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军休闲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楼主: miss 离银

[轉載]白夜黑话──最可怕的事情,常常发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ss 离银 于 2012-12-17 06:05 编辑

  
  “……佩佳,你真的……也是住在海珠小区B栋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我是上夜班的,你出门的时候,估计我都在睡觉,这样很难碰头,你没见过我也很正常。”
  
  “哦……是这样,佩佳……今天的事,你应该不会说出去吧?”
  
  “绝对不可能说出去……我甚至想都不愿再想了……”
  
  “对了, 佩佳……还有件事……你那时怎么能一眼就认出那是箱水母的?……那种东西……在亚洲不是没有吗?”
  
  “说来话长……我当年去澳洲度假,一个朋友就是在海边被它蛰死的……幸亏我不会游泳,当时没下海……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你……竟然不会游泳?!”
  
  “……是啊,说出来真是不好意思,我很怕水,从小到大一直这样。”
  
  ……
  
  “嗯……其实水也没什么可怕的……你看这晚上的大海……月光照着……不是也很美吗?”京强沉默了好一阵才说话。
  
  …… ……
  
  “今晚……有月光吗……我怎么没看到? ”佩佳走在码头边缘,疑惑地看着脚下一片漆黑的大海。
  
  “你看……那边。”京强手指着远方。
  
  “…那边也是没有啊,我看不到……啊……!
  
  ……
  
  “噗通!”
  
  ……这是京强把佩佳推进大海的声音。
  
  ”……救……救……救命啊!京强……你……为什么……要这样……作……”不会游泳的佩佳在大海里徒劳的挣扎着。
  
  “对不起了,佩佳……为了保住今天这耻辱的秘密……我想不出别的办法。”
  
  ……
  …… ……
  ……
  
  “小伟,你这混蛋刚才演的真像!……哈哈!……我看你都可以去作职业演员了!”
  
  铁屋里,“地道”拍着小伟的肩膀说。
  
  “一回生,二回熟嘛!……装死装多了,自然就装得像了。”浑身匪气的小伟也是一脸的得意。
  
  “……京强这王八蛋, 一直以来,他不但从我手里抢生意,还抢了我的两个女人……这一回,我把他和男人的火爆`拍了下来,制成光碟,放到黑市上卖给那些重口味的同性恋……绝对够他受的了!……哈哈哈!”“地道”得意地狂笑着。
  
  “道哥果然厉害……小弟真是佩服!只是,那两个叫宏博和佩佳的人……他们也得罪过道哥吗?”小伟有些疑惑的问。
  
    
  “那个叫佩佳的,倒和我没什么仇……他只是碰巧和京强在一个小区里住着……我去绑架京强时,正好被他看见了,才一起顺便抓来……至于宏博,他其实是我姐夫,他在政府上班,当着所谓的人民公仆,表面一本正经,道貌岸然……其实他这些年来,一直背着我姐姐在外面养女人……我看他不爽……才抓他来充数……”
  
  …… ……
  
  两周后,佩佳的尸体被冲到了沙滩上。
  
  ……与此同时,一张名为“网络公司年轻总裁之鬼畜性 爱”的色 情光盘在地下同性恋市场火爆热卖着,据说深受某些偏好重口味的观众喜爱……
  
  …… ……
  
  三周后,京强被人插爆的秘密,已经被全市知道了……有几个痴情的男同性恋甚至找到京强的公司,堵在他办公室门口……只为亲眼一睹那光盘男主角──京强的芳泽……
  …… ……
  
  四周后,警方根据光盘上的内容辨认出了京强就是佩佳死前的最后接触者,并就此对京强展开调查。
  
  …… ……
  
  ──作为男人,总会有自己的秘密。
  
  这些秘密,有些无伤大雅,有些,永远见不得人。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美宠物》
  
  
  
