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军休闲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楼主: miss 离银

[轉載]白夜黑话──最可怕的事情,常常发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会开骂,问候一下转发者的某些器官和某些亲戚,少部分人会完全无视,有三分之一的人会转发……就连转发也有几种,有的是刚来的菜鸟,有的是纯粹的看客,有的是用马甲刻意捣乱……
  
  每次阿康看到他首发的那条咒信被人一转再转,都会笑出声来,不为别的,他笑那些转发者的无知与愚昧……“这个世界真是疯了,写什么都有人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些有分量的老话反而没人去信了。──阿康有时会这样自言自语。
  
  …… ……
  
  ……咒信的威力,不在于它的咒语有效,而在于可以用它转嫁他人……多数人心里想的,只是把自己摆脱干净……凌晨,带着这样的想法,阿康进入了梦乡。
  
  …… ……
  
  第二天中午,阿康醒了,洗漱完毕,他打开电脑。
  
  “叮叮”,最先响的,总是QQ,不用看,又有新留言。
  
  打开消息一看,是小菜发的……但小菜发的这条信息好奇怪。
  
  “。。。。。。”
  
  只有六个句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6: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康正在奇怪,“叮叮”,又是一条QQ留言──发送者是海中日。
  
  留言内容是,“阿康,你是论坛的老用户,怎么会发这样的东西?!”
  
  ……!
  
  海中日是“波普”论坛版主……他这样说,难道……?
  
  自己的马甲,不会被识破了吧?!想到这里,阿康赶紧做贼心虚地进入论坛,查看昨天自己发咒信的帖子。
  
  他记得自己昨天只回过三个贴,回的内容都是那条咒信。
  
  ……小菜和海中日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呢?阿康看着一点点打开的网页,心里琢磨着。
  
  可等帖子完全打开,看到自己昨天贴上去的那条咒信之后,阿康马上目瞪口呆。
  
  他昨天用马甲“ A00K”所发的咒信……竟然是这样的。
  
  ──“1945年,一位非藉少女LATUALATUKA,乘坐一艘灰色小船由非洲……现在你已看完这篇讯息……如果把此篇讯息粘贴到其他三个留言版里,三年之后,你的家人和至亲会在同一天惨死。”
  
  …… ……
  
  没搞错吧!怎么会这样?!阿康的手开始抖了……
  
  但他紧接着又发现,这条咒信下面,竟然还有一条更可怕的回复。
  …… ……
  
  这条回复的内容是──“三年已到,我该上路了。”
  
  而回复者的名字,是两个熟悉的汉字。
  
  ──阿康。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7: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盒》
  
  
  “影子先生,可不可以把您的盒子买给我呢?”太喜欢您那盒子了,我愿意出很多钱的。”
  
  “你愿意出多少钱。”
  
  “10万美金,怎么样?”
  
  “你开玩笑吧,在日本,10万美金不过是你这种课长级人物一年的工资,用这点钱就想买我的盒子?!”
  
  “……影子先生,您要多少钱才肯卖呢?”
  
  “两百万吧……两百万美元我就把这个盒子卖给你。”
  
  “那个……太贵了,我哪有那么多钱?”
  
  “妻木,如果你真想买这个盒子的话,就这个价格,一分都不能少。”
  
  “唉,看来这个盒子是我无法承受的……影子先生,您不能再详细讲讲是如何使用这个盒子的?我实在是太感兴趣了。”
  
  “首先,不要继续叫我影子先生了,因为我不是男人,你可以直接叫我影子,或者小影都行。”
  
  “嗯,好的,影子女士。”
  
  “关于你的问题……上次我说到哪里了?”
  
  “嗯,您上次提到那栋楼共有五层,每层有三个房间……既然您已经让他们全部消失了,掐指一算……我猜您最少也要杀15个人了?”
  
  “妻木,虽然楼里共有十五个房间,但每个房间里住的人数可不一样啊,有的房间一直空着,有的却住了一家三口……有的男人当时不在,我先杀了女人,等几天后,男人才回来……你也知道,那些住客,大都互相不认识,即使邻居几天不出门,他们也从不关心……总之我不记得了,反正数目远超15个……那次遇到一伙在房间里打*的,一下我就杀了四个。”
  
  “您真厉害,四个人……能说说是怎么一起杀的吗?”
  
