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军休闲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楼主: miss 离银

[轉載]白夜黑话──最可怕的事情,常常发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亞美!」涼子回應:「媽媽就在妳旁邊!別怕!不用怕哦!」
  
   「沒那麼旁邊吧……」男子喃喃說:「距離大概有十公尺……不對,不到九公尺,大概八公尺再多一點……八公尺七五?或者八公尺九五……不管怎樣,總之沒那麼旁邊就是了。」
  
   「好痛喔……肚子好痛……」
  
   亞美的聲音聽來微弱難受。
  
   「無論如何……無論如何拜託你先幫我們看看孩子的情況吧!」
  
   「嗯?……啊……有東西跑出來了……各式各樣紅的白的……環狀的、繩狀的、管狀的……」
  
   聽到他這麼說,我全身寒毛倒豎。怎麼會這樣?亞美活不成了!
  
   「有流血嗎?能夠止血嗎?你只要按住傷口就行了,拜託!求求你!」說到最後,連我都覺得自己像是在慘叫。
  
   「那樣會把手弄髒吧……手弄髒的話,我怎麼辦?附近又沒有水……擦在衣服上?不立刻洗起來,會滲進纖維裡;洗衣服時,還得和其他衣服分開才行;再說,衣服掉色的話,我會很低潮、很失落……」
  
   「無聊透頂!你簡直不可理喻!那麼,你把那孩子挪近我們一點!」
  
   於是男子走開,回來後,拋了個什麼東西到後座。
  
   「這是什麼?裕一,你看得出來嗎?」涼子撿起那東西,從縫隙間遞過來給我。
  
   那小東西上面還附著指甲……
  
   「是那女孩的手指啦。」男子說。
  
   「不會吧!」涼子低聲說完,細聲啜泣起來。「太過分了……你不是人……」
  
  「喂喂,別傻了好不好,那手指就掉在女孩旁邊,是妳自己說『把那孩子挪近我們一點』的呀……討厭的女人,要裝女王頤指氣使也該有個限度吧?頭痛的傢伙……累死人了……」(註:日文雙關語,「挪近一點」另也可解釋成「拿一點過來」。)
  
   「亞美沒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關我屁事啊?不幹了,你們這些傢伙真的很麻煩耶,兩個人一起聯手,搞得我好像是壞人,煩死了。」
  
   「我們沒那意思,你誤會了,我們只是希望你能幫幫忙而已。」
  
   「就會叫我做這做那!給我去做這!給我去做那!向右邊!向左邊!不是那樣!是這樣!──我為什麼非得當你們的奴隸不可?你們這些傢伙在學校是怎麼學的……」
  
   「我能理解你當然會生氣,可是你能不能冷靜考慮一下我們的立場?我們身陷這般處境,既沒辦法靠自己逃出去,也沒辦法救孩子……我們也是被逼得走投無路、無可奈何才……」
  
   「動彈不得?走投無路?車子出意外害小孩子飛出去,有這麼了不起、這麼得意嗎?會出這種事,還不是你們自己愛摔下懸崖來?我有去碰你們的方向盤嗎?」
  
   「你說得沒錯!你說得一點也沒錯……可是,你能不能看在人情的分上幫個忙,試著從外面把車門拉開?幫我這個忙就好,剩下的我會自己想辦法,不會再麻煩你。」
  
   過了一會兒,男子的鞋子進入我的視線範圍內;我想看看他的臉,卻只能看到隨處可見的灰長褲、白襯衫和上半身的一部分:肚子突出,但算不上胖。他將雙臂交在胸前,說:
  
   「這車門撞得亂七八糟的,好像會割手,我搞不好會受傷耶……」
  
   「求你了,試一下,感覺不妙的話就停手。」
  
   「我如果受傷的話,怎麼辦?搞不好會破傷風哦!」
  
   「哪會……不過是開個門而已呀……」
  
   「但你不能否定這種可能吧?如果你們在我的幫助下獲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我卻得了破傷風,必須自己一個人終其一生對抗這難治之症,我這是何苦……」
  
  「無論多少我們都會補償你!這可是關係到小孩子……不,是我們所有人的命啊!拜託你!」
  
   「哼,無論多少都會補償……你可真有錢吶……看得出來,還有你的女人也是,渾身上下散發著自以為是的銅臭味!」
  
   「我沒騙你,」我脫下手錶拋向男人腳邊。「這是勞力士。」
  
   男人伸手撿起手錶。
  
   「壞的……」
  
   「那,這個怎麼樣?」我扭過身體,想辦法拿出錢包,伸手遞向窗外的男人。這個過於勉強的動作,讓我的肩膀一陣劇痛。
  
   「你以為有錢就能解決一切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43: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想證明我不是說說而已。錢包裡面有我的駕照,這樣一來,你就知道我是誰,我想逃想躲也沒辦法了。」說到這裡,我的手突然失去力氣;錢包掉了下去。
  男人看樣子正在考慮。
  
   「叫那女人向我道歉,說:『我感到萬分抱歉,都怪我沒禮貌,我絕對不會再說那種話了!』她如果向我賠不是,我就考慮幫你們。」
  
   「喂……你不會是說真的吧?她只是因為小孩子有生命危險,情緒有些不穩,你了解的嘛!這些小細節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們再來好好談……」
  