  
  我是一只黑色的猫,黑得没有一根杂毛。
  
  哦……忘记说了,我其实是只野猫……唉……
  
  作为野猫的生活,真的很苦,我的家常便饭就是饿肚子。
  
  但不管有多饿,我总是会把身上的毛舔得干干净净,只为保证自己有个整洁可爱的形象──别的野猫总是觉得我有洁癖。
  
  如果不把自己打理的整洁一点,怎么会有人愿意收养我呢? 饿着肚子舔毛……这绝不是清高摆架子,而是事关身家的大事业。
  
  猫,和人不同,我们并没什么远大理想,只求安稳舒适的三餐一宿,再奢侈一点,春天到来时,能让我们出去见见心仪的异性朋友,温存那么一下下……就已经是天堂一般的日子了。
  
  提到春天的温存……我不禁想多说两句。做野猫虽然自由,可以随意的到处留情……可说实话,*过后,独自一个的时候,我总是更加的孤独……如果,我能保留野猫的恋爱自由,又可以享受家猫的照顾,那该有多好啊!!!
  
  每当我在胡同里发呆, 每天我在墙头打盹 ,每次我在街头踟蹰……其实都是在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有那好心人来收养我。
  
  不吹牛的说,曾经我也有过几段被收养的岁月──只是我自己后来跑掉了。
  
  拿我待过的上一家来说,虽然那女主人对我很好,可家里的小孩却喜欢把我当球踢,当沙包打……折腾得我肋骨都要断了。
  
  这样可不行,我虽然贪恋安逸的生活,但决不能以生命来冒险,我可不希望被那几个虐待狂小孩折磨得面目全非后,再被当作破旧的布娃娃般扫地出门的结局。
  
  ……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一个理想的家呢?
  
  我并不奢求什么,只要能有个不让我饿肚子的好心人,有个挡风遮雨的小窝,不会有小孩打我踢我,这样也就可以了──每天在垃圾堆里翻那些发臭的残羹冷炙时,我都在想这件事。
  
  我并不是一只贱格无耻的猫,但为了生活,我宁愿放弃自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 ……
  
  这天,我正在一户人家的墙头上晒着太阳打盹,我的身体舒服地缩成一团,尾巴放松地卷起……阳光这东西,真好,肚子饿的时候,晒上一晒,可以解决不少问题呢。
  ……
  
  突然,一股久违的香味飘到我鼻子里!
  
  这是……秋刀鱼的味道!……而且是鲜秋刀鱼!
  
  我猫躯一震,差点跌落墙头!
  
  顺着气味散发的方向一看……一碟新鲜结实,香气四溢的秋刀鱼,正在墙里靠门口的地上放着……天啊!真太香了!我这不是幻觉吧!
  
  舔了舔嘴角,我把尾巴竖起,小心调整好平衡,准备奔向那碟要命的鲜秋刀鱼。
  
  鱼鱼别急……我就要来了!!!
  
  ……慢着!……鱼碟旁边……怎么突然多了双脚?!
  
  定睛一看,一双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小脚,正穿着拖鞋站在门边,站在我那亲爱的鱼旁边。
  
  我缓缓抬头……看到一对修长的白腿……再抬头,看到了一副裹在黑色连衣裙的苗条身材,再抬头……我看到了一个面貌姣好的年轻女人,正在眯着眼睛微笑看我……她眼睛好大好黑,即使眯成一条缝也可以看得出。
  
  ……虽然我是只公猫,但也明白此时她不是在向我抛媚眼……应该是阳光的缘由,她才会这样眯起眼睛。
  
  唉……女人啊,你怎么会出现在我那鱼旁边呢?!
  
