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军休闲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楼主: miss 离银

[轉載]白夜黑话──最可怕的事情,常常发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尹秋同学,请你放心,在学校里发生这种不幸,我们校方定会给你一个交代……有什么难处尽管和我说……”
  
  …… ……
  
  听着校长的温馨独白,躺着医院病床上名叫尹秋的女孩却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一声不吭。
  
  
  “这样,你先歇息几天,校方负责你所有的医疗费用……等你恢复的差不多了……再回来上学……学校会为你安排一个比现在更好的环境……我们会尽一切力量帮助你……希望你也能理解校方的难处……千万不要把此事的影响扩大……
  
  
  尽管尹秋自己不会把这样难以启齿的不幸告诉别人──但世上没有不通风的墙。
  
  
  三天之后的一个晚上,尹秋所在六人宿舍里剩下的五个女孩,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这件事。
  
  
  “……尹秋真是够倒霉的,她上自习的那栋新楼,咱们平时都常去啊!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我也觉得很奇怪……那个坏人也实在太大胆了。”
  
  
  “哼,谁让她总穿那么暴露的衣服呢,连走起路都带一副招蜂惹蝶的架势……估计就是因为这样才被人盯上吧!”
  
  
  “我说你有点人性好不好……万一是你遇上这种事呢?她平时虽然比较放的开,但也没招惹谁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新来的,很多事你都不知道,那个尹秋,在大一入学军训不到十天的时候,就和一个外院的男生睡了……真是神速……她这种人啊……我估计她被*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哦!”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呢……她不是一直和那个男生在一起吗?”
  
  
  “你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这事吗?”
  
  
  “还能怎么处理,肯定是报警了……保卫处就那几个烂人……连进寝室偷笔记本的都抓不住……还能指望他们什么。”
  
  
  “哈,报警!?你好天真啊……你想过这种事传出去会有什么后果吗?!”
  
  
  “不报警的话……那学校会怎么办?……这事可是在校园里发生的啊!”
  
  “就我所知道的……学校会给这样的女生两个选择,一种是把她直接转到某个排名前十的国家重点大学去……另一种,如果她还愿意继续留在这里……一定保送她读本校最好专业的研究生……无论是哪种选择,学校都会再给一笔不低于二十万的安慰费……”
  
  
  “真有这样的事吗?!前年那个同样遭遇的女生不是被直接休学了吗?……你都是听谁说的?”
  
  
  “我说的绝对错不了……前年那个女生是半夜偷偷出去上网才被XX的,和尹秋在校内是两码事!”
  
  
  “嗯,对,我也听我姐姐说过,她当教导员的时候,学校里也出过这样的事,当时就是这样处理的……消息肯定是完全封锁……报纸*什么的,根本就看不到一点消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算是一种补偿……学校倒是很慷慨嘛。”
  
  “是啊,在这种涉及脸面的事情上,学校是最舍得出血的。”
  
  
  “哎……你们还别说……我有点羡慕尹秋了……”
  
  
  “是啊……你当然羡慕了……你这几年,起码换过5个男朋友了……人家本来都挺阳光的,和你在一起没过几天……都小脸发黄……估计都快被你吸干了……”
  
  
  “对,如果真是你的话……根本就不用*……没准那个*犯还和你成了朋友呢……我这样说大家都同意吧!”
  
  
  “……哈哈……!”
  
  
  “我要和强 奸犯成朋友啊,第一个就让他来奸你……顺便帮你破破身……”
  
  
  “……哈哈哈……你去死吧……”
  
  ……快到半夜一点时,女生宿舍里的卧谈会渐渐结束了。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 ……
  
  “尹秋同学,请你将最近有亲密接触的男性告诉我,以便我们将罪犯早日绳之以法。”校保卫处的一位女副处长拿着本子,这样问着精神恍惚的尹秋。
  
  
  “……我最近接触过的……男性,和调查案子有什么关系?”尹秋声音嘶哑地反问。
  
  
  “……这个嘛……你的情况其实很不寻常……竟然有人敢到教学楼里犯下这种罪行……肯定是对学校有一定了解的人……甚至是认识你的人。”
  
  
  “……我这几年来,只有一个男朋友……已经告诉你们无数次了。”
  
  
  “这个我们知道,我们已经提取了他的DNA样本……我想说的是……”
  
  
  “……等等……你们为什么要提取他的DNA样本?你们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尹秋同学……你别激动,首先,我对你遭遇不幸感到很难过……可既然你反应这么强烈,那就这样和你说吧……你的情况有些蹊跷……”
  
  
  “……蹊跷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第一,你身上没有任何外伤……特别是大腿内侧,没有任何擦伤……在强制性犯罪里,这是非常罕见的……而且……在你的身体里……并没有发现来自异性的体液……这是另外一个疑点……”
  