   「資本主義走狗的說法!這輛也是進口車吧?什麼牌子?」
  
   「你別再浪費時間了!」
  
   「時間要怎麼浪費,是隨我吧?」
  
   說完,男子開始吹起口哨。
  
   這時候,涼子呵呵笑了起來。
  
   「什麼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她的語氣若無其事到叫人不舒服。「裕一,沒有用的,就是這傢伙!就是他的車子害我們掉下懸崖來!現在他企圖掩飾這樁意外,所以才不打算救我們。殺人魔!你在等著看我們全死光,對吧!」
  
   「既然被揭穿,那我也沒法子了……」男子忍住笑。「我還以為你們會更早注意到呢……」
  
   我原本也差點發怒,僅剩的理智卻讓我想起另一件事情。
  
   「等一下,這樣不合理啊,他又沒撞到我,如果他是那輛車的司機,為什麼要特地回過頭來找我們?根本沒有對撞的證據呀!」
  
   「你還不懂嗎?他是瘋的!是個瘋子!徹頭徹尾發瘋的瘋子!瘋子的行為舉止不合理,有什麼好奇怪的!」
  
   「……不對,很可惜不是他。雖然僅僅一秒鐘,但我有看到擋風玻璃後頭不只一個人,至少可以確定副駕駛座上還有個女人,而他只有一個人。」
  
   「那就是他把她也殺了!那女人知道他造成交通意外,所以他殺掉她之後再下來!」
  
   「不正常的人是妳吧,大──嬸?」
  
   「總之,你剛剛說已經打過電話了,沒錯吧?」
  
   「是啊,我打了,打回家。晚歸的話,我老婆會囉唆。」
  
   「啊啊……」小孩子有氣無力的嘆息。
  
   「亞美!媽媽在這!媽媽在這裡!」
  
   「嘴巴在動,她好像在說話,一張一合、一張一合,真像鯉魚。」
  
   「求你去看一下她!拜託!」
  
   「那邊那位女王陛下怎麼說?」
  
   「拜託你……」涼子小聲說。
  
   「應該要說:『請您幫幫賤婦』……這樣才對吧?……還要低頭行禮。」
  
  「請……您幫幫……」
  
   「還少了幾個字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請您幫……幫……幫幫賤婦……」
  
   口哨聲與腳步聲一齊遠去。他吹的曲子是〈聖者進行曲〉。(註:美國黑人葬禮時演奏的樂曲。)
  
   「……她在說謝謝……啊!斷氣了。」
  
   涼子淒厲慘叫。
  
   「求你幫我們打電話叫救護車!你現在手中握了三個人的性命,拜託發揮慈悲心,到時不只是我們,全世界都會為你的義行而感動!」
  
   「太晚回家,我老婆會不高興。」
  
   「她既然懂得選擇你這麼優秀的男性,一定能夠諒解的!你絕對有副好心腸,展現出沉睡在你體內的善良本性吧!」
  
   「就像英雄那樣?」
  
   「沒錯!你會成為英雄!不是漫畫或電視上那種騙人的東西,而是真正的英雄!」
  
   沉默。
  
   「你白癡啊?」男子的聲音對我完全藐視。「說什麼『你會成為英雄』……蠢斃了,你如果之後有機會進城的話,最好去檢查一下腦袋。」
  
   「沒用的……對這人說什麼都沒用。為今之計,我們只有靠自己想辦法……」
  
   「屍體已經冰冷了嗎?小孩子速度真快……啊,連螞蟻都聚過來了……」
  
   「住口!」涼子大叫。「給我住口!」
  
   「我說你啊,你還真有勇氣和這種女人搞不倫呢,沒其他更好的選擇嗎?」
  
   「你說什麼?」
  
   「別再掩飾了,這小女孩不是你的孩子吧?她一直叫你『叔叔』,難不成是那邊那女人要小孩叫自己的爸爸『叔叔』?」
  
   「不關你的事!」
  
   「真是自掘墳墓,既然這樣,你們會遭遇這種意外,就是老天爺的懲罰,我如果幫你們,就是忤逆天意了。」
  
   「喂!別鬧了!這只是單純的意外啊!」
  
   「是嗎?是天譴還是意外,可不是你這個罪人說了算的……」
  
   男子話說到這裡,開始繞著車子周邊行走,一邊輕踹車子,像在確認車體強度。
  
   「你在做什麼?」
  
   「呵呵,這車子根本就是老天爺的傑作,說偶然也未免偶然得太巧奪天工了。」
  
   男子回到我身邊,把手機擺在附近地上。
  
   「你自己打吧,看是要打給警察還是哪裡都好,不過啊……你的車子現在是勉強被一小塊樹根撐著,如果失去平衡,你們兩人就會恩恩愛愛的往更下面……嗯,我想大概有一百公尺吧……掉下去。」
  
   「手機給我!你擺在那裡到底有什麼打算?」
  
   「太陽一下山,我就會帶著手機離開這裡。時間快到嘍……」
  
   不用說我也知道。照耀山巒的陽光早已染上一片橙色。
  
   「我會活下去!電話……把手機給我!」
  
   「你真的是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傢伙耶。」
  
  我心一橫,解開安全帶;車體劇烈晃動,往河谷方向傾倒;前方擋風玻璃處的景色更加歪斜。我撐住身體,試圖把手伸向手機,卻還差十五公分左右。我再度扭轉身體,結果全身體重加諸在壓爛的肌肉與骨頭上,換來一陣劇痛;我緊咬牙關,痛苦悶哼一聲。
  