  近1000天的流浪生涯告诉我……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上次有个兄弟,就是被几根廉价的小鱼骗走,最后和某条蛇一起,成了人类餐桌上的一盘龙虎斗……一想起这事来,我就浑身发抖……这女人放鱼在这里,不会是打我身上这层黑皮的主意吧!我可不要成为猫皮坐垫之类的东西!!!
  ……
  
  想到这里,我骄傲地转过头,翘起尾巴,喵呜一声,跳向墙外。
  
  …… ……
  
  ……唉……那碟救命的鲜秋刀鱼啊……蹲在墙角舔着毛,我觉得更饿了……
  
  不知怎么的……那碟秋刀鱼的倩影总在我眼前浮现,搞得我面对那些日常的垃圾食品时,一点胃口都没有……我好恨那碟秋刀鱼。
  
  到处转着,带着瘪瘪的肚子和一颗不安分的心,我漫无目的转来转去。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又转回了……中午那户人家的门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眼睛贴着门缝,我发现那只盛着秋刀鱼的碟子依旧还在,只是变空了!……没道理啊,如果那碟鱼是诱饵的话,没必要还把盘子留在原地吧!──难道我竟然了错过一次被宠爱的机会?!
  
  ……咬咬牙,我跳上墙头,决心弄个水落石出。
  
  站在墙头,我向房间里窥视着……透过窗户,亮着灯的房间里,白天在门口出现的那个年轻女人,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咦,她怀里竟然有只猫!……一只远不及我帅的灰色公猫!
  
  那只略显肥胖的灰色同类正缩在女人的腿上,惬意地打着盹呢!
  
  “喵!”我站在墙头大叫了一声。
  
  灰猫果然听到了,它睁开眼睛,很快发现了墙头上的我……但他同时也发现,我竟然也是公猫,难免有些失望,于是它身体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懒懒的“喵”了一声。
  
  不要小看这一声“喵”,其实包含千言万语,我叫的一声,是在问:“老兄,她养你多久了?”
  
  他“喵”的一声,表示,“我在这家有几个月了,这里很不错哦。”
  
  嗯,同类的话,是可以相信的,尤其是同性的同类,在某种意义上,更加靠得住。
  
  轻轻的,我从墙头跳到了窗台,又从窗台跳到了地上,走到门口。
  
  我坐在后腿上,整理一下身上的黑毛,把眼睛睁大,尾巴竖起轻摇……整合好一切猫的可爱的元素后,我运了运气,调动全身的柔软神经,对着屋里发出一声最温柔的~~~喵~~~
  
  很快,我听到了穿拖鞋的声音……然后是走路的声音……开门的声音,紧接着,白天那双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又一次出现在了我面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发生的事怎么说呢?……我们猫的表述能力不是很好。
  
  用一句话来概括吧……在这个女人家里住了三天之后,我知道了一件事──原来猫也是有天堂的,而且是活着就能进的天堂!
  
  来她家的第一天晚上,我吃到了两种做梦都梦不到的好东西──嫩鸡肉和沙丁鱼!
  
  第二天,我难以置信地意识到,在这个家里,鲜牛奶竟然可以像水一样喝的,因为随时随地都有!
  
  ……哦,对了,刚进门的那个晚上,我还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华丽的泡泡浴,说实在的,好多猫一直对洗澡这事非常排斥,但我毕竟是一只见过市面的猫,深知主人为猫洗澡是帮它去除从外面带来的那些细菌和晦气,这不仅是一项清净运动,更是一种欢迎仪式,意味着你即将融入这个新家。
  
  享受了这么多……实在应该介绍一下这位对猫如此好的女人和她的家。
  
  很惭愧,由于家里从未来过客人,也就听不到她和别人的交谈, 所以,我并不知道她的真正名字, 但根据她喜欢穿各种黑色的裙子的特点,我暂且叫她黑裙吧。
  
  黑裙是个很迟睡的女人,起的也很迟,她一般是中午出门几个小时,下午回来之后一般不再出去,我还真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但我也懒得去猜──对猫来讲,人类只分两种,喜欢猫的和不喜欢猫的。
  
  黑裙居住的这个院子很大,似乎是传说中的别墅,诺大的地方,只有她一个人住。
  
  她在院子种了很多花,很好闻,我无聊时常去花丛里扑蝴蝶玩。院子有6个房间,我去过其中的五个,另一个我猜是仓库,在院子的一角,门始终锁着,我从未进去过。
  
  黑裙以前是把胖灰(我给灰猫起的外号)抱在腿上看电视的,自从我来之后,她喜欢让我们趴在她身边,左右一边一个,她会时不时地用双手两边同时抚摩我们的脑袋,呵呵,她的手凉凉的,夏天被她这样摸着还是满舒服的。
  
