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军休闲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楼主: miss 离银

[轉載]白夜黑话──最可怕的事情,常常发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司凯低头看看桌上那两个小人……他发现那个方脸的小人……似乎正带着笑意看着他!
  
  是的,没错,它那原本紧抿的嘴角现在上翘了──仿佛看到了什么高兴的事一般。
  
  而且,不只是这样……司凯发现,这个背着手的方脸小人,它现在的颜色似乎更深了一些,相比于旁边的那个瘦长脸,它的方脸上……似乎带了一点浅浅的红色。
  
  司凯摸着自己下巴上的伤口,看着那一点血也没有的刮胡刀片……他猛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撕开下巴上的创可贴,司凯用手指按了一下伤口,沾了点血。接着,他把那个带血的手指按到了嘴角上翘的方脸小人头上。
  
  当他把手拿起来时,发现手指上竟然不剩一点血迹,比海绵吸的还干净!
  
  ──这小人果然可以吸血!
  
  狠了狠心,司凯用刮胡刀片在手指上划了一下,随着皮肤的裂开,鲜血迅速从伤口中涌了出来,汇聚成一滴……忍着疼,他小心地把那滴鲜血滴到了方脸小人头上。
  
  下一秒,司凯看到了这辈子最诡异的事情!
  
  那滴鲜血滴到方脸小人头上之后,竟如同滴到纸巾上一样,迅速渗了进去!!!……而且那方脸小人的颜色,也在瞬间变深了一些……尤其是它的脸上的红色,和旁边小人的瘦长白脸相比,更是对照鲜明!!
  
  ……难道用血……可以让它们变成活的……?!
  
  伴随着砰砰的心跳,司凯把割破的手指移到了瘦长脸小人头上──他准备给它也来一滴血试试看。
  
  “他不喝血的,只滴到我身上就行了!”
  
  ──司凯突然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种微弱但嗓音很粗的男人声音……可司凯并没看到哪个小人的嘴巴在动。
  
  从内容推断,这句话应该是方脸小人说的……既然血滴到他身上都会被吸收掉,说话也不是什么太神奇的事了。
  
  “把我转过来脸朝镜子,你就能看到我在说话了。”司凯又听见一句。
  
  把方脸小人转了个身,让它脸对着镜子,之后,司凯顺便把瘦长脸也转了个身,让它们都脸朝镜子。
  
  “他没被唤醒,现在还不能说话。”──从镜子里,司凯清楚地看到,方脸小人的嘴巴在动着。
  
  “……为什么你会说话……?”
  
  “因为你把我放到镜子前,还喂我以鲜血,如果不是你刚才那滴血,我会一直沉默下去。
  
  ……除了皮肤的颜色,方脸小人在镜中的表情宛若真人一般。
  
  “太神奇了!”司凯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要问你些什么呢……对了……昨天,你们到底转身了没有?”
  
  “有,我们转身,是为了在镜中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上一次,我看到自己,是在29年前。”
  
  “29年!……你们……经历过很多吗?”
  
  “我们被制造出来,已有几百年了……但我们曾换了很多主人。”
  
  “是谁?……是造的你们?”
  
  “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把我们雕刻完成之后,她就心力交瘁而死了。”小人脸上的表情有些沉痛。
  …… ……
  
  “……为什么你旁边这个不说话?” 司凯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以人的鲜血为食,他以人的阳气为食,睡觉前,把他放在你枕边,第二天,他就和我一样了,但你直接看不到我们说话,你可以听到声音,只有对着镜子,才能看见我们动作。”
  
  “我有个疑问,你们不是石头做的吗?为什么会……”司凯心里升起一股寒意。
  
  “我们确实是石头做的,但我们和人一起生活的太久了,伴在他们身边,观察他们生活己有几百年,渐渐的,我们也有了生命,不再只是石头人,……不只是我们,即使你把一块木头,或者用泥土做*形,每天和它一起生活,只要超过50年,它也可以像我们一样。”
  
  “……那这世界上像你们一样的小人儿不是很多。”……司凯突然想起了那些佛像……它们也是和人一起生活,为什么它们不会开口?
  