  
  “……你是说我在撒谎吗?!” 尹秋的脸色变得惨白,用手紧紧抓着身上的衣襟。
  
  
  “……我并没有这么说,我只是想针对某些疑点……深入了解一下。”
  
  
  “……你们每个人都这样问过我,我也已经说过几十遍了──那个人当时带着面罩……用刀顶着我……我当时被吓傻了……一动不敢动…… …… ……我所经历的那些耻辱……已经全告诉你们了!……你能想象每重复说一次这些事,对我来说有多痛苦吗──我一合眼,脑海里就浮想那市的情景……我已经快疯了!……受害的人是我,是我!!”
  
  …… ……
  
  三天之后,有人从四洲大学最高的楼上跳了下来……等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时,此人早已死亡。
  
  
  在死者的衣袋里发现了一封信。
  
  
  上面只有一行字:“……我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我不该承受这一切……”
  
  
  经宿舍同学辨认,死者正是尹秋。
  
  
  也不知道学校用的什么办法……尹秋自杀的消息,同样被封锁了——就像她被人*那件事一样。
  
  …… ……
  ……
  
  一年之后,四洲大学里和尹秋同届的学生,都已经毕业……那些刚进校门不久的学生,正忙着军训,忙着社团活动,忙着拍拖……三四年级的学生,都在忙着找工作,忙着补考重修,忙着成为国家栋梁……
  
  ……此时,已经没人再记得那个叫尹秋的不幸女孩了……人丁兴旺的四洲大学……早已把她遗忘;繁华的社会,更是从来就不知道这个女孩的存在……没有一家报纸记载过她的名字……没有一段*报导过她的不幸……
  
  …… ……
  
  ……
  
  也许,只有那个强 奸过尹秋的人,还会一直记得她。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割舍》
  
  
  
  为什么人与人见面总要说上几句废话……打一些所谓的招呼……表示一下并不存在的善意?
  
  真的很烦这些,尤其是看到那些其实心里很讨厌的大人们……例如那个喜欢偷六楼姐姐*的赵叔叔……我已经看见他偷了几次……他还以为我太小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其实我心里明白的很……;例如那个喜欢在半夜大叫的刘阿姨……她家床头撞墙的声音就在我头上响起……真是个彪悍的大婶……
  
  我还很讨厌别人在我旁边大声说话和讲电话,我讨厌邻居的电视开太大声,我讨厌楼上的邻居总是在打*讨厌他们的小孩总是在我头上跑来跑去,我讨厌同学们聚成一堆七嘴八舌,我讨厌她们晚上睡觉前的议论纷纷……
  
  这些吵闹的人,我真是受够他们了。
  
  妈妈总说我人小鬼大,我知道这其实是在骂我。
  
  就因为我很少说话,只是喜欢观察。
  
  我就是这个样子,难道有什么错吗?又没有影响到别人,我到哪里都是静静的,到哪里都是一个人,从来不去打扰别人,给别人添麻烦……难道这也不行吗?!
  
  上个星期,老师又把我的妈妈叫到去学校去了。
  
  “根据我的经验判断,您的孩子很可能有自闭症或者孤独症倾向……她今年已经14岁了,虽然成绩很好,但从来不见她和哪个同学们交流,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的玩,如果谁走到她身边说一句话,她会非常紧张,上次我在她背后拍了一下肩膀,她竟然跑出很远 …… 总之……为了您孩子的健康,建议带她去看一下医生。”
  
  和妈妈一起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在不停地叹气。
  
  ……家里只有我们母女两个,妈妈眼睛不好,很少看电视……我不喜欢看电视,只喜欢看书……基本上,如果我不说话,家里就没有人发出声音了。
  
  就这样,我闷闷的吃饭,闷闷的做完功课,闷闷的看了一会儿小说,闷闷的洗完澡,闷闷的上床睡觉。
  
  ……半夜,我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了。
  
  这声音听起来很吓人……但却又有些耳熟……
  
  我从床上爬起来,往妈妈卧室的方向望了一眼。
  
  妈妈的卧室是连着阳台的……我看到阳台的灯在亮着,妈妈跪坐在地上,肩膀在一抖一抖。
  
  我明白了……妈妈又在爸爸的灵位前偷偷哭呢。
  
  虽然我觉得妈妈很可怜,但在我心中,妈妈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人……当然,坚强不代表不会偷偷哭。
  
  “……我们的孩子可怎么办啊……自从你走了,她就变了一个人,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原来很活泼的孩子,现在变得像木头一样……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是啊,怎么办……谁知道怎么办。
  