  虽然自认从每个角度来讲,我都比胖灰帅上很多,可爱很多,但黑裙并没有明显的偏爱我,在我看来,她很懂得猫们的感受,我们两个在她家里享受的待遇基本相同,真是因为这样,我和胖灰才相处的很融洽,如果她过于偏爱我,胖灰不嫉妒才怪──毕竟我们猫是很敏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有一点不得不说……黑裙很不喜欢我们出去。
  
  有次我吃饱了没事干,发飙跳上墙头散步,正当我准备跳到墙外时,我发现黑裙正站在窗口隔着纱窗看着我……她看我的眼神,是如此的失望和不安……她的眼睛很大,我可以从里面读出好多东西。
  
  既然黑裙主人对我这样好,我为何要让她不开心呢?反正院子里也很大,足够我活动的了……于是,我打消了跳出墙外的念头。
  
  当我的黑色身体落回院子里的那一刻,黑裙主人的脸上,出现了欣喜和满足──就算隔着纱窗,我也看得出。
  
  从那以后,我就没再跳上墙头。
  
  …… ……
  
  有天中午,黑裙出去买东西了,我和胖灰在房间里的地板上玩着摔跤。
  
  “…喵呜…”
  
  听到这一声,我和胖灰迅速停止了打闹,一起把脑袋转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呵呵,原来有只黄色的猫咪,正蹲在墙头看我们呢!──来这里快一个月了,我第一次见到有猫出现在墙头。
  
  而且,这是一只雌猫。
  
  我和胖灰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喵”了一声,作为对她的回应。
  ……
  
  几秒钟后,通过墙头上那只雌猫看我的眼神和肢体语言──我知道她看上我了。
  
  但我对她没什么兴趣……毕竟我喜欢的是那只叫小白的猫,她娇小洁白的身躯和长长的腿,才是我永远的最爱……而墙头上这只猫,对我来说,有些太肥……太花了。
  
  正在我打算叫胖灰继续玩的时候,我发现这家伙的眼睛都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明白了,原来胖灰看上这只肥肥的小黄猫了。
  
  “胖灰,别摇尾巴了!黑裙临走时,已经把房门锁上,窗户上又有纱窗……就算把你的粗尾巴摇断,也碰不到她一根毛啊!”
  
  但如同没听见我的话一样,胖灰竟然笨拙地跳上窗台……隔着纱窗和那只黄猫眉目传情,看得我目瞪口呆!
  
  …… ……
  
  哦,我知道了──胖灰被养太久,几个月没见过异性……所以才会表现的如此饥渴。
  
  和他不一样,我上个月还和小白幽会过一次呢……当然,那是我跳进院子之前的事了。
  
  对啊……我从街头消失、进到这个新家之后,小白就见不到我了……她现在怎么样了呢?
  
  想到这里,我反倒有些担心了──毕竟很多雄猫都在追小白……
  
  可是……黑裙主人不喜欢我出去……唉……我那可爱的小白啊……
  
  “……咔嚓……。”
  
  正在我浮想联翩时,一阵开大门的声音响起──看来黑裙主人回来了。
  
  “看看妈妈今天给你们买了什么?今晚大家有沙丁鱼吃哦!”黑裙在院子里透过纱窗微笑看着我们说。
  
  忘记说了,黑裙一直自称是我们的妈妈……好似我们是她的孩子一样,呵呵。
  
  听见主人的声音,我和胖灰同时走到门口,这么好的主人回来了,自然要欢迎一下。
  
  可她刚把房门打来,胖灰就嗖的一下,擦着她的黑裙,从她身边窜了出去!
  
  “……小灰,你去哪里?”黑裙紧张的喊着。
  
  我眼见着胖灰蹿到墙边,蹬着它的短腿……奇迹般爬上墙头!……这小子,我一直以为他太胖而上不去墙呢……一只小黄猫的出现,竟然可以把它哄成这样。
  
  “啪!”
  