  “有生命的小人儿,确实有很多,多得远超你们的想象,但让我们开口说话,需要极大的机缘。”
  
  “机缘……你指的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我来说,你带我回来之后,如果没有把我摆在镜子前,也没有滴血在我身边,那我会一直沉默下去──如同一块真正的石头。”
  …… ……
  
  “原来是这样啊!”从自己第一眼看到小人儿就感到好奇,然后买回家,放到镜子旁……司凯觉得,这机缘真的有够大。
  
  “……嗯……会说话,能吸血,又是石头做的……你到底是什么呢?”
  
  “我是一个听候主人差遣的小人儿,让我开口的人,就是我的主人。”
  
  “……你都能做些什么呢?”有一瞬间,司凯狂喜地想到了阿拉丁神灯。
  
  “我能为你杀人。”
  
  镜子里,方脸小人一把抽出袖里的剑──尽管他在桌上是一动不动的。
  
  …… ……
  
  “……除了杀人呢?!你还能做别的事吗?”
  
  “把我颠倒过来,看看我脚下的字。”镜中,方脸小人失望地把剑收回袖子里。
  
  司凯轻轻拿起方脸小人,颠倒过来一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人脚下刻着两个非常细小的字,看了半天司凯才辨认清楚,那两个字是──死红。
  
  
  “我只能作这一件事,否则雕刻的时候就不会让我拿着剑──我被制造出来,就是为了见血。”被司凯放回桌上后,小人在镜子里这样说。
  
  …… ……
  …… 
  
  当晚入睡时,按照方脸小人所说的,司凯把那个瘦长脸的的小人放到了枕边。
  
  方脸小人那可怕的单一功能,让司凯很失望……他希望这个瘦长脸可以带来惊喜。
  
  “这个瘦长脸小人儿,会不会是个招财童子呢?”当晚入睡时,司凯看着枕边的那个小人胡思乱想……想着想着,他渐渐睡着了。
  
  这夜,司凯作了一个久违的好梦,在梦里,司凯梦见自己一夜暴富,万人敬仰,身边佳丽成群……
  …… ……
  
  这个美梦好长,直到第二天醒来,他才发现一切原来都不是真的。
  
  睁开眼睛,看到的还是那个不大的家;摸摸枕边……昨晚放在那里的小人还在。
  
  拿起那个瘦长脸小人一看……司凯觉得它比昨天更白了,对着亮处一照,竟然白的有些透明!
  
  把瘦长脸小人拿到镜子前时,司凯看到自己在镜中的脸,竟然多了几分憔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现在能说话了吗?”司凯低头看着小人在镜子里的瘦长脸。
  
  “可以说话了,谢谢你的阳气,主人。”桌子上, 瘦长脸小人一动不动,但在镜子里,它笑着给司凯深深鞠了一躬。
  
  “你……可以为我作什么吗?”司凯满怀期待地问。
  
  “我可以给你的仇人带来厄运。”
  …… ……
  
  “……除了给别人带来厄运之外,你还能作什么吗?”
  
  “不能,主人,我被雕刻出来时,就带着这个使命。”
  
  司凯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个小人也不是什么善类!……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想了想,司凯拿起这个瘦长脸小人,慢慢颠倒过来……眯着眼睛,他终于看清了刻在小人脚下的那两个小字──命白。
  
  死红……命白。
  
  “……它们能帮我做什么呢?”
  
  一个是只能杀人,一个是只能给别人带来厄运……唉……
  
  想了很久之后,第二天,司凯把那两个小人锁进了抽屉里。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周之后,司凯在低头系鞋带时,竟然一头栽倒……虽然他很快就爬了起来,但同事都说他脸色很差。
  
  周末去医院一检查,医生竟然说司凯贫血。
  
  “…贫…血?…我怎么会贫血呢?!”司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突然,司凯想起了家里那两个被锁在抽屉里的小人儿──死红和命白。
  
  ……回到家里,司凯打开那个放着小人的抽屉一看……所见的情景让他吃了一惊!
  