  “就用锥子啊,他们口渴时,曾向我讨茶水喝,我在茶水里放了安眠药,等他们睡着之后,我开门进去,用锥子一个个从他们太阳穴刺进去,他们连吭都没吭就都死翘翘了。”
  
  “……神啊,影子君,您真是神一般的杀手……”
  
  “呵呵,影子君──sennseyi影子,好奇怪的叫法,你还是直接叫我影子吧。”
  
  “……那个……如果人多的话,处理尸体会很久吗?……是一个一个的处理,还是怎样的?”
  
  “是一个一个处理的,并不会太久,那次四个人一起,也只用了两个时辰,但那次是深夜,我太困了,处理尸体中途,我只看了一次,就去睡觉了。”
  
  …… ……
  
  感谢网络,给了我这种人一个和别人交流的平台,如果倒退5年,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一起讨论杀人过程是不可想象的──除非是在监狱里。
  
  我最近正和一个叫妻木靖二的日本人在杀人网上交流经验,他对我手中的一样东西很有兴趣,知道这东西的用处之后,只见到照片,他就已经动心,愿意出高价买。
  
   其实这个妻木,无论对我还是对我手里的那件东西都非常感兴趣,但我对他没什么兴趣,无论是他报出的价格,还是他这个人──因为我一听他说话,就知道他是个外行,虽然他年纪比我大很多,但我很怀疑他是否真的杀过人。
  
  和他这样没什么杀人经验的人交流,是我所不屑的,我不想在这样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毕竟我已不再年轻──这一点对女人来说,尤其关键。
  
  …… ……
  
  我真名叫思颖,曾有很多人叫我颖子──可能是因为我走路无声吧。而影子这个谐音是我在网上用来骗人的。
  
  我今年29岁,虽然自认并不算老,但再过一年,很可能就会被人称作阿姨了。
  
  从三年前开始,我就住在一栋貌似与我同龄的旅馆里,这旅馆共有5层……它还有个很忧郁的名字──湖畔小栈。
  
  湖畔小栈位置在偏僻的郊外,附近是一大片原野,后面还有个水很清澈的小湖。虽然旅馆里每间房间都不大,但里面日常家具一应俱全,那些路过的客人即可以在这里歇息过夜,也可以长期租住──但目前,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
  
  虽然这栋五层旅馆算是一笔财富,但我无法将它随身携带,又碰不到一个好买家……有时维护一栋建筑真是很伤脑筋的事,尤其是对我这样一个单身女人而言。
  
  还好,我有一个盒子,一个带给我很多乐趣的盒子。
  
  这个盒子纯白色,小小的,正好可以放在掌心。晚上在灯下看的时候,它的盖子有点微微发蓝光,我并不知道它是由什么材料构成,总之摸上去很凉很滑,拿起来很重……虽然它还不如一个橙子大,但比一购物袋橙子还要重……先不说这个小盒子到底值10万还是200万美金,最起码这间旅馆,就是靠它赚来的。
  
  这盒子的神奇之处,在于它会吃东西……而且它只吃一样东西──尸体。
  
  只要把这盒子和尸体放在一起,不到一个时辰,尸体就会消失得干干净净,连一滴血都不会剩下──虽然我不知道它是如何消化尸体的。
  
  我和妻木介绍时,妻木竟说他听说过这个盒子,在日本,人们称它为尸盒──他还说,这世界上的尸盒一共不会超过七个。
  
  世界上有将近七十亿人口……哈哈,看来我是那幸运的十亿分之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7: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曾经坐在刚杀死的人旁边,想看清楚这盒子是如何吃尸体的,但只要我盯着它看,就不见它和尸体有任何动静……可是,只要我走开一段时间,再回来察看,就会看见它旁边的尸体变成血肉模糊──时间久的话,会只剩下骨架,但只要我在旁边,它就不会有任何动作。
  
  这个小盒子很乖,它从来不会挑尸体的某个部位先吃,它总是按照从里到外的顺序来,先是皮肤,然后是皮下脂肪,接着是肌肉,内脏……最后是骨架──就好像我吃石榴一样,一点一点,一层一层。
  