   「沒用的男人,你媽可不會救你喲。」
  
   「沒辦法,腳夾住了。」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嘍。」
  
   「不行,我已經盡力了。」
  
   「我幫你吧。」
  
   男子起身離去。
  
   這時候,一個畫面閃過我的腦海,我記得自己看過那身灰色的西裝。
  
   就是他!在杳無人煙的休息站長椅上,以無神眼睛望著群山的男子!來這裡的途中,我們在那個休息站稍事休息,男子就坐在涼子和亞美旁邊。他看到上完廁所回來的我,露出膽怯的笑容,連忙坐到另一張長椅上去;那傢伙身上正是穿著灰色西裝和皮鞋。
  
   「怎麼回事?」
  
   「不曉得,他突然過來搭話。」
  
   「嘻皮笑臉的傢伙,該不會是變態吧?」
  
   「小聲點,會被聽到的。」
  
   我催促兩人起身離開休息站。走出建築物之際,我抓過男人給亞美的果汁,狠狠丟進垃圾桶裡去。
  
   撞擊聲意想不到的大。
  
   「他在瞪我們。」
  
   「有意見的話,就來找我單挑啊,我隨時奉陪。」
  
   記得那時還有這段對話……
  
   
  
   「涼子!妳不要動!車子很危險,可能會掉下去!」
  
   涼子沒有回答。
  
   「涼子!涼子!」
  
   連呻吟聲都聽不見。
  
   「啊──啊,脖子側邊裂開……看來沒救了。」男子突然開口。「沒想到血漬看來這麼骯髒,不過她不再開口真是謝天謝地,接下來就換我們兩個男人好好談談吧。」
  
   「喂,拜託你幫忙呼救吧。」
  
   結果一個四方形的東西拋過我面前;那是個彎成ㄈ字型的金屬棒,上頭有鋸齒狀的細鐵片刀刃。
  
   「線鋸,用來鋸骨頭綽綽有餘,鋸吧,別客氣了。」
  
   我拿起線鋸,手掌裡真切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與鐵的冰冷。
  
   「瘋了……你這傢伙真的瘋了!」
  
   「你想證明人類的善良天性和勇氣,對吧?我不適合那麼光明磊落的形象,就交給你吧,大師,示範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原想多罵罵他的人格卑劣,又想到這只是浪費時間,旋即作罷。我試著把線鋸抵向燈芯絨長褲──從左邊來?還是右邊好?……應該先擔心是不是真的能夠整個鋸下來吧?
  
   我突然感覺到一股視線,轉過頭,卻只看見男人的鞋子。
  
   「喂,如果你還在意休息站那件事,我向你道歉,我沒有惡意。你也已經好好報復過了呀!」
  
   「你再繼續浪費女人和小孩的時間吧,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你不會是說真的吧?幫我把手機拿過來!」
  
   「我才想問你該不會是說真的吧?」
  
   「只要讓我打一通電話就行了!」
  
   「你真的很愛擺架子吶。不動手,我就當著你的面把手機踩爛。」
  
   抬起的皮鞋暫停在手機上方。
  
   「你到底為了什麼要搞出這整件事?」
  
   「我想親眼見識英雄誕生呀。」男子轉向後方。「……這女人不行嘍,正在痙攣,像隻產卵後的鮭魚。」
  
  我鐵了心,手狠狠一拉線鋸,感覺到刀刃陷入棉被的觸感,火燒般的疼痛在大腿上漫開;我大聲慘叫,卻沒停手。已經沒有退路了,要繼續鋸完還是停手?不能半途而廢!耳裡聽到彷彿削割融化冰塊的聲音;切口處的肉屑愈堆愈高,同時大量的血雨降落在我臉上。
  
   「英雄!你是我們城市的英雄!」男子咯咯笑了起來。「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啦!」
  
   「我要殺了你這王八蛋!」
  
   我緊咬牙根、強忍劇痛,齒間發出詛咒般的喊叫。
  
   「很感謝你有這份心,但我看你是辦不到吶!不快點一口氣砍斷,會失血過多昏倒哦,到時你們就全死定了,這座山裡有不少熊和狸貓,你們三人三天後等著一起從野獸的屁股後頭出來吧。」
  
   鮮血像小便般從大腿間擴散,疼痛讓我知道接下來鋸到堅硬的骨頭了。我滿是鮮血的手重新握好線鋸;慘叫的同時,線鋸的刀刃如火車車輪般轉動。我要殺了他!要殺了這男人!……支撐我的手繼續移動線鋸的力量,不是為了要救另外兩人,而是我一心想殺了這男人。
  
   「動作快!失敗的話就前功盡棄了!這可是場不是全贏、就是全輸的戰爭呀!」
  
   「混帳東西!我一定要殺了你!絕不讓你逃掉!」
  
   「我沒打算逃啦,不過你也殺不了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4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沒打算逃啦,不過你也殺不了我。」
  
   「哪管你怎麼抵抗,我一定要殺了你!」
  
   「我才不會抵抗呢,對天發誓。」
  
   在血雨及劇烈疼痛的交相攻擊下,我漸漸無法與男子對話。
  
   在我幾乎快失去知覺之際,線鋸的刀刃突然不再遭遇抵抗,一條腿成功鋸下。我自斷左腿,身體順利跌落車頂;這時候車身大力搖晃,車頂翹起呈溜滑梯狀。我學著蛇的動作爬出車子,抓住手機。就在這一秒,有某個東西滑動,地面震了一下。我轉過頭,只見車子成了黑影,滾落到另一頭去。
  