  ──叫命红的方脸小人,现在全身已经变成粉红色……而那个瘦长脸的命白,也变得更加透明!
  
  “……你们……你们怎么变了好多?!”
  
  “因为你一直在喂我们。”两个躺在抽屉里的小人异口同声地说。
  
  “……什么?!我没有继续滴血给你啊……我也没有让你在枕边吸我的阳气!”司凯把两个小人拿到桌上,摆到镜子前。
  
  “只要被人唤醒,我就会自动从唤醒我的那个人身上吸血的……主人,我也是,不管你是否把我放在枕边,被唤醒以后,我就会一直吸你的阳气。”两个已经不再是白色的小人,在镜中表情平静地说。
  
  “你们这样,我怎么办?!我已经贫血了……你们不能再这样了!!”司凯喊了起来。
  
  “主人, 这个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只要我们被唤醒,就会一直仰仗唤醒者生活──直到他死为止。”命白眨巴着眼睛说。
  
  “你们这样的话,估计我也活不长了!……我死了你们怎么办?!”
  
  “我们会褪回白色,等待下一个人将我们唤醒。”死红和命白再次异口同声的说。
  
  “这样可不行……不管你们会怎样,我受不了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非常感激你把我唤醒,但如果把我随便丢掉的话,你就成了我的敌人,无论你把我丢到哪里,我都会回来找你。”死红仿佛猜出了司凯的想法。
  
  “可你们一直这样从我身上吸东西……我活不了多久的!”司凯的声音在颤抖着。
  
  “主人,我们并不一定要依靠你的鲜血和阳气……我们其实更喜欢另外两种东西,这两种东西可以让我们更好的修行……但你身上没有。”命白狡黠地眨着眼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东西?!……快告诉我!”
  
  “仇恨”──死红眼睛发亮的说。
  
  “怨怒”──命白大口咽着口水。
  
  …… ……
  
  “可我并没有仇恨和怨怒啊!我现在并不怨恨谁……也想不到有什么仇人……”司凯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来到这世上已有几百年,经历过很多事情,换过很多主人,大多数人都利用我去报仇,去消灭敌人,他们的仇恨,曾使我的身体变成了血红色……像你这样把我锁起来闲在抽屉的,还是第一次。”死红不解地说。
  
  “主人,怨怒这东西,不一定要恨之入骨才能产生,也许是一句不敬的话,抑或是一个轻蔑的眼神……这些小事都可以化成愤怒和怨气……或者你仔细回忆一下,哪个女人曾经背叛过你?……哪个朋友曾经欺骗过你?……在这世上,肯定有那对不起你的人吧。”
  
  …… ……
  
  “是啊……你这样说,我才想了起来……确实有对不起我的人。”司凯沉默了很久才缓缓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司凯想起了那个贪恋财富而投入别人怀抱的漂亮女友……而那个男人,正是司凯的好友……每次想到她,司凯就心痛很久,但司凯从来没有怨恨过她……只是怪自己没能力让她幸福。……女人离开以后,司凯曾无数次试图把她忘记……但又总是会不争气地想起她来……每次想起她,司凯都会陷入自责……这种痛苦,折磨了司凯很久,现在说来,以小人儿的标准,司凯觉得最对不起自己的,应该就是这个把他心彻底淘空,让他无法再去爱上别人的女人了。
  
  “……我现在感受到了仇恨……我也感受到了怨怒……”死红和命白开始兴奋起来。
  
  “你们……己经感受到了?!”
  