  我很喜欢它这样,有时估计它把尸体吃得只剩骨架时,我会突然出现打断它,然后从变成骷髅的尸身上掰下一根肋骨什么的……我现在很喜欢收集人体某部位的骨头,我曾经用人的腿骨和一块圆形切菜板做了一把小凳子,为了这把凳子我费了很大力气,因为一把牢固的椅子最少需要四条腿骨,也就是说,要杀两个人……但当我杀了两个人之后,发现又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两个人的腿骨,竟然是不一样长的……真该死,我明明挑了两个身高一样的人下手,结果弄完才发现,他们竟然一个是长腿,一个是短腿……人真是奇妙的动物啊,结构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单独拿出某个部位来进行比较,结果就很不同了。
  
  拥有这样一个嗜吃尸体的小盒子,我得以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说,人刚死的时候,骨头其实并不是白色,而是略带点粉红,有点像淡色草莓冰激凌的色泽,但也不是说所有人都这样,我曾杀过一个胖胖的单身房客,他的骨头,竟然是青色的……据说青色骨头是大富大贵者的特征……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怎么会死在我的手中呢?……还有,两年前我杀过一个嗑药磕到眼白发黄的毒虫,他的骨头,竟然也是淡黄色的……看来毒品这东西,真是害人不浅啊。
  
  有时候,我会很后悔自己没有从一开始就收集人身体的某些部位作为记录,因为我现在己经无法记清我到底杀了多少人……只记得第一个人是房东,一个长得很像河马的胖男人,呼,好恶心的回忆……从他那里拿到全旅馆的钥匙之后,我紧接又杀了对门的宇春,一个长相很英俊的姑娘……其实她也人还好,只是我一直讨厌她的发型……用小盒处理完他们的尸体后,第四天,我又杀了楼上阿华的一家三口──其实我最讨厌的就是阿华家,那该死小孩总在我头上跑来跑去,吵得要死……用一个月的时间使整栋楼的住客消失之后,我就成了这家旅馆的主人……两个星期之后,我又开始杀新的住客。
  
  …… ……
  
  从杀掉胖房东开始,我在湖畔小栈定点杀人已有三年,起初,每逢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躲在房间里上网,看电视,浇花,发呆……只有当心情好时,我才会深夜用钥匙打开门,带着盒子摸进房间里杀人……但后来我发现,每次杀完人,我心情都奇好,好到想再去杀个人……这样可不行,这样会上瘾的。
  
  于是我改变计划了──只有心情不好时才去杀人。
  
  ──可新问题又出现了……我总是心情不好……唉。
  
  尽管我的小盒子可以让一个人从世界上彻底消失,可以使一个人花几十年时间长成的肉体在一个时辰之内完全磨灭……但这并不代表一点杀戮的痕迹也不会留下,我最近一年才开始发觉──如果一个房间曾经死过太多人的话,会发生一些有趣的变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7: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如果一个房间曾死过太多人的话,这房间会变得阴森寒冷。到什么程度呢?──即使在夏天的中午,开着窗户,这房间还是会让人有种莫名的寒意,更不用提夜晚来临时,房间里那种凝固得可以触摸的阴森了。
  
  第二,这房间的墙壁会变色,比如曾经死过11个人的407号房。房间的墙壁明明粉刷过不久,却很快就会发黄变暗,再刷几次也是一样……它变色的过程,就好像牛奶在阳光下渐渐腐败一样,平静却不可遏制……
  
  应该是由于这些原因,我的湖畔小栈开始越来越少客人光顾……每个房间的墙壁都在不可抑制的发黄,每个房间都在变得越来越阴冷……最近这个月,竟然连一个入住的客人都没有。
  
  虽然我杀人,但我并不吃人,我只需要他们的财物……这么久没人上门,我的小盒子和我都饿了。
  
  为了生活,我才会和那个妻木靖二谈起我的盒子……本以为他能出个好价钱──一个让我舍弃小盒,放下屠刀的价钱。
  
  也曾想卖掉这栋旅馆,但那些人死后给房间带来的有趣变化,让湖畔小栈实在不好卖……正是我杀掉的那些住客,让这间旅馆贬值了……
  
  “叮咚!”
  
