大师,您那个合和符……是会过期的吗?”她在QQ上向卖符的问了这样一句。
  ……
  
  “……爱情……怎么会过期呢,你为什么会这样说?”大师这样回答晓颖。
  
  “我男友最近又和以前一样了……不对……是更过分了,一周都见不到他几次了!……我怀疑那个符是不是失灵了啊?”
  
  “……我给你的那个合和符,你有一直戴吗?”
  
  “有啊,除了洗澡,我睡觉时都在戴呢!”
  
  “……不会吧,可能你想多了…… 有这道合和符加持,他不会对你变心的。”
  
  …… ……
  
  …… …… ……
  
  “……大师!你最近又卖了很多合和符吗?”
  
  “呵呵,这位小姐,不要说卖好不好?是请。”
  
  “嗯,对不起……最近有人请您的合和符吗?”
  
  “每天都有十几个啊,我的符绝对有效,当然会有很多人请……怎么了?”
  
  “嗯,大概一周前……都有谁请过您的符?”
  
  “小姐,我是不可以泄露客户资料的。”
  
  …… ……
  
  “这样吧,大师,我帮您多介绍几个客户……您帮我查一下六七天前请合和符的人就好……这样可以吗?”
  ……
  
  “如果你再请一张,我才可以帮你查。”
  
  “……好吧!”晓颖咬了咬牙。
  
  “你这次还是写和上次一样的八字吗?……我指的是你想要合和的男人生辰八字。”晓颖付过款之后,大师这样说道。
  
  “请您先查一下前六天和前七天的记录吧。”
  …… ……
  
  “……六天前,有10位女客……9位男客……七天前……有9位女客……11位男客……你想知道什么?TA们的地址?还是姓名?”
  
  “我……只想知道她们的电话号码……对了,您的记录里,有15646890459这个号码吗?!”
  
  “让我查一下……”
  
  “请您仔细查一下,拜托了!”
  …… ……
  
  “嗯……有啊,七天前……这个号码一次请了两张合和符……填的都是同一个男人。”
  
  ……
  
  …… ……
  
  “这位小姐,你怎么不说话了?”
  …… ……
  
  “……大师……您有反合和的符吗?”
  
  “你指的是拆和符吧,有的……而且请拆和符的比请合和符的人更多哦!…………你现在要不要请一张?……还可以打八折呢!”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丝袜」
  
  
  
  ──凉风阵阵的午夜,一辆正在无人街道上行驶的破旧轿车里,一男一女正在争吵着──
  
  
  ““你真是嗑药把大脑都磕坏了!怎么能把钥匙忘在屋里呢?!
  
  ……别总提钥匙了行不行?!……完事之后我再想办法进去!
  
  完事之后?!万一你老婆突然回家怎么办!?我的黑丝袜还在你们床上扔着呢!
  
  她回来个屁!指不定她现在正在谁的床上呢!
  
  可万一呢!我说的是万一呢!
  
  闭嘴吧……我这一肚子火还没处发呢!……让你出去偷车,你偷了一辆比我还老的破桑塔纳……
  
  这能怪我吗!晚上这么凉,我下楼走了一半才发现忘穿丝袜了,回头去拿,你这该死的却把钥匙忘在屋里……大半夜的,我裙子这么短,光着两条腿,小风一吹,凉的都快失禁了,手都发抖!……还能指望我偷什么好车!?能弄到这门口的车就已经不错了!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明知天凉还穿这么短的裙子!
  
  哈!!……老娘不穿这么短的裙子……那些男人能给老娘钱吗!老娘没钱,你拿什么去*?!””
  
  …… ……
  
  ……男人终于沉默了。
  
  ““在转角停车,这正好有个24小时便利店,你先去买丝袜。
  
  我一个男人去买丝袜!?……你有手有脚的,为什么不自己去!!
  
  我在车里刚暖和一点,外面这么冷,现在下车,感冒怎么办!我一感冒,你……””
  
  ……哐!!
  
  男人摔车门而去──只见他快步走向那个便利店。
  
  两分钟后,他回来了,把手里的东西扔给女人,发动车子。
  
  ““……你有病吗!谁让你买白丝袜的!这么薄,怎么用!要黑的才行!要黑色的厚丝袜!
  