  “当你产生恨意和怒气时,我们就可以知道你的心思!“镜子里,命白的瘦长脸显得无比狡诈。
  
  “只要你愿意,我会让那个男人死于非命。”死红拔出了袖子里的剑。
  
  “只要你愿意,我能让那个女人孤独到死。”命白摩拳擦掌。
  
  “……我……”
  
  司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虽然开始恨这两个人……但他不想给他们那么重的惩罚……
  
  “你可以留他一命吗?……比如让他残废之类……给个教训就好吧。”司凯看着脸色越发红润的死红说。
  
  “我之所以叫死红,是因为出手必杀人。”死红自豪地说。
  
  …… ……
  
  “……你们上一个主人是什么样的人?他曾用你们作了什么?……有和我类似的情形吗?”看着两个残忍的小人儿,司凯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上一个主人,是个嫉妒心极强的女人,她开始只用我杀死了情敌和负心人,呵……到后来,她喜欢上了这种泄愤的方式……她几乎用我杀死了所有她能想到的仇人……”看得出,死红很怀念她。
  
  “嗯,是啊……她还用我诅咒了所有身边的人……她怨恨所有过得比她好的人。”命白眯着眼睛。
  
  “……后来呢?!她养了你们多久?”
  
  “并不久,只有7年……她杀死了所有的朋友,最后她自己也孤独而死。”死红低下了头。
  
  “她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人……唉……”命白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们才会流落到市场上。”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恐怖分子》
  
  
  十五年前,汉城仁川机场──哦对,现在改叫首尔机场了。
  
  二楼的候机大厅里,几百名乘客在无聊的等待着,等待着去往另一个地方。
  
  此时的天,正下小雨。
  
  候机大厅的蓝色长椅上,有两个并排坐着的男性乘客格外引人注目。其中一个戴着墨镜,身穿大敞的夏威夷衫,从领口露出的,除了胸毛,还有一条粗壮的金链,圆滚滚的肚子坠在两腿之间, 身边放着一个密码箱……他整体给人的感觉,好似一个刚中了大奖的相扑选手。
  
  并排坐在旁边的,是个黑瘦的男人,此人嘴唇紧闭,不大的眼睛如怕光般眯成一条线, 挺直的上身穿着黑衬衫,下穿白色的裤子,双腿并拢……他端正地坐在那里,和身边的金链胖男形成鲜明对比。
  
  远远看去,金链胖男如同是白裤男子的跟班,白裤男子又像是金链胖男的保镖……反正这两个人不像是朋友。
  
  虽然看不到胖男墨镜后的眼睛,但他此时好似已经睡着了……要么就是他喘气的声音太粗,如同打鼾。
  
  “这位先生,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吗?”白裤男子突然偏过头,问着身边似已经睡着的金链胖男。
  ……
  
  “你说什么?!”金链胖男扭动短粗的脖子,费力转过头,隔着墨镜看着白裤男子──他原来没睡。
  
  “你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吗?”白裤男子口气不变地重复了一遍刚刚说过的话。
  
  …… ……长达半分钟的沉默…… ……
  
  “不知道,你知道吗?!”胖男人摘下墨镜,眼睛瞪圆看着白裤男子,脸上的表情,好似在看外星生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知道你自己什么时候死?!”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但我知道你什么时候死。”
  
  “……哦!有意思,我会什么时候死?!”
  
  “你会在二十分钟之后死。”白裤男子说话时,面无表情。
  
  “你在咒我吗?!你小子才二十分钟之后死呢!”金链胖男声调开始变高,脸上的肉在抖。
  
  “信与不信,结果都一样。”白裤男子把手指伸直,看着自己的掌心,好像上面有张藏宝图一样。
  
  “你的口音很奇怪……你不像是南韩人!” 半分钟后,金链胖男问了这样一句。
  
  “……还剩19分钟,建议你给家里打个电话,交代一下后事。”白裤男子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小子,你想挨揍吗?!你知道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金链胖男大幅度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有些按捺不住了。
  
  “反正你快死了,而且不只你一个人死。”白裤男子依旧面无表情。
  
  “……你像是北韩的……你不是带炸弹的恐怖分子吧?!”胖男突然脸色骤变。
  
  “带炸弹的恐怖分子?……什么炸弹?什么恐怖分子?我单衣单裤,有地方藏炸弹吗?”白裤男子微微一笑。
  
  说完这句话,他就起身走开了。
  
  胖男看着白裤男子空手离去的背影,又看看墙上的时钟──现在是16点21分。
  
  19分钟之后……是16点40……不正是登机的时间吗?!
  