  虽然妈妈的哭声很小,我却听得字字刺心──虽然我不爱说话,但耳朵却出奇的敏锐。
  
  这已经不是妈妈第一次在半夜偷哭了,上一次也是因为我的事……她整整哭了一夜。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怎样安慰妈妈……
  
  ……唉!看来我是再也睡不着了……悄悄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偷偷溜出家门……我己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作了。
  
  夏天的晚上,外面总是比家里凉快些,我穿着睡衣和塑料拖鞋,走在楼下的水泥路上,听着自己的脚步声,竟然产生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一般是这样的,如果我心情不好,我就晚上出去走两条街……如果我睡不着,就出去走四条街……现在我是心情不好又睡不着……看来等一会我有很多条街要走了。
  …… ……
  
  “……啪嗒……啪嗒”,这是我那双小拖鞋在午夜制造出来的孤独声音。
  
  我没有手表,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但街道上已经没一个人影。
  
  …… ……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终于有些累了,以前我从来没在半夜出来走累过,看来今天我确实走的太远了。
  
  但我并不担心自己会迷路,因为我出门以后,一直在沿着直线走。
  
  好累啊,坐下歇一会儿……哎呀……凌晨的水泥地面凉凉的,我的睡裤很单薄……坐在地上很不舒服。
  
  哪里有个舒服点的地方可以让我坐下休息呢……我四处张望着。
  
  ……可到处都是水泥地和水泥墙……都没有东西可以让我坐下来的……对了,一般小巷里都会有些放在外面的旧沙发之类,供人晚上纳凉用……我去附近的小巷找找吧。
  …… ……
  
  奇怪了,我穿行了几条小巷,却没发现任何可以用来坐下歇息的椅子或沙发。
  
  ……正当我累得快要走不动时,我发现不远处……有个地方亮着蓝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一种看上去很舒服的蓝光,虽然身体很疲惫,但一看到这蓝光,我就如同口渴的人喝了一口甜水。
  
  ……这蓝光对疲劳的我来说,有种莫名的诱惑。
  
  我开始向那道不远处的蓝光走去。
  
  …… ……
  
  ……终于看到了,原来这蓝光是从一间房子挂在门口的灯发出的……好大的一间房子啊。
  
  
  我真的很奇怪,在这种普通的巷子里,怎么会有如此华丽的房子呢!……一尘不染的玻璃,高高的门厅,洁白的木门和外墙,门前还种着我叫不上名的鲜花……我深吸了一口气……嗯,混着凌晨的清凉,这股花香格外沁人心脾。
  
  
  正在我看着门口那盏发着蓝光的灯出神时,白色的木门……突然打开了。
  
  
  我本能地后退几步──虽然不是很懂礼貌,但这种时间傻傻地站在人家门外还被人看到可是不太好意思。
  
  
  从门里走出来的,是个穿着白色裙子,头发长长的姐姐……这是一个很好看的姐姐,不是那种夺目的艳丽,而是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就好像午夜里盛开的茉莉花一样。
  
  
  长发姐姐站在门口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但她脸上……却带着让人放下所有疑虑的笑容。
  
  
  我看着这个姐姐的脸,足有半分钟……很久没见过这么可亲而又美丽的笑容了。
  
  
  向傻站的我招着手,长发姐姐笑着示意我走进房子里……她还是没有说一句话。
  
  
  我真的愣住了……这个姐姐的动作太出乎我意料了……在她看来,此时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可笑吧。
  
  
  见我不动,长发姐姐莞尔一笑,转身回去了。
  
  
  但她身后那扇门,却并没有关上。
  
  
  要进去吗?我问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似乎没有理由不进去……如果长发姐姐刚才出声喊我召唤我的话,我也许会转身跑开……但正是她这种亲
  
  切的沉默,让我放下了所有疑虑。
  
  
  我迈步向房间里走去……经过那扇门的时候,我发现门牌上有四个很小的蓝字──“静谧之所”。
  
  
  等我进门以后,白色的木门竟然无声地关上了。
  
  
  穿着白裙的长发姐姐正站在一张围有很多椅子的硕大白桌旁……手扶其中一把椅子,微笑着向我点头。
  
  
  她轻拍椅背……示意我走过去坐下。
  
  
  ……我真的无法抗拒这无声的善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从未有人这样对我吧。
  
  
  ……走到那张足有三张双人床般大小的巨大白桌旁,我慢慢在椅子上坐下。
  
  
  此时我才看到,原来桌边的每把椅子旁都摆着一套餐具。
  
  
  长发姐姐无声地端来一个盘子放到我面前……盘子里面有好多淋着白色奶油的鲜红草莓。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早已是又渴又饿。
  