  我有什么办法!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们只有这种,……总比没有强吧!
  
  你见过头套白丝袜去打劫的吗?!套上这东西,你我的脸会被看得清清楚楚……贴张面膜都比这强!!!
  
  ……没人会记住我们脸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就凭你刚才买的这破烂丝袜吗?
  …… ……
  
  因为我不会留一个活口!!这下总行了吧!””
  …… ……
  
  女人想了想,拆开丝袜包装,拿出里面薄薄的白丝袜……慢慢穿上……不再说话了。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写的故事口味比较和缓,今天转贴一个平山梦明写的、超血腥:)
  ********************************************
  「他人事」 
   
  
   這場景,我曾在電影上見過,卻壓根兒沒想到自己會卡在翻落懸崖的車子裡。伸手摸摸膝蓋,指尖陷進爛桃子似的肉裡,我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雙腿;被安全帶倒吊在半空中而呼吸困難,這種感覺更勝疼痛。前方裂成白茫茫一片的擋風玻璃,像腐朽的柵欄倒在引擎蓋上。我的麥當勞奶昔和涼子的可樂飛出杯架,潑灑在撞得凹凸不平的車頂上,連同高速公路的收據和零錢一起散落在那裡。原本擺在置物箱裡的手機,不曉得哪裡去了。脖子好重,不想動。視線這麼模糊,是血流進眼睛裡的關係吧?車子都已經這副模樣了,電力系統居然還能繼續運作:從冷氣孔吹送出的溫冷風,羼著輪胎的焦臭味。遇到這種慘事,收音機裡的冷感女人依舊淡然播報著道路壅塞的消息,感覺真詭異。耳裡聽到某處傳來的滴答水聲;幸好沒聞到汽油味,看來油箱應該沒事。
  
   「妳要不要緊?」
  
   我的聲音像吞了藥粉般沙啞。
  
   涼子沒有回答。扭曲成ㄟ字形的車頂擋在後座和駕駛座中間,只剩下一條鉛筆盒蓋微開大小的縫隙,我根本無從得知她的狀況。
  
   「妳還好嗎?我的腳夾住了,動不了。」
  
   呻吟聲……一咳。
  
   一聽就知道是涼子。
  
   「我想沒事,只是不太能動……問題是……」她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喊:「亞美不見了!亞美!亞美!」
  
   「不會吧?看清楚點!」
  
   「她真的不在!不見了不見了不見了不見了!啊啊!她不見了啦!」
  
   我也染上涼子的慌亂,反射性大聲喊叫起來。
  
   這時突然傳來個男人的聲音:
  
   「喂!沒事吧?」
  
   我和涼子沒料到會出現這聲音,冷不防立刻閉上嘴巴,下一秒又旋即放聲呼救。
  
   結果,灰色長褲的下襬和沾滿泥巴的黑色皮鞋出現在碎裂的玻璃縫處。
  
   「對不起,我們的小孩不見了。」
  
   「她在呀,在這邊,受傷嘍。」
  
   男人的聲音有些含糊,聽不清楚。
  
   「拜託你幫幫我們!拜託你!」涼子尖聲高叫。
  
   「拜託你幫我們叫輛救護車!」我也跟著說。
  
   男人的鞋子便快步走離車子。
  
  「亞美!亞美!」涼子拚命喊:「妳可以說話嗎?媽媽的身體動不了!裕一!到底出什麼事?怎麼會搞成這樣?」
  
   「我們掉下懸崖。」
  
   「怎麼會?」
  
   「對向車道的車子突然越過中線朝我們開來,不閃開直接撞上去的話,我們就死定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倒楣撞斷護欄……」
  