  难道他真是那些劫机的北韩恐怖分子……!!!
  
  胖男脑海里,迅速闪过87年大韩航空那场空难……那架被北韩恐怖分子在空中爆破的波音707……被炸毁的飞机坠入大海,机上一百多人尸骨无存……又闪过美国人对大韩航空做出的评价──“大韩航空是航空界安全记录最差的航空公司之一”……
  
  “……刚才那白裤小子的口音……很像是北韩口音,没错,就是平壤口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这里,胖男费力地站起身来,拎着密码箱,以难以置信地速度向机场服务台飞奔而去。
  
  …… ……
  
  五分钟后,大厅播音喇叭开始播报一则紧急通知 ──“各位乘客请注意,因天气原因,本机场的所有起飞航班将有所延误,目前确切时间尚无法估计,请大家耐心等待,并配合机场人员的工作,因此而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谢谢合作……”
  
  
  “真该死!”
  
  “航空公司总是这样,真不像话!”──消息还没播完,大厅里乘客的抱怨声便开始此起彼伏。
  
  楼外的停机坪上,大批安保技术人员正在紧急忙碌着──几分钟前,他们接到飞机上可能有爆炸物的通知,马上进入高度戒备状态──上一次空难就是因为有人在飞机中转时作了手脚……与此同时,楼内的警卫也开始根据目击者的描述寻找一位穿白裤的男性乘客……
  
  …… ……
  
  “小姑娘,你为什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在机场不显眼的角落,有人正这样问着一个身穿红裙的小女孩,小女孩看起来有十二三岁的样子,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坐在长椅上等候,而是一个人站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窗外。
  
  “我是单独乘飞机的,爸爸妈妈在国外,我这次坐飞机和他们团聚。”
  
  “呵呵……好厉害,你这么小,就可以单独坐飞机了哦。”
  
  “嗯……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单独坐飞机了,机场的叔叔阿姨都已经认识我,他们说我这里唯一的“单飞”儿童,等到了飞机上,就会有人照顾我。”
  
  “哦,是这样啊……叔叔好渴,能把你的水给叔叔喝一口吗?”
  
  小女孩看着面前满面笑容的男人,略微迟疑了一下,但很快她就点头了。“……好吧,这瓶果汁都给你了。”她眨巴着眼睛说──妈妈只告诉她不要喝别人的东西,并没有说不能把东西给别人喝。
  
  从小女孩手里接过果汁,穿白裤的男子缓缓拧开瓶盖,嘴对瓶口喝了一大口。
  
  ……噗!!!
  
  他突然剧烈咳嗽了一下!……满口还没来得及咽下的果汁全部喷在了小女孩身上!
  
  “……叔叔……你干什么!!我的衣服啊!!!”果汁顺着小女孩白皙清瘦的脸蛋向下流淌着,流到她已被果汁弄脏的红裙子上……──她看起来快要哭了。
  
  “哎呀!真对不起,叔叔身上没有纸巾……你快去洗手间里洗一下脸吧!”白裤男人满脸窘相。
  
  “你真是的!”小女孩一跺脚,背着书包颠颠跑进了洗手间。
  
  穿白裤的男人紧随其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 ……
  
  几分钟后,小女孩在卫生间里洗完了脸,换上干净衣服。
  
  “真是的……我最喜欢这条红裙子了。”她边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书包,边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
  
  “啊!”小女孩拉好书包拉链之后,抬头一看镜子,吓得失声大叫。
  
  她发现那个喷了自己一身果汁的白裤男人……此时正站在自己身后!
  
  “小姑娘,你穿这条裙子比刚才那条更好看呢!”
  
  “啊……!”
  