  …… ……
  
  
  嗯……这盘里的草莓……好甜啊。
  
  
  姐姐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相,无声地笑了。
  
  
  我也不好意思的笑了……嘴角沾着红红的草莓汁和白色的奶油……面前的盘子,已经空了。
  
  
  长发姐姐向身后的一扇门走去,紧接着她拉住门把手,无声地把门打开。
  
  
  呀!……竟然有很多人……从门里鱼贯走了出来。
  
  
  ……从门里走出的这些人中间,有比我更小的男孩女孩,有二十几岁左右的哥哥姐姐,也有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爷
  
  爷奶奶……但他们都不说话,走路也是没有声音的……只是经过我身边时,都向我友好地微笑点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紧接着,这些面带微笑的人开始围坐在白桌周围……大概有将近二十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留着长发,都面带微笑,不发一声。
  
  
  随后,穿白裙的长发姐姐推着一个推车进来……奇怪,这推车里,怎么全是空盘子?!
  
  
  她经过每个人身边时,就有人主动伸手从推车里拿出一个空盘子。
  
  
  …… ……
  
  
  等所有人把刀叉在盘子边放好,大家开始把眼睛闭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口,似乎在祈祷着什么……但这祈祷是无声的。
  
  ……这真是个神奇的所在!
  
  所有的一切都很宁静,没人窃窃私语,没人大声喧哗,没人发出一点噪音,所有人都面带自然的微笑,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满含着善意……我好喜欢这个寂静但不寂寞的地方!
  
  
  正在所有人都闭目祈祷的时候,穿白裙的长发姐姐走到我身边……她拿走了我面前已经吃光的盘子。
  
  
  ……然后她又笑着端来另外一个盘子,轻轻放在我面前。
  
  
  咦,这盘子里的东西,好像不是餐具呵……
  
  
  ……盘子里有一把餐刀……但是刀刃看起来刚磨过,非常锋利……还有一把剪刀……以及一张写着字的纸条。
  
  
  我不解地看看盘子,又抬头看看站在我身边的长发姐姐。
  
  
  “啪!”
  
  
  她突然拍了一下巴掌……下一秒,围坐在桌边的所有人都同时把手从胸前拿开,睁开双眼,一起微笑着看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啪!”
  
  
  长发姐姐又拍了一下巴掌。
  
  
  听见这声音,所有人都动作整齐地微笑着撩起他们脸颊两边的长发。
  
  …… ……
  
  在他们撩起的长发下面……竟然都没有耳朵!!!露出来的……竟然都是两个光秃秃黑洞洞的的耳孔!!!
  
  
  我开始发抖了……此时这些人脸上的微笑……只让我感到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惧!!!
  
  
  一直站着我身边的长发姐姐示意我拿起盘中的纸条。
  
  ……
  
  如同电影中的慢动作一般,我双手拿起了盘中的那张纸条。
  
  ……
  
  ……这下我看清了……
  
  
  ──纸条上写着:割下自己的舌头和耳朵,你就可以活着留在我们中间。
  
  
  …… 
  
  ……突然,我感觉……有只温热的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动作僵硬地抬起头……原来是长发姐姐……是她把手放在了我的肩上……
  
  
  此时的她,正大张嘴对着我笑。
  
  …… ……
  
  她张开的嘴巴里,竟然也是没有舌头的!!!
  
  …… ……
  
  ……“噹! 噹! 噹! 噹!”
  
  
  清脆的金属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所有围坐在桌旁的人……他们正同时用刀叉敲打着自己面前的空盘子!!!
  
  
  他们的嘴巴在一动一动……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从口形……我可以看出……他们嘴里正在说的是……
  
  
  ──留下,留下……这里很安静……死也要留下。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人的秘密》
  
  
  
  
  “砰!”
  
  伴随着一声震耳的金属敲击声,京强缓缓睁开了眼睛。
  …… ……
  
  “……我……这是怎么……回事……”
  
  京强觉得浑身酸痛的不行……尤其是手腕脚腕,更是断裂一般的疼痛。
  
  ……刺眼的白炽灯照得他那久不见光的眼睛生疼,但眼前的情景却又让他不得不把眼睛睁大。
  
  他发现……自己对面有个男人……手脚都被镣铐铐住了!……正像一个大字形样的贴在墙上……啊……对面不只有一个……而是有两个人!……两人都是同样手脚被镣铐铐在了墙上!
  
  ……借着眼角的余光,京强看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也是有着和对面同样的遭遇……而且……他京强自己……也是一样。
  
  四个互不认识的男人正两人一组,面对面地被铐在相对的墙壁上!!!
  