  胖灰和黄猫并肩跳出墙外的那一刻,黑裙手中的购物袋跌落在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有鱼肝罐头……沙丁鱼……各种口味的进口罐装猫粮……黑裙从不买大袋的猫粮──虽然那种要便宜很多。
  
  “小灰,快回来!!!”黑裙跑出门外。
  
  但据我估计,等她打开院子大门时,胖灰早已和那只黄猫跑出很远了。
  
  ……很快的,黑裙主人回来了……她皱着眉头,嘴唇紧抿着,脸上明显带着失望和愤怒。
  
  是啊,如果换成我,我也不会高兴……大热天出去,为你买那么多好东西回来,你却像急色鬼一样借机蹿了出去……
  
  无耻的胖灰……伤心的黑裙……
  
  想到这里,我急忙走到黑裙主人脚边,眯着眼睛,用头去蹭她的腿……我想,她此时需要我的安慰。
  
  黑裙把我一把抱起,贴在胸前……我听得出,她此时的心跳很快……是为我的举动而开心吗?
  
  ……还是被胖灰给气的?!
  
  当天晚上,胖灰没有回来。
  
  陪黑裙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趴在了她身体的右边。
  
  但她轻轻将我抱起,放到了她的腿上。
  
  从她抚摩我的动作中,我隐隐产生了一种感觉……无论胖灰回来与否,我都将是黑裙的最爱了。
  
  其实胖灰肯定会回来的,就算它和那只小黄猫玩得再开心,也总要吃饭睡觉不是?……我不信他会舍弃这里天堂一般的生活。
  
  但第二天早晨,我没看到胖灰回来。
  
  第三天早晨我醒来,也没看见胖灰……好奇怪哦。
  
  
  
  第四天下午,我午睡醒来,发现黑裙不见了。
  
  ……估计是出去买东西了吧?我伸了个懒腰,竖着尾巴走在房间里想。
  
  咦……怎么今天房间的门没锁?!
  
  每次黑裙出去,都要锁上房门和大门的……现在大门关着,房门却开着。
  
  怎么回事?……难道她今天急着出去……忘了?
  
  我走到房门口,发现院子一角的那个房间门正半开着。
  
  难道黑裙在那个房间里?!
  
  “啪!”
  
  突然,那个房间的门紧紧关上了!
  
  看来黑裙果然在那个房间里。
  
  ……她在那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干什么呢?为什么要关门?
  
  我很好奇。
  
  无声无息地走到院子角落的房间旁,我抬头仔细打量这个我从未进去的神秘房间。
  
  这房间虽然没有窗户,但在靠近房顶的地方,倒是有个排风扇孔……嗯,我决定上去试一试──自己混迹街头时,可是一等一的攀登高手。
  
  ……一分钟后,我已成功地爬到房顶,脖子伸长,把头探出房檐……好似一只倒挂的大蝙蝠般,我从那个排风扇孔向房间里窥视着。
  
  虽然这样看东西都是倒过来的,但起码能看得清楚──黑裙果然在房间里!
  
  这房间很大,虽然没有窗户,但亮着灯……来自天花板的惨白灯光照在身材窈窕的黑裙身上……竟让我觉得有几分诡异。
  
  此刻的黑裙正背对着我,在她面前有张很大的桌子……她手里正忙碌着什么我看不到……我还是第一次从这样的视角观察黑裙,从前我只能仰视她,现在我却是居高临下。
  
  这房间其实很空……除了那桌子,还有一排靠墙的柜子,除此之外,连张椅子也没有……看着墙边那一排柜子,我觉得有几分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正在这时,黑裙的身体向左移动,她开始侧过身……这下,我看见了她手里的东西!
  
  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把沾满血的剪刀……她正在剪开桌子上胖灰的肚皮!!!
  
  ……!
  