   山谷間響起兩三聲衝撞聲,然後恢復寂靜。
  
   「涼子!」我大喊著,來回看看四周。
  
   有個人在那裡。
  
   就在我面前。
  
   不是在休息站遇見的男人。
  
   是個不曾見過的傢伙。
  
   臉上表情像是在笑,但視線卻不是看著我。
  
   剛剛看過的皮鞋,懸在距離地面二十公分左右的半空中。男人以一條細繩,將自己的脖子吊上橡樹,身子懸空。
  
   灰色的長褲上留有大片失禁的痕跡。
  
   痛楚消失了。我爬到亞美身旁躺下。
  
   對於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釋。
  
   只知道一項事實──涼子和亞美已經死了。
  
   我無心止血。
  
   抬起臉,耳裡聽見往山上來的警笛聲。
  
   是男人上吊自殺前打的電話嗎?……不過這都無關緊要了。
  
   我摸著亞美的手,抬望滿天夕陽餘暉,深深吸了口氣。
  
   山林的寧靜與大地的濕潤,真舒服。
  
   我從來不曉得,原來無意義的死亡,是這麼平靜安詳啊。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庭计划》
  
  
  
  
  ……有人知道那种妈妈去世不久……爸爸就很快找了个年轻新妈的滋味吗?
  
  …… ……
  
  
  反正13岁的美翠知道。
  
  美翠的新妈是妈妈生病期间照顾她的护士,20出头,年轻貌美。
  
  但美翠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护士不但没把妈妈照顾好……反而把爸爸照顾到床上去了。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在妈妈身边的话,妈妈虽然得了绝症,也不至于活不到35岁。”美翠不止一次地这样想。
  
  美翠从来就不喜欢这个她背后称之为细腰蜂的女人……从她开始刚照顾妈妈那天,美翠就不喜欢她。
  
  “这个披着护士外衣的细腰蜂……她的笑实在太甜了……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整天脸上都挂着那么灿烂的笑?……那样脸会抽筋的!”
  
  而且,无论美翠藏到什么僻静的地方玩,这个细腰蜂总是能快速地找到她,而且永远带着那诱人的微笑,说一句:“美翠,你该吃药了。”……有时她还把那双冰凉细长的手从背后放在美翠肩膀上……隔着衣服,美翠都能感受到她肢体的寒意。
  
  美翠身体不好,总在吃各种营养药,自从这个护士来到家里照顾妈妈之后,帮美翠配药她也一并负责了。
  
  但妈妈去世以后,美翠就再也不吃她配的药了,死活都不吃……也难怪,小孩子本来就不愿意吃药,更不会吃一个自己所厌恶的人配的药。
  
  不光是不吃她配的药,美翠甚至不愿再住在自己以前那间和父母睡房挨着的卧室了──听着那个细腰蜂和爸爸在半夜发出的呻吟喘息声,实在是刺耳。
  
  …… ……
  
  “不会吧,你妈妈去世不到三个月,你爸就娶了那个护士?”阿兰惊讶地说,她是美翠的死党,两人总是无话不谈。
  
  “是啊,那个细腰蜂……她现在成了我的新妈……”
  
  “……依我看,你妈妈走那么早很可能和那个细腰蜂有关。”
  
  “你也是这样想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想啊,你爸爸开着几家公司,有那么多钱,又年轻帅气,她一个普通护士……巴不得能当上董事长夫人……再说,她在你家里那么久,又粉嫩漂亮……难免会和你爸爸日久生情,但有你生病的妈妈在,她肯定嫌碍手碍脚……”
  
  “于是她想办法用什么药害死了我妈妈?是吧……”
  
  “很有可能……电影上不都是这样吗?”
  
  “其实……我也一直这样怀疑她,只是没有证据啊。”
  
  “你没发现她有什么古怪之处吗?”
  
  “有啊……除了我以前和你说过的她总在笑、手很凉之外……她还非常喜欢骑在我爸爸身上呢!”
  
  “……是骑在你爸爸身上……然后让他满地爬吗?……不是吧,大人也玩这个啊!”
  
  “不是那种骑啦!是在床上骑我爸爸……差不多每晚都骑呢……一边骑一边叫……”
  
  “……嗯……这个应该不算古怪……肯定是你爸爸喜欢,才会让她那样骑的。”
  
  “还有……还有……还有她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总是无声无息地走到我背后,总会吓我一跳!”
  
  “这个就有点诡异了……还有呢?”
  
  “……嗯……我还从没见她喝过家里的东西……可她的嘴唇总是湿湿的!……而且她的牙齿特别白,好像牙膏广告上的假人一样!”
  
  “这样应该不算吧,她又没有咬过你……”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有次外面下大雨,她的包包被淋湿了,她把包里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放在桌上,用吹风机吹干包包时,我看到她有一个神秘的黑匣子……是长方形的!”
  
  “不会是那种长长的钱包吧?”
  
  “……绝对不是,钱包我见多了,我爸爸有十几个各种各样的……那个东西,绝对不是钱包!”
  
  “那个黑匣子,没准就是她害人的秘密武器呢!你应该告诉你爸爸。”
  
  “我爸爸很少听我的话,他只听那个细腰蜂的。”
  
  “那你应该找个机会,查看一下那个黑匣子到底是什么……如果里面有古怪,就拿给你爸爸看……这样你不就有证据了吗?”
  
  “嗯……说得没错……今晚我就去翻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心点,要偷偷的,不要被她发现了!”
  …… ……
  
  ……
  
  晚上到了。
  
  ……怕自己会忍不住睡着,美翠上床前喝了很多水。
  
  她不安地盯着床头的夜光时钟……黑暗中,绿色的指针显示着10点30……11点……11点30……
  
  “……嗯,该行动了!”
  