   「都怪你開太快了!我還在想會有危險……」
  
   突然聽見亞美那孩子虛弱的哭聲。
  
   涼子再度發狂似的叫著亞美的名字;然而那孩子只是呻吟和哭泣,沒有回應。
  
   「你出不去嗎?裕一,你可以想想辦法出去嗎?」
  
   涼子說完,我再次想辦法企圖恢復自由之身,但被夾在破碎儀表板底下的腿動彈不得。
  
   「不行,我的腿整個被壓爛了。」
  
   我隱約看見滿是鮮血的手指出現在我和涼子間的縫隙處;原本塗著美麗指甲油的手指甲幾乎被硬生生剝去,露出橢圓形的指肉。
  
   「妳看來很糟……要不要緊?」
  
   「我的眼睛……看不太到……」
  
   這時腳步聲回來了。我看見剛才的皮鞋和褲襬。
  
   「有勞你了!救、救護車……現在情況如何?電話打通了嗎?」
  
   「姑且算打通了。」
  
   「謝謝你!啊啊,得救了。小孩在你那邊嗎?」
  
   「有個女孩子倒在這裡。」
  
   「不好意思,可以麻煩幫忙看一下她的情況嗎?拜託。」
  
   「叫誰去看?」
  
   「呃?……當然是你啊。」
  
   「我求你!」涼子大叫。
  
   男子喃喃地說些什麼,一邊往亞美身旁走去。
  
   ……哎呀呀。
  
   男子這麼說。
  
   「她精神很差。」
  
   我聽見涼子倒抽一口氣。「啊啊,怎麼辦怎麼辦……她叫亞美,你可以和她說說話嗎?她還有意識嗎?亞美!」
  
   「還有沒有意識……誰知道呢?」他的聲音悠哉的彷彿在回答天氣好不好。「我也不清楚呀……我又不是醫生……」
  
   「求求你!只要喊喊她就行了!幫我握握她的手讓她放心!求求你!」涼子不死心的說。
  
   「要我摸她?感覺很髒耶,有點……噁心。」
  
   「怎麼這麼說……那你幫我跟她說媽媽馬上過去,要她別擔心,媽媽和叔叔都沒事……」
  
   「說那種話,妳都渾身是血了,哪裡像沒事?」
  
   「騙騙她也好,就當是給她勇氣嘛!」
  
   我也插嘴說:
  
   「拜託你告訴她我們馬上帶她去醫院,要她別擔心,讓她放心!」
  
   「意思是,你們想對個快死的孩子撒謊?」
  
   「啥?你說什麼,廢話!」
  
   「啥?妳說什麼,意思是,我必須騙個快死的孩子嗎……?」
  「拜託你!求求你!怎樣都好,拜託你幫幫她!」
  
   男子大大嘆口氣,離開車子。
  
   我們豎起耳朵等著男子開口,卻什麼也沒聽見。
  
   腳步聲回來了。
  
   「你們還是自己去說吧,我又不是你們的遙控玩具。」
  
   「遙控玩具……?你是真心的嗎?認真點行不行,王八蛋!」涼子怒罵道:「小孩都快死了,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快點去說!你是男人吧!沒用的廢物!」
  
   男子沒有反駁。聽不見咳嗽聲,也聽不到腳步聲,他像突然消失般,四周只剩鳥鳴聲,以及風擾動樹木的颯颯聲包圍著我們。
  
   「喂!你還在嗎?你在那邊吧!」
  
   涼子耐不住沉默的喊道。
  
   「……氓……啊……人……」男子的聲音夾雜著嘆息。
  
   「啊?你說什麼?」
  
   「我說妳是女流氓!我在啊。怎麼會有這麼粗魯的女人……」聽得出男人離車子有段距離。
  
   「求你別鬧了!我只是掛心孩子罷了!你應該能夠體諒的呀!」
  
  「真搞不懂妳那張嘴是怎麼回事。體諒?我只覺得妳根本是個瘋婆子,突然就對素昧平生的我怒吼,做事情也完全不合常理。明明連見都沒見過我,還說得那麼好聽……你的女人真要不得耶,簡直就像……像個不良少女!沒被男人教訓過……很像以前看過的漫畫裡面出現的不良少年;那傢伙明明是個高中生,卻沉迷夜生活……」
  「現在還說那種事?」涼子大喊:「你有完沒完啊!」
  
   男子再度沉默。
  
   「媽媽……」接著聽到痛苦的呻吟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异军休闲社区  

GMT+8, 2019-3-20 19:44 , Processed in 0.0764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