  然后她把手伸进胖灰肚子里……开始从里面掏东西出来……
  
  ……看到堆在胖灰身边……那一滩刚从它身体里…掏出来的各种内脏……我差点从房顶掉下来!!!
  
  ……黑裙一边从胖灰肚子里掏东西出来,一边自言自语着:
  
  “……小灰,你当初进来并没有错,因为我会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你……错就错在你不该从我身边跑开……你从我身边跑开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你不该跳出墙头离开我……你跳出墙头离开我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你竟然因为肚子饿了才回来找我……妈妈这样爱你……你把妈妈当作什么了?!……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需要我了才回来……你和那些男人有什么区别……你对得起这样爱你的妈妈吗?!”
  
  
  
  
  “……噗!”不知道她捏碎了什么器官,胖灰的血溅到了黑裙的脸上……她擦都不擦一下,任凭那暗红的猫血在她苍白的脸上流着……
  
  ……天啊!!!
  
  我看得很清楚……胖灰此时竟然还没死!!!……它暗淡的眼睛里,还有一丝生气……但我估计他撑不了多久……
  
  ……看来黑裙是先把胖灰麻醉之后,才开始对它活体解剖的!!!
  
  ……原来……原来这黑裙女人是个变态的疯子!……可她把胖灰的内脏掏出来……到底想干什么呢?
  
  …… ……
  
  把胖灰的内脏仔细淘空之后……黑裙从桌子上抓了一把类似草药的东西……填到了胖灰的肚子里!……填满之后,她开始把胖灰的肚子缝起来……而此时胖灰的尾巴……竟然还在动……看来,我们猫……的确有九条命……
  
  但我猜此时的胖灰,肯定宁愿自己只有一条命……那样还可以少受点折磨……
  
  ……我看得要吐了……就算我现在不是倒悬着……我也真的要吐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我还有问题不明白……
  
  接着,黑裙把肚皮缝好的胖灰从桌上抱了起来……她又想干什么?!
  
  ……只见她把胖灰抱到靠墙的那排柜子前……打开其中的一个。
  
  “……小灰……虽然妈妈已经尽最大的可能对你好,但你还是离开了……妈妈没有选择,只能让你和它们一样……作一只永远陪在妈妈身边的完美宠物……趁你还有气……向你介绍一下……这只是小花……它静静坐在这里已经有三年了……这只叫美美……”
  
  …… ……!
  
  当黑裙打开第三个柜子……当我看清里面的东西时……我从房顶掉了下来……
  
  …… ……
  
  如果,你在小巷里看到一白一黑两只野猫并排走的话,如果那只黑猫很瘦但很干净,如果那只白猫很小,但腿很长……那很可能就是我和小白。
  
  是的,我从那个家里逃出来了。
  
  虽然黑裙对我确实很好,但我真的不想作一只完美宠物……只有做成标本的宠物──才是她的完美宠物。
  
  像这样的宠物……她已经有好多了……不缺我一个。
  
  …… ……
  
  对了,你也许会问……我那天为什么从房顶掉下来?我究竟在第三个柜子里看到了什么?
  
  ……那天,在黑裙打开的前两个柜子里,我看到的是宠物标本……第一个柜子里有两只猫……第二个柜子里……是只大狗……
  
  在第三个柜子里……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两眼变成黑洞……干尸一般的男人……
  
  …… ……
  
  原来黑裙身边那些靠墙立着的,根本不是一排柜子……而是一排竖起来的棺材。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人儿》
  
  
  
  
  “这两个……怎么和其他的不一样?”
  
  司凯指着一堆石头小人儿里与众不同的那两个问着摊主。
  
  “呵呵,先生真有眼光,这两个看起来比较特殊的,是最开始的母版呢……这一大堆小人,都是照着它们的样子做出来的。”摊主指着那两个脸上没有表情的小石人说。
  
  “我能拿在手里看看吗?”
  