  而且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窗户的空间……从墙壁的触感来看,京强觉得……这是间铁屋。
  
  “嘶……”一阵似乎是出自麦克风的电流干扰声在四人头上响起……抬头一看,原来这铁屋的顶棚有个硕大的喇叭,声音正是从这里发出。
  
  “……喂……喂……”
  
  好似卡拉OK试音一般……一阵嘶哑的的声音从喇叭里发出……在这四个手脚被铐住的男人头顶响起。
  
  “……看来各位都已经醒了……很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地道……希望你们能叫我地道先生……从此刻开始,你们四人的生死就由我来决定了……可能大家不是很了解现在的状况,让我先来描述一下。”
  
  ……咕噜……咕噜……喇叭里传出一阵喝水的声音。
  
  “嗯……首先我要说的是,各位所在的这件ROOM,其实是个封闭很好的钢制集装箱……位置嘛……呵呵……是在一个很僻静的码头……所以……如果各位想喊的话,请尽管放声喊……我会很乐意听的……而且……也只有我能听得见。”
  
  “……表情很不爽的四位先生们……其实我了解你们每一个人……秃顶的宏博,你今年32岁,结婚5年,有一个女儿,一个情妇,对吧?……佩佳,你今年也是32岁,去年离的婚……没有子女……穿白衬衫的京强,这里你年纪最小也数你最成功,29岁……单身,有三个互不认识的女朋友……还有小伟……你多大我并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不算一个好人……哈哈……”
  
  “X你妈的!你把爷锁起来想干什么!快放了老子!信不信我砍死你全家!!!”
  
  这句话是那个叫小伟的人喊的。
  
  小伟单眼皮小眼睛,咀嚼肌很发达的脸上,长着一个XL的鹰钩鼻子……左边脸上有道明显的刀疤,从额角延伸到眉毛,只穿背心的裸露肩膀上,刺着一只生动的虎头……好一副痞气十足的架势。
  
  “……嗯…小伟…大清早的,你就开始问候我老母,真是不知死活……好吧,我先拿你开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啪!”喇叭里传出了按钮按下的声音。
  
  “……吱……吱……”随着一阵瘮人的电流声,小伟全身超常规地大幅度抖动着……他翻着白眼,身上闪着电弧,手脚上的镣铐被挣扎的哗哗响!
  
  …… ……
  
  半分钟之后,随着电流声的消失,小伟停止了霹雳舞一般的动作,他全身如同断线的木偶一样无力地垂着,一股浑浊的液体从两腿之间流下,在脚下汇成一道黄色的小溪……如果不是手脚被固定住,他早就趴在地上了……
  
  “……看到了吧,如果再有人敢说脏话,以任何形式的语言问候我和我的父母,都会和他一样……或者会被我直接电死。”
  
  “……咕噜……”
  
  喇叭里又传出一阵喝水的声音。
  
  “……过一会儿,我会松开你们的手,然后会有人拿着盒子让你们抽签,每个人只能抽一张……如果有人敢碰拿盒子的人……他的下场……我想我不必再强调了。”
  
  “…吱…吱……啊!”
  
  电流声再次响起,不省人事的小伟嚎叫一声,又醒了过来。
  
  “哈哈,电这东西真是好啊,即可以让人昏迷,又能让人清醒……嗯,可惜,我的电储备不多,不能常玩……该死……说漏了……”
  
  “……好了,现在开始!”
  
  “刷拉……拉!”铁屋的一面墙上出现了一个由小到大的方形洞口──从声音判断,这应该是电动卷帘门。
  
  从逐渐变大的方形洞口…… 京强看到一双女人的赤裸长腿……看来有个女人正站在外面。
  …… ……
  
  几十秒之后……卷帘门滑动的声音停止了……一个光头女人从洞口走进了房间……她全身上下唯一的衣物……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女人双手捧着一个不算很大的盒子……正好挡住了她那对随着走路上下波动的乳房。
  
  “……哗啦,咔嚓……哗啦,咔嚓……”随着一阵金属的跌落声,四个男人的手铐同时脱落了……现在他们的身体,只有脚是不自由的。
  
  “咔!……咔!”穿高跟鞋的光头女人迈动长腿,走到了宏博面前,端着盒子微笑看着满脸油汗的宏博。
  
  “……好了,宏博,从盒子里抽一张签出来。”喇叭声再次响起。
  
  “……地道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家里还有孩子……请放了我吧……”宏博声音颤抖地说。
  
  “别废话了……放了你……我玩什么?……赶快抽签,否则放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是被铐得太久了,宏博的胳膊有些麻木……他把手伸到盒子里之后……总是捏不住那薄薄的纸签。
  