  美翠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光着脚丫,无声地溜进客厅……她还记得,白天那个细腰蜂的包包就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 ……
  
  “……怎么不见了?……包包到底在哪里啊?”
  
  由于摸黑,美翠找了很久也没找到。
  
  ……她有点失去信心了……深更半夜,光着脚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的滋味可不好受。
  
  “咔嚓!”
  
  美翠听到一声轻响。
  
  这声音是从爸爸和新妈的卧室里发出来的!
  
  紧接着,她听到了“……刷拉……刷拉……”的声音。
  
  一弯腰,美翠躲在了沙发的阴影里。
  
  ……原来是新妈出来了,刷拉……刷拉的声音是她身上的睡衣随着身体走动发出来的。
  
  借着爸爸卧室里的灯光,美翠清楚地看到,此刻那个细腰蜂的包包就放在床头柜旁的地上。
  
  卧室里,爸爸正躺在床上……背对着美翠。
  
  机不可失啊!并没多想,美翠一下钻进了爸爸的卧室。
  
  终于摸到那个包包啦!……美翠打算把它拿到自己房间里仔细翻找,如果里面没古怪……那就再偷偷送回来。
  
  “……刷拉……刷拉……”还没等美翠走出卧室门外,那种睡衣摩擦的声音就再次响起了。
  
  “如果这时出去,肯定被她看见”……刺溜,美翠钻到了爸爸的床底下。
  
  紧紧抱着那个细腰蜂的PRADA包包,躲在床底的美翠,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啪嗒……啪嗒!”
  
  ……美翠在床底清楚地看到,一双女人的细腿走到床前,踢掉拖鞋……上了爸爸的床。
  
  “吱呀!”……床垫受压所发出的声音,真切地在美翠头上响起。
  …… ……
  
  “宝贝,把药放进牛奶里了吗?”这是爸爸的声音。
  
  “放了,为了见效快一点,冰箱里所有的饮料我都放了。”这是细腰蜂的声音。
  
  “估计还有多久?”
  
  “如果她天天喝的话,应该一个月就会见效了……老公,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点怕怕的……”
  
  “怕什么,这是慢性药,没人会知道……她妈妈死的时候,不是也没人发现吗?”
  
  ──这句话,是爸爸说的。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托非人》
  
  
  
  
  嘴里叼着一只白细的香烟,我站在自己的金店里发呆。
  
  好热的天…… 却很久都不见一个客人……
  
  ……这种情况不只一天两天……最近的生意萧条到连店里最老的员工都辞职走人了。
  
  本来一到这种旅游旺季,正是我金店生意最好的时候……那些游客的钱最好赚……都怪该死的经济危机和猪流感,搞得人人都没钱出门、不敢出门了……唉……
  
  ……一个小时冷清地过去了。
  
  我又点了一根烟,麻木的叼在嘴里……仔细地品咂着炎炎夏日里的孤寒。
  
  …… ……
  
  伴随一阵引擎的轰鸣,一辆崭新的吉普车停在了店门口……紧接着,两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一个穿着花衬衫,一个穿着黑T恤。
  
  我急忙熄灭香烟,打起精神。
  
  “两位老板想买点什么?要送人,还是……”
  
  “给我闭嘴!”
  
  ──穿花衬衫的男子从腰里掏出一把枪,指着我的头!
  
  “从柜台后面走出来,马上!!!”
  
  连按下隐藏式报警器的机会都没有……我乖乖地从柜台后走了出来。
  
  黑T恤男拿出一副皮手套戴在右手上,对着柜台一拳砸下!
  
  “哗啦!”摆满首饰的柜台玻璃应声而碎。
  …… …… 
  
  “双手抱头,蹲在墙角!”花衬衫男的声音好像在训斥一只狗。
  
  ……我一个女人,面对着两个凶悍的男人和一把冰冷的枪……自己似乎没有什么选择……
  
  于是我老老实实的……抱着头蹲到了墙角。
  
  黑T恤男飞速地把各种白金、黄金、戒指、项链……装进一个旅行袋里。
  
  蹲在地上,听着他把各种东西丢进袋里发出的哗啦声……我全身抖的如同寒风中的树叶。
  
  …… ……
  
  哗哗声渐渐停止了……看来终于装完了。
  
  ……这两个人……该走了吧!
  
  “不会只有这些吧!把保险柜的钥匙给我!”花衬衫男的一声怒吼击碎了我的猜想。
  
  “……什么……保险箱?”
  
  “少装糊涂!”花衬衫男一把将我推了个仰面朝天。
  
  “这是什么?!”倒在地上时,他看见了我脖子上闪闪发光的钥匙。
  
  “这只是个装饰……是不锈钢的……”
  
  “啪!”他一把扯断了我挂在脖子上拴钥匙的那根链子。
  
  仔细看了看,他把钥匙扔给了黑T恤男。
  
  黑T恤男走到柜台后,将钥匙插进了镶在墙里的保险柜……转动了几下之后,保险开了。
  
  “嗯……!这些才是好东西嘛!”
  
  他眉开眼笑地把保险柜里的各种现金和珠宝装进袋里。
  
  “哈哈……行了,走吧!”黑T恤男开心地说。
  
  “等等!”花衬衫男把一直指着我的枪口移开,走向柜台后。
  
  “砰!”他这一枪……应该是射向了那个红色的紧急报警装置。
  
  “现在走吧!”
  