  “可以……给您。”摊主把那两个中号香水瓶大小的小石人递给司凯。
  
  司凯仔细地端详着手里这两个小石头人……虽然这两个同其他小人一样,都是汉白玉做的,都是古装打扮的男人样子……但其他的小石人都是面带笑容,眼睛眯起,嘴角上扬……唯独这两个没有任何表情……嘴唇紧抿,眼睛平视……如同陌生人在路上擦肩而过的冷漠面孔。
  
  “……不瞒您说,这批小石头人儿我卖得相当好,人多时,一下午就能买二三十个……但唯独这两个小人我一直没卖出去……您想买的话,我送个人情──买一赠一……两个一起买走,只收一个的钱……您看怎么样?”
  
  “……买一赠一的话……要多少钱?”
  
  “三百,三百块钱,您把这两个一起拿走。”
  
  “三百!!!”司凯吓了一跳,“太贵了吧……你当这是古董吗?!”
  
  “呵呵,货卖有缘人……喏,给您一个脸上带笑的普通小人儿……只要和手里这两个不笑的比一下,您就知道了。”摊主边说边又递过来一个。
  
  ……果然,司凯刚接到手里,就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同。
  
  虽然看着材质都一样,但笑着的小人拿在手里很轻,手感很糙……而不笑的小人手感却非常圆润,不但重了很多,拿在手里……更是有种说不出的质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7 06: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堆带笑的小人儿,只要50块钱一个……但都是从工厂出来的货,是机器成批刻的……这两个不笑的小人儿,可是纯手工一刀一刀刻出来的……您自己感觉一下那手工的精细,别说五官和眉眼,就连衣服摺,都跟真的一样!……绝对物有所值,您拿回家去,无论摆什么地方都好看,包您越看越喜欢。”
  
  “……两百块钱,两百块钱我就买。”司凯摸摸钱包──他对手里这两个面无表情的精致小人……有种莫名的好感。
  
  “两百太少了……最少两百八……您可是花一个的钱买俩呢!”
  
  …… ……
  
  五分钟后,以两百四的价格,司凯买下了这两个已被他在手里攥热的石头小人。
  ……
  
  回到家里,司凯把这两个小人摆在桌子上,开始仔细端详起来。
  
  ──这两个小人都是纯白色的,同样的打扮,同样的面无表情……但仔细看还是有区别的──其中一个,双手背在身后,脸型较方;而另一个,则是手臂自然垂在身体两侧……是个下巴尖尖的瘦长脸。
  
  “……刻得真精细啊!……比例,细节都和真人一样!”司凯盯着两个小人看了半天,不禁出声赞叹起来。
  
  “……哦……原来这个方脸的……不只是背手这么简单!”──他又有了新发现。
  
  在桌子后面的墙上,有一面硕大的镜子,从这面镜子里,正好能看到这两个小人的后背。
  
  通过镜子,司凯发现,手在身后背着的方脸小人,它手里似乎握着一个细长的东西……但那东西只能看到一点点,剩下的大部分,都藏在了它的袖子里……看不清是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8 00: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夜黑话我记得 很好看的~ 不过不知道'白夜黑话'是什么意思..

先回复再看看吧 看的正爽快就被打掉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1: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__Lorraine. 发表于 2012-12-18 00:22
白夜黑话我记得 很好看的~ 不过不知道'白夜黑话'是什么意思..

先回复再看看吧 看的正爽快就被打掉了= = ...

原作者的昵称叫白鞋,大概跟这个有关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 ……
  
  把两个小人反过来调过去的研究了好一阵之后,司凯得出一个结论──今天的消费是物有所值的,这两个小东西的确是罕有的精品……至少他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精细的东西。
  
  …… ……
  
  第二天,司凯起床洗漱完毕之后,在桌子前面梳头──他家的洗手间很窄,而且与洗手台前的镜子相比,他更喜欢对着桌子后面的大镜子整理仪容。
  
  头还没梳几下,司凯就在镜中看到桌上有东西动了一下。他眨眨眼睛,仔细看看桌上的几样东西──手动刮胡刀……昨天买的那两个小人……几瓶护肤的乳液之类……没什么东西会动啊!?……他觉得是自己眼花了。
  
  梳完头,他把梳子放回桌上,转身准备走向门口,出门上班。
  
  就在司凯要转身的那一刻,他眼角的余光,看到桌上又有东西动了一下!
  