  但端着盒子的光头女人却很有耐心,她依旧面带微笑地看着宏博……她的眼神似乎在说,不急,我有的是时间……
  
  …… ……
  
  终于,宏博拿到了签……把那张折成方形的纸签的捏在手里……宏博在颤抖着。
  
  “你──可──以──打──开──看──了。”头顶的喇叭声再次响起,那个自称“地道”的人……他的声音好似小学校做广播体操时,体育老师的喊话声。
  
  等宏博哆哆嗦嗦地把纸签打开一看,里面只写着一个大大的阿拉伯数字──“4”。
  
  …… ……
  
  四人中,最后一个抽签的是佩佳,他在盒子里摸了好久才选中一张签。
  
  ……在各人抽签期间,京强始终在盯着光头女人一丝不挂的身体“……这女人的身材不比模特差……为什么要剪个光头呢……可惜了”。
  
  “……好了!”喇叭里传出的一声爆喝打断了京强的臆想。
  
  光头女人扭着臀部走出房间……卷帘门开始缓缓放下……喇叭声再次响起。
  
  “现在把你们抽到的签举高,让我看看抽的都是什么。”
  
  四个男人听话地把手里的签举高。
  
  “嗯……看到了……京强,你抽到的是0……不错……小伟抽到的是1……也不错, 宏博是4……嗯…… 佩佳……我知道你多藏了一张签,都亮出来吧!”
  
  佩佳脸色一下变得惨白……缓缓把藏在袖子里的签举了起来……原来他抽到两张都是2。
  
  “……好……我现在宣布一下游戏规则,抽到1的小伟,去和抽到0的京强G交,补充一下……是小伟去插京强……抽到2的佩佳去给抽到1的小伟*……由于佩佳你偷藏了一只签,而且两只都是2,所以……你要给小伟和京强两个人*……抽到4的宏博……你很幸运,你去跟刚才的光头女人XX……大家明白我的话了吗?”
  
  …… ……
  
  “……地道先生,你在开玩笑吧!”京强不以为然的说。
  
  “我可没有开玩笑……恰恰相反,我认真的要死……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将用以下的方法使你们服从我的安排。”
  …… ……
  
  大喇叭突然静了下来……“地道”……似乎已经走开了。
  
  四个男人面面相觑地看着对方……各自脸上,都带着不知所措的表情。
  
  “哗啦!”这是小伟在摆弄脚镣的声音……除了这声响……再没人说话。
  …… ……
  
  大约一分钟之后,铁屋一角开始响起很大的哗哗声……四个男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有水从房顶流了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干什么,地道先生,你想淹死我们吗?”京强语气里带着调侃的说。
  
  “……哈哈……就要被人侵犯的京强,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气,我既然可以把你弄到这里,我就能轻易地杀死你……是什么给了你胆量,让你这样和我说话!”
  
  “如果想放水淹死我们的话,这么大的铁屋,以现在的流量……你至少要放上几个小时吧!?……哈哈,你为什么不用电来电我呢……是不是电力储备不够啊!”
  
  “让你们屈服不用几个小时,十分钟就够。”
  ……
  
  “你还是闭嘴吧!不如想想怎么把脚上的镣铐解开呢!对面的佩佳小声对京强说。”
  
  随着水流声的继续,“地道”嘶哑的声音继续在喇叭里播报着。
  
  “刚才我已经说过游戏规则了,现在多补充几点。”
  …… ……
  
  “第一,我刚才所说的XX方式,是不可更改的……除非有人愿意现在死……第二,我所说的G交和*,是完整性质的……必须以勃起开始,以*结束……我会全程监控……如果中间失败……对不起,请各位从头再来。”
  
  ……四个男人都没吭声……
  
  “现在水已经淹到脚腕了,只要你们同意我刚才说的,并且现在就做,我马上停止放水。”
  
  四个男人你看我,我看看你。
  
  “呸!”
  
  除了小伟往水里吐痰的声音之外……还是没人吭声。
  
  “嗯……我就知道……不下足本钱,是看不到奇观的……哈哈哈……”
  
  喇叭静下来了。
  
  …… ……
  
  “咱们怎么能把这脚铐解开?”宏博小声说。
  
  没人理他……大家都在考虑着同样的问题。
  
  佩佳擦擦额头上的汗,蹲下身体研究脚镣。
  
  …… ……
  
  “呀!”他突然大喊一声!
  
  “……我同意!我同意!……我愿意按照地道先生说的做……求您不要再放水了!!!”佩佳脸上的表情好像看见了恶鬼。
  
  “……你同意,我他妈还不同意呢!你到底怎么回事!……吃错药了吧!”京强气愤地对佩佳说。
  
  “……你自己看……水里那是什么!”
  