  两人迈着大步走进根本就没熄火的吉普车,扬长而去……开着冷气的金店里,只剩下蹲在地上的我和被抢劫一空的破碎柜台。
  
  我颤抖着站起身,向装在高处的摄像头看了一眼……此时我惊慌绝望的表情,一定也被记录下来了……
  
  嗯……这样就够了。
  
  拿起手机,我拨通了110。
  
  “这里是110联动报警中心,您需要什么帮助?”很快就有人接起了我的电话。
  
  “…我的金店……被抢了…!”
  
  “有人抢劫了您的金店?”
  
  “……是的……两个男人闯了进来……把所有值钱东西都……”
  
  “劫匪还在现场吗?”
  
  “他们开车跑了……”
  
  “告诉我您的地址……记住劫匪车牌号的话,也一起告诉我……”
  
  …… ……
  ……
  
  放下电话,我心里知道,警车十分钟之内就会到了。
  
  ……其实我并不关心警车什么时候到……我在意的是保险公司什么时候来。
  
  ……
  
  在两月前,我为自己金店投了高额的意外险。
  
  ……以这次的情形来看,保险公司至少要赔我400万。
  
  …… ……
  
  ──其实从昨晚开始,我就把柜台上值钱的首饰都收了起来……刚才那两个人抢走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镀金首饰……加上保险箱里的……最多不过十几万……
  
  我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反正现在背对着摄像头。
  
  …… ……
  
  当天下午三点二十分的时候,保险公司的人终于来了……从他们痛心的表情来看,全额赔付应该不是问题──否则他们是不会那样悲伤的。
  
  …… ……
  
  呵呵,其实当保险公司的人来到之后,我就在一直努力掩饰内心的激动……我终于可以摆脱那个一直亏钱的金店了!
  …… ……
  
  在回家的途中,我撒了一路的谎……基本上,已经让每个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金店被抢了……用痛苦的表情作掩饰,我轻松地识破了谁在为我真担心,谁在向我假慈悲……
  …… ……
  
  终于到家了,我冲完凉,换上浴衣,惬意地坐在沙发上听着音乐。
  
  ……这一天,真是累坏了,别的不说,最累的是脸……一直伪装悲伤的面部肌肉都快抽筋了……
  
  伴随音乐打着节拍……我盘算着那400万到手之后应该怎么花……
  
  “……嗯,首先要存起一百万,留着将来给宝贝女儿出国留学用……自从和滥赌的丈夫离婚后,可爱的女儿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反正有那么多钱……还不如这样……我们母女一同移民出去算了……一起搬到加拿大……”
  
  “……不行……那里冬天太冷,还是到澳洲吧,那里气候似乎更好一点……”
  
  “嘀嗒嘀……嘀嗒嘀!” 正在我美滋滋地构想着自己和女儿的全新未来时,手机响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号码──原来是他们……我笑着按下了通话键。
  
  “……喂……呵呵,今天多亏你们俩了,演得真像……特别是砸玻璃柜台的时候……简直和电影上一模一样。”我开心地对着话筒说。
  
  “大姐,我们回去找人看了一下……你让我们抢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你这样做,似乎不太好吧。”
  
  “大哥啊,如果我柜台里放的都是24K金的首饰,那成本就太高了……那样怎么能从保险公司赚到钱呢?”
  
  “你原本说好,这些东西至少值150万的,可现在到手的却是些镀金的烂货……你以为我们会善罢甘休吗?!”
  
  “……呵呵……你们还真是不知足啊!……那怎么办?……要不你们去自首……说我们串通骗保?!……今天的监控录像已经被警察拿走了……那里面拿枪、砸玻璃的可是你们啊!”
  
  “大姐,我知道你投了四百多万的保,我们也不想跟你多要……300万就行了。”
  …… ……
  
  “你在说梦话吧!我自己投的保,凭什么要给你们300万呢?别忘了……被抢的首饰可是我的……你们已经白捡个大便宜了!”
  
  “呵呵……你听听这是谁的声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4: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谁的声音……?”

  ……
  
  “……妈妈!我刚放学,就有两个叔叔来接我了……一个穿花衬衫,一个穿黑T恤……为什么他们一直不送我回家啊!”
  
  …… ……
  
  我的天啊!!!
  
  在电话里说话的……正是我那宝贝女儿!!!
  
  …… ……
  
  “……你们这些人……简直是强盗……!”
  
  ──我捂着心口,浑身颤抖地对着话筒说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ss 离银 于 2012-12-17 05:15 编辑

  
  
  《生猛越狱》
  
  
  
  
  作为惩罚犯罪者的场所,监狱是最通常的选择。
  
  
  
  
  ……但犯过罪的人,真的可以在监狱里改好吗?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不如先听听下面这段谈话吧。
  
  
  …… ……
  
  
  “最好吃的肉,那还得说是小女孩的里脊,就是顺着脊梁骨这两条肉……那真叫一个嫩啊!……根本不用炒,就着盐和黑胡椒我就能生吃!”
  
  
  
  
  “小女孩还真没碰过,但我觉得,人身上最难吃的地方应该是乳房……一刀割下去,全是他娘的黄色脂肪……那东西实在太腻人了。”
  
  
  
  
  “这你就不懂了,其实乳房也是人身上好吃的部分之一,特别是小女孩的……关键要看你怎么烹饪,弄好的话……比驼峰还可口。”
  
  
  
  
  “我说肥牙,你特别喜欢吃小女孩吧?看你一提起来就心花怒放的样子。”
  
  
  
  
  “小女孩的好处太多了……不说别的,就说切她们那小细脖子时,那手感……简直像切黄油一样……一刀下去,毫不费力……就这一点,别的什么人都没法比啊……”
  
  
  
  
  
  
  
  以上说话的,是肥牙和臭老凡──两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监狱犯人。
  
  
  
  
  肥牙被判10年,臭老凡开始是无期徒刑──但长期表现良好,现在已经减刑到15年了。
  
  
  
  
  从他们刚才讨论的话题上,可以了解到,这两个人都吃过人肉,而且还是活人的肉……吃人肉必然要杀人……可能还不止杀过一个……那就很奇怪了──为什么这两个家伙……只判这么短的刑期呢?简直死有余辜啊!
  