  小女孩飞跑冲向洗手间门口。
  
  “我己经把门已经锁上了。”白裤男人语气缓慢的说。
  
  小女孩猛力推门……但那扇门确实已经锁上了。
  
  “乖,做个听话的好孩子,不要大声叫。”
  
  …… ……
  
  “尊敬的各位乘客,现在一切恢复正常,航班将按照正点起飞,请做好登机准备。”
  
  本来嘴里正在叫骂抱怨的乘客,听到这个消息,纷纷开始整理行李,很多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洗手间里,白裤男人看看表,点了一只烟。
  
  小女孩抱着书包,缩在角落里,惊恐万状地看着背对她站着的白裤男人。
  
  “用手捂住耳朵,捂严一点。”男人对小女孩说。
  
  …… ……
  
  候机大厅里,登机通道已经打开了,排在第一位的乘客,正把机票从口袋里掏出来拿在手上,准备在下一秒递给检票的空姐。
  
  “轰!!!”
  
  就在这时,一声爆炸声响起!
  
  ──足以震碎耳膜的巨响,带来了地__,_震般的震动!
  
  坐在飞机驾驶舱里等待起飞的机长,被眼前的所见吓得目瞪口呆──随着飞机的震动,随着钢化玻璃墙的爆裂粉碎,他看到候机大厅崩塌了!!!
  …… ……
  
  所有不在大厅里、所有在停机坪上工作的人、所有还活着的人──都被吓呆了!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震动过后,机场洗手间里,白裤男子开始拂着身上脸上的灰尘──这洗手间除了掉落几块墙皮之外,竟奇迹般地没有坍塌。
  
  “小姑娘,不要担心,坐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你……叔叔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该走了。”
  
  白裤男子脱下黑衬衫,慢慢解下缠在腰里的绳索。
  
  小女孩看得很清楚,男子把绳索的一头,拴在了窗口的水管上。
  
  …… ……
  
  “叔叔……你的任务是什么啊?……刚才外面到底怎么了……?”她怯生生地问。
  
  “呵呵,你还太小,理解不了国家间的仇恨……至于叔叔的任务是什么,等你出去之后,在电视*上就能看到了。”说话间,白裤男子已把绳索在水管上绑好,穿上衬衫,准备爬上窗台。
  
  “……电视*……?”小女孩不明白他说的话。
  
  “对了,小姑娘,你爸爸妈妈在国外是做什么的?”男子用力抻了抻绳子,确保绑的够牢。
  
  “嗯……我爸爸妈妈都是军人,正在美国受训呢……他们有告诉我说,这次受训是关于……保卫*和打击北韩恐怖分子的……”
  
  “……哦……竟然是这样。”白裤男子站在窗台上,叹了一口气。
  
  “叔叔……你要从窗户跳出去吗?!……你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叔叔,你到底是谁啊?”
  
  “──叔叔就是北韩的恐怖分子啊。”
  
  说完这句话,白裤男子向小女孩挥了挥手,拉着绳子跳出窗外。
  
  …… ……
  
  “昨日汉城机场发生的爆炸,已确认是北韩*所为……此次事故中,共导致226人遇难……其中有19人是机场工作人员……目前在现场找到的唯一幸存乘客……是名十二岁的小女孩,她当时所在的洗手间,是候机大厅唯一未坍塌的地点,能躲过一劫……简直是个奇迹……”
  
  ──电视上,播音员正在播报这样的*。
  
  小女孩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
  
  …… ……
  
  “女儿啊,你没事吧?!”正在美国受训的妈妈在长途电话里问着自己的女儿。
  
  “我一点事也没有……对了妈妈……你猜我昨天遇见了谁?!”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咒信》
  
  “哈,又看到这个了!”
  