  远处已经有几十厘米的水里……有几个地方闪着微微的蓝光……一个个透明箱子形状的物体正在水里缓缓游过来。
  
  “天啊!……那是什么?!”京强隐约觉得小腹发紧。
  …… ……
  
  “……那些东西……那些东西是……是澳洲的箱水母……世界上最毒的东西,它碰你一下……你绝对活不过三分钟……被它蛰了……你会死的比五马分尸还痛苦……”
  
  ……把身体拼命贴在墙上……佩佳不眨眼地看着那些越游越近的海洋死神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佩佳已经主动同意了……有谁想宁死不从吗?”喇叭里传出“地道”得意的声音。
  ……
  
  “……我从了,反正是插别人……老子在监狱里又不是没插过!”小伟揉着后背说……他的尾椎至今还被电得有点发麻。
  
  “……地道先生……按照你说的做了之后……你会放了我么?”这是宏博问的。
  
  “我一定放了你……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现在只剩下京强了……他还有些犹豫……毕竟他是要被插的最倒霉的一个。
  
  “还剩一个人……京强……你想拉所有人一起死吗!”此时“地道”的声音,似乎也学着京强刚才的语气,变得调侃起来。
  
  水依旧哗哗的从铁屋顶流下……那些箱水母开始向四人越游越近!!
  
  “京强!别罗唆了!……大家可不想和你一起死啊!”
  
  这句话……是小伟、宏博、佩佳三人一起喊出来的。
  
  “怎么样……京强……你真的不怕死吗?!”喇叭里“地道”的语气越来越开心。
  
  ……
  
  京强无力地垂下了头。
  
  “终于达成共识了……我现在先把水放掉。”
  
  ……“刷拉!”一声,刚才光头女人走过的电动卷帘门打开了……铁屋里的箱水母开始随着水一起流了出去。
  
  “不要怕……我不会让大家就在这里XX的,我是很有人性的人……XX是一种很私密的行为,我会给你们空间的……呵呵。”
  
  听着喇叭里“地道”嘶哑的声音……此时, 四个男人看着对方的表情……好似各自刚吃了一颗硕大的苍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一个一个来,宏博…你比较乖…我先放你出来。”
  
  “哗啦!……咔嚓!”这声响……这是脚镣打开,落到地上的声音。
  …… ……
  
  但自动打开的,不是宏博的脚镣……是小伟的。
  
  “……该死……我又摁错了!”“地道”说了这么一句。
  
  小伟刚开始愣了一下……但紧接着,他马上光脚向卷帘门跑去!
  ……
  
  “噗通!”
  
  ……在尚未排尽的水里跑了不到五步,小伟就一头栽倒在地……他抱着右腿,在地上打起滚来!
  
  接着他浑身出现一条条鲜红的伤痕……好似正被一条看不见的皮鞭抽打着!
  
  他痛苦地在地上挣扎……但似乎已经痛得喊不出来!
  
  ……铁屋里的三个男人看得目瞪口呆!
  
  “不好意思,我刚才忘了说,你们要把身上的衣服脱下,包着脚才能出去……因为即使箱水母随着水流了出去……它的部分触须还是会残留在地面上……而这些触须,即使只有几厘米……也是致命的……没办法,大家和我一起观赏直播吧!”
  …… ……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铁屋里的三个男人亲眼目睹了……在几步开外挣扎的小伟由刚才彪悍的流氓……痛苦地变成一具尸体的全过程。
  …… ……
  
  但三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却各有不同……尤其是京强……如果你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他扬起的眉梢……其实显露着欢喜。
  
  “小伟已死……虽然有我的疏忽,但主要归咎于他想逃跑……这样吧……既然他已经死了,计划临时调整一下……佩佳,你先给京强口 交,然后再插京强……或者你先插京强……再给他kou交……两种安排都比较过瘾,随便你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5: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ss 离银 于 2012-12-17 05:58 编辑

  
  听地道在喇叭公布完新的游戏规则……京强脸上的表情,真可用如丧考妣来形容……
  …… ……
  
  两分钟后,脚镣被松开的宏博用上衣包住脚……战战兢兢地从升起的卷帘门走出了铁屋……但他马上就呆住了。
  
  ……原来这铁屋外,竟然还是铁屋……看来这应该是两个焊接在一起的集装箱。
  
  另一间铁屋里,刚才那个捧箱子的光头女人正在等着他。
  
  “想逃跑的话……应该是难度很大,因为这里还是封闭的铁屋,只不过是换了一间而已,唯一的出路,就是等地道先生把门打开……我估计你不会蠢到逃跑,毕竟,你只要和我做完,就可以从正门走出去了。”光头女人捧着自己的乳房对宏博说。
  
  “那我们……快点开始吧……我想早点出去。”宏博的秃顶上沁着汗珠。
  
  “跟我来吧!”光头女人牵着宏博的手,把他领到一个小隔间里。
  
  ……这隔间很小,却有张很大的床。
  
  “……这里隔音很好,你可以开始了。”
  