  
  
  
  根据监狱方面的记载,肥牙入狱是因为偷车被抓;臭老凡则是一级谋杀——但可惜他当时没刺准心脏。
  
  
  
  
  偷车和杀人未遂,只是他们罪行中被发现的那一小部分……两人所犯的其他罪行,社会并不知道。
  
  
  
  
  这正是很讽刺但又很现实的一种情况:某人的罪恶,和他所受到的刑罚,不一定成正比。
  
  
  
  ……有多少早该枪毙N次的人,至今还在外面风光地晃着!
  
  
  
  监狱里,除了那些一时冲动的初犯或者过失犯,多数犯人们最常作的事情,就是交流彼此的犯罪经验……你吹吹你是怎么得手的,我说说我是怎么失败的……大家集体讨论……互相学习,努力做到继往开来、 吐故纳新 、与时俱进……
  
  
  ……很和谐的场面。
  
  
  “真希望能再吃上小女孩的肉啊!”肥牙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当然,在别的犯人听来,他这句话基本相当于──“真想早日实现G产主义啊!”,纯属性压抑之下挤出来的屁话。
  
  
  
  
  肥牙自己也知道,关在这苦窑大牢里,别说吃小女孩的肉,就连吃到整块的猪肉……都算过节了──对有特殊要求的肥牙来说,他的监狱生活明显比别人多了一种痛苦。
  
  
  
  
  越是吃不到,就越是想,越是想,就越容易顺嘴说出来,一顺嘴说出来,就会勾起更大的欲望,就更饥渴难耐……明明是个恶性循环,可有人还是忍不住要说,好似过嘴瘾也是莫大享受一样。
  
  
  
  
  “等老子出去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抓个十二三岁的白嫩小女孩,剥光之后从头到脚洗的干干净净的……先用舌头把她全身都舔上一遍……接下来我每天只喂她吃苹果和菠萝……这样能让她肉的味道更香……实在玩腻之后,再把她剁了……把肉一块块剔下来……存着慢慢吃……”肥牙又开始光天化日地意淫了。
  
  
  
  
  “我听D区号子里那帮人说,有种更容易吃到人肉的办法。”臭老凡表情神秘地说。
  
  
  
  
  “什么办法?”
  
  
  
  
  “他们说现在网上有卖人肉的,想吃什么样的,要身上具体哪一块的都有……只要花钱买就行,不用再费那么大力气去杀人了。”
  
  
  
  
  “网上卖人肉?!真的假的?条子不管吗?”
  
  
  
  
  “当然不能那么明目张胆的,又不是卖牛肉干呢──据说是有这样一个论坛,只要下午4点左右在上面发个帖子,就说你要找人结伴去任莜腐败……”
  
  
  
  
  “去……任莜……腐败……任莜是个地名吗,怎么听起来像团购一样?!”
  
  
  
  
  “你丫别总打断我说话……发完帖之后就会有人跟贴和你联系,然后你们再用暗号商量要买什么人身上的那块肉等各种细节……”
  
  
  
  
  “现在连这种事都有?!外面的世界……真XX的让人向往啊!”
  
  
  
  
  “等从这里出去之后,你我就合伙干这种买卖怎么样?弄到可口的人之后,先挑最好的肉吃……吃剩下的的还能在网上卖钱……”
  
  
  
  
  “臭老凡……说得我心里真痒啊!……可我还有六七年才能出去呢…你比我时间更长…就算出去以后,也不一定能碰上你这么志同道合的哥们了……”
  
  
  
  
  “我倒是有个快的办法,能让咱们从这鬼地方早日出去!”臭老凡老眼一眯,表情神秘。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啥办法!”
  
  
  
  
  “知道院子北面那面墙吗?就是岗楼警卫看不见的那个死角……我在放风时都观察好了……那墙上一人高的地方,有几个能搭手使上劲的窟窿!”
  
  
  
  
  “……那又能怎么样?谁能跳那么高啊……监狱里又不给咱准备梯子。”
  
  
  
  
  “……踩到别人肩膀上不就够着了嘛!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是攀岩高手吗?只要够到那几个窟窿,估计你就能爬上去!”
  
  
  
  
  “就算我踩你肩膀上够着了,就算我爬上去了……就算我真能爬到墙头,那上面不是还有电网吗?!”
  
  
  
  
  “这几天我就琢磨这事呢,电网其实也不用怕,别看说通着上万伏的高压电,但下雨刮大风的时候,电网也会停止通电的……这一点可以肯定,我已经观察很久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只要下雨,电网就会断电……这种事已经碰见几次了。”
  
  
  
  
  “那踩肩膀上去一个人,下面那个人怎么半?”
  
  
  
  
  “咱们不是有床单吗,撕成条……搓成绳子,先上去的人带着,爬到墙头之后,再扔给下面的人……”
  
  
  
  
  ……
  
  
  
  
  之后的一周时间,肥牙和臭老凡一直在偷偷的撕床单搓绳子。
  
  
  
  
  ……两周之后下着小雨的一天,两人趁监狱放风时间来到臭老凡所说的那面墙边。
  
  
  
  
  ……这里还真是岗楼警卫看不见的死角……而且此时电网也没有了通电时的那种嘶嘶声──看来臭老凡说的都是真的!
  