  ……不会吧?!我突然听见楼下有按铃声响起。
  
  走到房间角落里的监视器旁,我仔细一看,发现有个穿灰色上衣的男人正站在一楼的吧台旁, 他脚下放着一个密码箱。而他的手,就放在那个按纽边上,刚才这下铃声,显然是他按的。
  
  终于来客人了……还以为我这里要变坟场呢。
  
  在监视器里,我清楚看到,这灰衣男人很健壮,但绝不臃肿,从袖管里隆起的肌肉和他脸上警惕的神情,可以判断出,此人训练有素……尤其是那宽厚但微微缩起的肩膀,更显示出他已习惯随时出手……此时他正四下环顾着,但他不会知道有个女人正从隐蔽处窥视着他。
  
  当他眼睛扫过房顶那盏藏着摄像头的吊灯时,他的眼神,与我有了交错,就在这一刻,我看清了这个男人的脸。
  
  ──他有一个形状硬朗的下巴,晒黑的脸颊微微有些内陷,鼻子端正挺直,嘴唇棱角分明……那双眼睛……他的眼睛太不寻常了,眉毛浓密上扬,眼神锐如箭……从我这个角度看,更发现他睫毛好长……
  
  他浑身散发的气息,他的衣着,他的站姿举止,都和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这样一个不寻常的男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我不明白──这几年来,住进湖畔小栈的,都是一些搞不清状况的愚蠢过客,惶惶不安的逃窜者,躲人眼目的偷情男女……这样一个气质不凡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也许曾来这里的男人都很平庸乏味,也许曾来这里的客人都是成双成对,……也许我己经孤独太久,无情太久……总之,看到楼下这个男人,我的心跳…竟然加快了。
  
  “叮咚!”他又一次按下了那个召唤我的按钮。
  
  从他的看表的手势和在地上点动的脚尖,我猜他有些不耐烦了。
  
  怎么办?……如果来的是普通人,我决不会犹豫,普通人在我眼中,只是自动把财物送上门来的运输工具,只是我的死亡实验品……他们只是我那小盒子的点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7: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但看着这个男人,我却有些犹豫了……不是犹豫我是否杀得了他,不是犹豫他是否警察……是那加快的心跳,让我犹豫了。
  
  三年了,三年来,我一直把自己囚禁在这个地方,把心锁在暗处,制造尸体给那个盒子……只为忘掉那些悲惨的回忆……但现在看到这个男人,我那颗结垢的心,竟又一次鲜活跳动起来……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叮咚!”
  
  召唤我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站起身来,不由自主地向楼下走去……离开自己房间时,我竟然还照了下镜子,整了整头发──还好,在镜子里,我看到了一张美丽女人的脸,虽然有些冰冷。
  
  “先生你好……有什么我能帮你的?”我无声地走到一楼,站在吧台后面对灰衣男人说,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你好,我想在这里住一晚,有空房吗?”他的声音很低沉,但很有分量,看到我出现,他眼睛亮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
  
  “……嗯?……哦,有的有的。”我只顾呆呆盯着他看,竟然没听清他的话。
  
  面对面地站在他面前,看着他那双锐利的眼睛……在他眉宇之间,我惊喜地发现了一种在监视器里看不到的东西,那是一种久违多年,在其他男人眼中无法看到的东西──杀气。
  
  ……这杀气,我只在很久以前,从一个男人身上看到过,那男人活着的时候,是我的丈夫。
  
  难道这男人和我丈夫一样,是个杀手?……只有杀过人的人,眼神里才会有这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这种光芒,可以吓退冒犯,可以胜过言语,让你臣服屈从,又让你刻骨铭心……我太迷恋,也太想念这种光芒了……面前的这双眼睛……让我无法抗拒。
  
  “嗯……一间单人房就行了。”他一声轻咳。
  
  “……哦…那我带你去403号房吧…那间……光线比较好一点。”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他看,实在很失礼。
  
  “呵呵,那倒无所谓,只要安静就行。”他的声音依旧那么低沉。
  
  …… 我怎么觉得脸有些发烫……
  
  例行收了押金,拿了钥匙,我准备带他去四楼的403号房。
  
  “等一下,我想买几瓶水来喝,口好渴。”他喉结动着,干咽了一下。
  
  “嗯,好的……两瓶够吗?”我回转身,从身后的架子上拿了两瓶水给他。在把水递给他的时候,我偷偷碰了一下他的手……这手,竟然像铁一样坚硬……不知道被这样的一双手抚摩,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两瓶就够了,谢谢。”
  
  他接过水,回我一个礼貌的微笑,他笑的时候,眼睛不动,只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我从没见过有人这样笑……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真的很想知道。
  
  我脚步无声,在前面带路,静静走在陈旧的楼梯上,
  
  他也脚步无声,提着密码箱,静静跟在我后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7: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楼梯上走着,我的心跳很快,不是因为走那几步楼梯,而是因为背后有个心仪的男人可能正在看我。
  
  虽然已不再像少女那样鲜嫩,但对自己的背影,我还是很有信心的。自己的细腰,自己腰部以下的浑圆曲线,自己那双久不见光而份外白皙的长腿……这一切,他都可以从背后看得清清楚楚……他肯定在看着我吧?
  