  光头女人躺在床上,分开双腿。
  
  可宏博却原地站着不动。
  
  “嗯,刚才经历太多事情……我好像太紧张了……可能……可能……可能不行……。”宏博满脑门都是汗。
  
  “这个好办……让我来帮你。”光头女人从床上坐起,站到地上。
  
  “你先坐下吧!”女人指着床对宏博说。
  
  ……宏博缓缓坐到了床沿。
  
  女人跪在地上,微笑看着宏博的眼睛……慢慢拉开他裤子上的拉链,俯下身……把她的光头埋在了宏博两腿之间……
  …… ……
  
  现在,铁屋里,只剩下两个活人了,京强和佩佳──两个即将不情愿地开始互搞的男人。
  
  “可以开始了吧,现在就剩下你们两个了,现在开始的话,我就松开你们的脚镣。”
  
  京强看着佩佳,佩佳看着京强……此时两人眼里的情感,真比整部情深深,雨蒙蒙还丰富……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给你们5分钟考虑,五分钟之后,如果你们还不开始……下场就会和地上的那个人一样。”
  
  ……
  
  “……嗯……地道先生,就在这里开始吗?这里可是连床都没有啊……既然宏博都已经出去了……我们也想换个舒服点的地方……”京强看着佩佳使了个眼色。
  
  “不用担心……你看这是什么?”喇叭里传出啪的一声。
  
  ──铁屋的另一侧,突然变亮了。
  
  ……刚才还是黑暗的区域,在刚开启的灯光下,可以看到一张床……和一个箱子。
  
  “早就准备好了……嘿嘿……箱子里有一切你们需要用到的辅助设备。”
  …… ……
  
  京强知道自己又失算了。
  
  “还有一分钟,你们打算开始了吗?”
  ……
  
  “…好…吧…” 佩佳声音颤抖的说。
  
    
  一阵空调的冷风吹在宏博的脸上,他渐渐睁眼醒来……环顾四周……“……这地方好熟啊…这桌子…这椅子…这地毯……这就不是…我自己的家吗!?”
  
  再看看身上……自己此时穿的正是平时的蓝色睡衣……电视遥控器就在右手边……看来……自己的确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
  
  ……呼……宏博长出了一口气。
  
  ……刚才发生的那些事…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还好…那些变态的场景,原来只是一场噩梦。
  
  “……我到底睡了多久……怎么会作这样梦?”宏博有了新的疑问。
  
  “……爸爸,你要看那封信吗?妈妈说等你醒来就把信交给你的。”这是小女孩的声音。
  
  “是什么信啊……乖女儿?”宏博看着面前的小女孩。
  
  “我也不知道啊哦…别人把你送回来时,妈妈在你衣服口袋里发现的。”
  
  “……嗯…把我送回来…是谁…把我从什么地方送回来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呢…爸爸…你现在要看信吗?”小女孩扬起脸,天真无邪地看着宏博。
  
  “好吧,乖女儿,把信给爸爸看看。”
  
  5岁多的小女孩跑到沙发桌前,拿起桌上那封信,又颠颠的跑回沙发旁,把信放到爸爸手里。
  
  接过信之后,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纸条,看到纸条上的字……宏博呆住了。
  
  ──宏博,看到这封信,就说明你已到家…既然说过会放你走,我就肯定信守诺言,但是…我并没说这一切是无偿的──作为代价,我带走了你那个金屋藏娇的小情人──别担心,她会回来的──如果她和你一样幸运的话。
  
  ……落款是“地道”。
  
  “……爸爸,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可怕哦。”
  
  “……没事……女儿,爸爸没事……你妈妈怎么还没下班回来?”宏博只觉得手脚冰凉。
  
  “妈妈早已经回来过了,你身上的睡衣就是妈妈帮你换的……但妈妈帮你换衣服的时候,这封信从你衣服口袋里掉了出来……妈妈打开看了以后,就开始闷闷的流泪……然后就直接出去了…她还不要我看这封信,好奇怪哦。”
  
  听完女儿的话,宏博只觉得天旋地转。
  
  …… ……
  
  深夜,海边,寂静的无人码头,只能听到波涛拍岸的声音。
  
  两个男人,正低着头,沿在码头边的路灯走着……一个形容憔悴,一个一瘸一拐。
  
  “京强,我不是故意*那么久的…可那个变态说了,如果不射出来,就不算数,就要从头再来,而且他就在监控镜头里看着……实在对不起,把你后面弄破了……”
  ……
  
  “……没事,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京强此时走路的姿势非常诡异──他两腿分得很开,弓着腰……好像一只猩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异军休闲社区  

GMT+8, 2019-3-26 02:46 , Processed in 0.04953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