  
  
  
  肥牙并其实并不肥,他把那捆绳子缠在腰上,隔着宽大的囚服,倒也看不出来。
  
  
  
  
  “今日就是今日了……为了能出去开荤,博一把!”两人互相打着气。
  
  
  
  
  我个高,但腿脚没你灵活……你踩我肩膀上去!臭老凡自告奋勇地说。
  
  
  
  
  “老兄,你真够意思!我也是这么想的!”肥牙倒是很实在。
  
  
  
  
  臭老凡蹲下身体,让肥牙踩着自己的肩膀……支撑着肥牙的体重,臭老凡咬牙站了起来!
  
  
  
  
  “够到了吗?!”
  
  
  
  
  “够到了,我够到窟窿了!”
  
  
  
  
  渐渐的,臭老凡觉得自己肩膀上的重量消失了……他抬头一看,肥牙像攀岩一样,手脚搭着墙上的几个窟窿,已经爬得快够到墙头了!
  
  
  
  
  ……肥牙终于爬了上去!
  
  
  
  
  忍着扎肉的疼痛,肥牙翻过此时正停电的铁丝网……一年多以来,他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望着墙外被雨水淋的绿油油的玉米地……真有些重生的感觉!……但肥牙并没忘记他是怎么上来的,飞快把缠在腰里的绳子解开,拴在墙头的铁丝网上,把剩下的部分顺了下去,准备接应臭老凡。
  
  
  
  
  “……臭老凡,你磨蹭什么呢!……快点!”
  
  
  
  
  但此时墙下的臭老凡……已经不见了!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人哪!警卫!有人越狱了!”
  
  
  
  
  肥牙往远处一看──此时的臭老凡……正在撒丫子往犯人群里飞跑!……这声音就是他边跑边喊出来的!!!
  
  
  
  
  
  
  
  肥牙在墙头愣住了!
  
  
  ……
  
  
  “砰!”随着一声破空的枪声,一颗子弹擦着肥牙的肩膀飞了过去!
  
  
  
  
  臭老凡这一喊,岗楼的警卫开始发现有人越狱了!
  
  
  
  
  “臭王八蛋,我X你八辈祖宗!”忍着肩膀上子弹的擦伤,肥牙喊了一声,从高高的墙头跳了出去!
  
  …… ……
  
  
  
  
  ……二十分钟后,肩膀流血,一瘸一拐的肥牙被牵着狼狗的警卫抓回来了。
  
  
  
  
  …… ……
  
  
  
  过了三天,监狱长作出以下决定:臭老凡,举报越狱者有功,属于重大突出表现……减刑5年。
  
  
  
  
  肥牙,视警卫的鸣枪警告于不顾,悍然越狱……加判6年。
  
  
  
  
  …… ……
  
  
  
  
  按照监狱惯例,因越狱而加刑的犯人,要转到另一所戒备更森严的监狱──毕竟他在这个地方已经成功尝试过……出去的漏洞已经被他找到。
  
  
  
  
  ……在肥牙被铐上囚车押走那天,正在放风的臭老凡突然跑到囚车旁边。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肥牙透过囚车的铁窗瞪着臭老凡……他的眼睛布满血丝,红的吓人。
  
  
  
  
  “呵呵,这种事嘛……等你做了鬼再说……在你临走之前……有件事我应该告诉你。”
  
  
  
  
  ──“其实我从来就没吃过人肉,和你说的那些,都是我编出来的……我只是很不愿看到……你这种丧尽天良的人渣比我提前出去……现在你加刑,我减刑…我已经在这里蹲了9年零7个月年……再过小半年我就可以出狱了……”
  
  
  
  “——肥牙,你能想象……我现在有多开心吗!”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ss 离银 于 2012-12-17 05:26 编辑

  
  
  
  《受害者》
  
  
  
  
  “哐当!”
  
  
  晚上9点多,随着一声门响,一个满脸泪痕的女孩跑进了四洲大学保卫处。
  
  
  “……干什么的!”正在吃泡面的校园保卫吓了一跳。
  
  
  “……我……我……遇到坏人了……”
  
  
  “什么坏人?!”
  
  
  保卫慢慢放下手里的塑料叉子,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呜呜……”女孩用手掩住脸,泣不成声。
  
  …… ……
  
  “这己经是本学年开学以来,第二起发生在校园里的强 奸案了!……你们这帮人到底是怎么保卫校园的!你们对得起身上的制服吗!”
  
  
  气得脸色发青的校长,在办公室对保卫处长拍着桌子说。
  
  
  “……这次事出在新教学楼里……谁也想不到新教学楼里会有这种事……上次出事以后,我们一直盯着图书馆后面的小路来着……”
  
  
  “我告诉你们,一定要把消息封锁住,现在离暑期很近了,万一这消息被传了出去,今年的招生计划又泡汤了……”
  
  
  “这个您放心……已经打了招呼,绝对不会传出去的。”
  
  
  
  “那个女学生现在怎么样?她的家长怎么没来?”
  
  
  “已经送医院了……从外表看……她倒是没受什么伤……我也问她了,她说父母都已经不在……只有一个阿姨……但她不想让阿姨知道这事……”
  
  
  “嗯……我知道了。”
  
  
  第二天,校长和女孩谈了一次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异军休闲社区  

GMT+8, 2019-1-16 09:25 , Processed in 0.02271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