  司凯揉着眼睛,盯着桌子上仅有的几样东西看了半天……没发现任何异样,虽然开着窗,但桌子上并没有任何会被风吹动的东西。
  
  ……难道我今天连着两次眼花?
  
  司凯觉得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看看挂在墙上的钟,距离上班时间还有20分钟,时间并不允许他继续怀疑自己了,快步走到门口,穿上鞋子,司凯出门上班。
  
  刚走到楼下,他突然感觉有水滴在脸上,抬头一看,原来开始下雨了。
  
  “该死!”他猛然想起自己没关窗户。
  
  跑步上楼,司凯打开房门,走到窗前,仔细把窗户关好──窗前有不少电器,被雨淋到可就惨了。
  
  经过桌旁的镜子,准备出门时,司凯习惯性地对镜整理了一下领带,就在这时,他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件怪事。
  
  ──两个原本背对着镜子的小人,现在都是脸朝着镜子的。
  
  两个小人现在正背对着自己……从镜子里,司凯看到,那两张面无表情的脸仿佛正在注视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的一整天,司凯都无法专心工作……他把那两个会转身的小石人带到了公司里,摆到了办公桌上,有空就盯着看,想观察它们到底会不会再转身移动。
  
  但很遗憾,直到司凯下班,这两个小人也没有动一下。司凯甚至怀疑起自己那时是不是看错了。
  
  下班之后,司凯把两个小人带回了家,除了不喜欢在公司里放太多私人东西之外……他还觉得,这两个小人不应该被别人看到……他也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 ……
  
  当晚,上床睡觉前,司凯把两个小人以背对镜子的姿势摆回了桌上,……并且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作为证据,以便明早查对它们是否在夜里偷偷移动过。
  
  关灯以后,司凯盖着毯子躺着床上,眯眼看着桌上那两个小人。
  
  ……窗帘的一角没有拉严,月光狡猾地从这个仅有的缝隙射了进来,照在桌上,照在那两个小人身上。
  
  两个小人在月光下静静地立在那里,它们原本就是纯白色的身体,现在显得更加晶莹……盯着看久了,司凯竟然产生一种小人儿是有生命的感觉。
  
  ……这两个白色、香水瓶大小的石头小人儿,真是有种难以言喻的诡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渐渐的,司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 ……
  
  第二天,司凯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桌上那两个小人儿。
  
  ……但根据昨晚拍下的照片,司凯这次可以确认,它们昨晚没有移动过。
  
  “……呼……看来昨天肯定是我自己的记性出问题了。”司凯松了一口气,说也奇怪,发现小人昨晚没动之后,他心里隐隐有种莫名的失望。
  
  摸摸下巴,司凯在桌后的镜子中打量了一下自己──他发现该刮胡子了。
  
  在脸上摸了点剃须的乳液,司凯拿起桌上的手动刮胡刀,开始刮起下巴上的胡须来。
  
  “哎呀!”
  
  一个不小心,他刮疼了自己……用手一摸,原来下巴上鼓起了一个小小的青春痘,隐藏在胡须里,正好被锋利的刀片刮破了。
  
  虽然他迅速用手按住了伤口,但还是有一滴血滴了下来……“真倒霉!”,司凯捂着伤口,跑到洗手间去拿创可贴和纸巾。
  
  把下巴上的伤口贴好之后,司凯拿着纸巾回到桌前,准备擦干刚才滴到桌上的血。
  
  但他找了半天,发现桌子上……并没有任何红色的液体……“我刚才那滴血到哪去了?!”
  ……
  
  他纳闷地拿起刮胡刀,准备拿到洗手间冲掉上面的胡茬和血迹……但他惊讶地发现,除了黑黑的胡茬之外,刀片上干干净净──竟然没有一丝血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异军休闲社区  

GMT+8, 2019-3-26 01:57 , Processed in 0.03368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