  一打开自己的帖子,阿康就看到了那条已经被人转发多次的咒信。
  
  “1945年,非藉少女LATUALATUKA,乘坐小船由非洲漂到美国;一位神秘男人杀死了她,而且在她背脊割了"LATUALATUKA"几个字。一星期后, 这消息传到亚洲.现在你已看完这篇讯息, 如果你……”
  
  “没问题,转发到其他三个帖子里是吧?了解!”阿康对这封咒信的内容熟悉得不能再熟。
  
  想都没多想,他点开“波普”论坛首页,打开排名最靠前的三个帖子,随手按下键盘上的复制,粘贴……不到一分钟,他已把那条被传烂的咒信贴到了三个帖子里。
  
  阿康其实很清楚,自己这样到处贴咒信,肯定会招致别人的不满,甚至有被人肉搜索的危险。所以,为了隐藏身份,他贴这个时,都是用次ID,也就是马甲──“A00K”发的,他可不敢直接用自己那个“阿康”的名字发,这个ID来之不易,是他从别人手里用一条烟的钱买来的,才舍不得乱用。
  
  “叮叮”,有人在QQ上给阿康发消息了。
  
  点开一看,原来发消息这位正是论坛里的红人──小菜。
  
  “阿康啊,又有人发咒信到我帖里了,上次刚请斑竹删过,脑残太多了,烦死= =||| ……你也收到了吗?”
  
  “呵呵,我今早也收到了,不认识这个ID……估计和发你那边的是同一个人吧。”阿康飞速敲着键盘。
  …… ……
  
  阿康确实不认识在自己帖里发咒信的那个ID,但他很清楚小菜帖里的咒信是谁发的。
  
  因为“A00K” 刚才不只把咒信发到了小菜那里, 在“波普” 论坛,排名前三帖子里的咒信都是 “A00K” 发的。
  
  马甲这东西,用处果然很多。
  
  阿康总觉得,“波普”论坛里那些长期置顶的帖子,其实早该退位了,他阿康在 “波普” 混了这么久,发帖无数,但从未被版主看中过,无论是加精,还是置顶,都没他的份……这种长期的被人忽视,让阿康超级不爽……怎么说,他也是 “波普” 的第一批用户。他甚至觉得,“波普”论坛之所以能越做越大,他阿康的努力功不可没……阿康一直想不通,自己如此积极,却始终籍籍无名……他每看到“波普”论坛里那些红得发紫的文章就牙根痒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出于这种心理,三年前,当阿康从某国外论坛第一次看到这条“LATUALATUKA”咒信时,就在第一时间,把这恶毒咒信翻译成中文,转贴到 “波普” 论坛多个最热的帖子里……
  
  现在三年过去了,阿康所在的 “波普” 论坛,已经由当年那个无名BBS,成长为现今国内最大的时尚IT资讯平台……每次 “波普” 的精华文章,都会成为无数论坛转帖的对象,至于首页的广告费,更是高的可观……
  
  现在不只是 “波普” 出名,就连论坛的人气写手,也有IT杂志约稿不断……虽然他们写的都是测评啊,体验什么的,但稿酬都非常高……QQ里那个小菜,曾用一天时间为奔迈公司写了一篇关于其最新产品──代号“LIFEDRIVE”掌上电脑的几千字体验文,竟然赚到了5000块稿费──这差事实在是太肥了!
  
  但这种好事,每次都轮不到阿康。
  
  
  虽然阿康的帖子从没上过首页,也不曾有编辑找他约稿什么的。但每次看到论坛里那些菜鸟在转发他的那条咒信,阿康心里总会暗爽一下──毕竟是他把这条咒信第一个带进论坛里的──怎么说,他阿康也算是论坛里的首席咒信者。
  
  “波普”论坛里的各个版主和管理员,对这条咒信都很恼火,这种愚昧无聊的东西能出现在一个号称最有实力的IT论坛,而且*不住,实在是给“波普”抹黑。
  
  其实阿康第一次转发咒信时,也是有点心惊肉跳的,但他转发咒信,摆脱晦气是次要,关键是为了给那些看不顺眼的写手们捣乱……
  
  这几年以来,阿康已经用多个马甲,转发了无数次,只要在论坛里见一次,他就会转一次,可说是已经形成习惯了,虽然他转咒信的时候和别人的想法不同。
  
  其实阿康在转发的时候,就可以想象别人看到咒信后的反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异军休闲社区  

GMT+8, 2019-3-26 02:52 , Processed in 0.03363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