  我希望他在看着我。
  ……
  
  403号房,很快就到了。
  
  “房间比较简陋,请多包涵。”我用钥匙打开门,示意让他进去。
  
  “很好啊,收拾的很干净。”他眯着眼睛,轻点一下头,侧身走进房间。
  
  “先生,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我就在五楼。”该死,我怎会说出这样的话……好傻。
  
  “好。”他把密码箱轻轻放在地板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房间里的家具。
  
  ……
  
  “这里……是你一个人在经营吗?”正当我红着脸,要关门离开时,他问了这样一句。
  
  “是的,先生,只有我一个人……经营。”
  
  “连杯子都擦这么干净……你一定很辛苦吧。”他从桌上拿起一个杯子,托在手里看着。
  
  “嗯,还好。”我站在门口说……其实我也很纳闷,为何这些房间里都没有灰尘…也许,那些人的灵魂还在房间里活动吧。
  
  “真不简单……谢谢你,再需要什么我会去找你。”他坐到靠窗的椅子上,拿起一瓶水,看了看瓶盖,轻轻拧开。
  
  “好的,那您先休息吧。”把门关上时,我听见了他把水倒进杯子里的声音。
  
  …… ……
  
  悄悄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我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墙壁出神。
  …… ……
  
  也不知道呆坐了多久,瞎想了多久,总之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这种异样的感觉,我已经太久没有过……这感觉可说是一种莫名的期待,是一种对自己灰色生活突然产生希望的感觉……这是一种为别人心动,并且希望被爱的感觉。
  
  一直以为,自从丈夫死于某次任务之后,自己已经心如死灰。没想到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会为另一个眼神里有杀气的男人动心……那种难以抑制的心中悸动,让我坐立不安,口干舌燥。
  
  ……我已孤独太久,我己心死太久,我已沉默太久……可现在,这些感觉,仿佛都瞬间消失一般……好神奇的力量,这个男人的出现,驱散了我的满天乌云。
  
  ……但我已经太久没和人正常交谈,我已经太久没向别人表达爱意……他会明白我么?……我这样一个女人,唐突地向他示好,很可能被视为轻浮,会被他嘲笑吧。
  
  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这样动情……是否太快了……
  …… ……
  
  ……不管了,他想多也好,他轻视我也罢,有些话,我一定要对他说,我想告诉他我的孤独,我要再走近看一看他……即便他把我当成一个疯子又能怎样,就算我真是个疯子,又能怎样……
  
  ……
  
  
  如果心曲已表,不论结果如何,总好过把这份情默默收藏,带落黄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7:5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钟情于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是许多我看过爱情小说的主题……而今天,我好像被吸进某一本爱情小说里,串演了那个多情的女主角……
  
  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我走出自己的房间,踏上通往4楼的楼梯。
  
  ……心脏越跳越快,403号房,现在就在我眼前……只要经过楼梯的转角,我就走到他的门前了。
  
  “咚!”……刚在那扇写有“403”的木门前站稳,我突然听到有东西坠地的声音──这是一声闷响。
  
  “当当”我轻轻敲了两下门。
  
  ──但没人回应我。
  
  房间里,传出一种奇怪的声音……我把耳朵贴近门…我听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地上滚动。
  
  “……啊!”
  
  这声喊叫,是那男人的声音。
  
  他好像正在……痛苦的呻吟!
  
  ……?
  
  ……天啊,我想起来了!!!
  
  ──吧台架子上的水……是有毒的!……几十天前,我曾逐个把那些瓶装水在瓶底扎孔……用注射器把毒液注射进去…再用胶封上…只为从外表看不出来……自从在水里下毒之后,就一直没来客人…再加上今天在楼下看到他时的紧张……我竟然忘记这一点了!!!
  
  我发疯般地猛推门进去……男人正在地上痛苦挣扎着…晚了…已经晚了……他的脸色,已经发青了!!!
  
  ……我呆若木鸡地站在门口……像被闪电击中一样……
  
  ……我竟然亲手葬送了这个多年以来唯一让我动心的男人……我竟然亲手杀了他……尚未来得及和他问过一句话,喝过一杯茶……
  
  不知为什么……我这些年来所杀过那些人的面孔,突然在我脑海里如放电影般闪过……
  
  ──你葬送了所有人的幸福,你也葬送了自己的希望!耳边突然响起这样一个声音!
  
  我觉得天旋地转……开始有些站立不稳……
  
  “砰!”
  
  一声巨响在房间里响起,在这声音传到我耳朵里之前,我感觉到肚子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一下……一低头,我的腹部正在流血……
  
  那些幻象和声音突然一下消失了……我只看到…躺倒在地上的男人此时正在咬牙看我,他手里紧握着一把枪……那枪口正指着我,还在冒着青烟。
  
  我只觉得一股甜腥液体从食道涌到嘴里……我只觉得眼前发黑……来自腹部的剧烈疼痛让我再也站立不住……
  
  “噗通!”,两腿一软,我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倒在了离他不到三米的距离。
  …… ……
  
  “……你……是……杀手……对吗?!”……倒在地上,含着满口的鲜血的我,竟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没有回答。
  
  “啪 !”手枪从男人的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一口鲜血,从他的嘴角涌出……头一偏,他不再动了……这在一瞬间,他的眼睛,永远失去了那让我为之心醉的光芒。
  
  ……看来下一个问题,我没必要再问了。
  
  ……我想靠着墙坐起来,但剧痛以及大量失血,让我浑身无力,四肢发冷……看着那滩在我身边越来越大的血迹……我知道,自己挺不过去了…… 那血是黑色的,刚才他那一枪,击碎了我的肝脏……
  
  ……真想不到,我的故事,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我突然想哭又想笑……
  
  …… ……
  
  “啪嗒!啪嗒! 啪嗒!”
  
  “啪嗒!啪嗒! ”
  
  一阵滚动声由远及近响起……我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我的小盒子。
  
  只有尸体出现时,它才会有动作──看来它最近太饿了,闻到死亡的味道,竟然自己跑出来了。
  
  看来,403号房间里,有个人,已经变成了尸体。
  
  我明白,我很快也会和他一样了。
  
  ……门开着,小盒子自己滚进来了……
  
  “啪嗒!”它滚到我和男人中间,自动弹开了上盖。
  
  ……看来我马上也要变成尸体了……我的小盒子,它只会在死人面前处理尸体。
  
  …… ……
  
  在最后一口呼吸停止之前,在地上的黑红色血液凝固之前,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男人全身的皮肤如何一点点消失,如何一点点露出鲜血淋漓的皮下组织,如何从一个让我心跳不已的杀手变成一具失去灵魂的残破躯体……
  
  带着对他的遗憾和疑问,我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下一个消失在小盒里的,应该就是我了。
  
  …… ……
  
  有谁愿意要我的小盒子吗?它就在湖畔小栈403号房间里。
  
  ──但请你答应我,千万不要让它挨饿。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8: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牺牲》
  
  
  “丽,我知道你在干什么,但无论你飘荡多久,总会有落脚的时候。风筝不也是这样吗,要么断线,要么被收起,没有可以始终在天上飞的……”
  
  ──呵呵,这句话是康顺在短信里发给我的,我觉得这句很好玩,所以一直没删,他说的对,我活得确实很像风筝,但我飘荡的很潇洒。
  
  我叫雯丽,今年27岁,有两个固定的男朋友,一个是发短信的康顺,另一个叫白四。
  
  白四大我6岁,身高和我一样,但体重却是我的两倍──没错,他很胖很圆……胖的在床上动几下就气喘,但是,他是市里某位高官的公子……白四很有钱──这是他在我眼里唯一的优点。
  
  康顺其实比我小两岁,但我一直告诉他我只有25岁,所以,他一直以为我是和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康顺比我高一头还多,长得很像那位有日本血统的金姓男星──虽然我一直觉得康顺大脑简单,过分单纯,但看在他一表人材以及死心眼的爱我的份上,我也就不计较了。
  
  康顺和白四,互相并不认识,虽然康顺知道白四是我的凯子,但白四并不知道我是康顺的马子……听明白了吗?
  
  男人嘛,讲那么多脸面干什么,出来混,除非吃得很开,否则就要看开一点,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 ……
  
  今天中午,白四为了讨我欢心,送了个新款的PRADA手袋给我,为了表示他 的钱没有白花(他妈才是市里的高官),我自然要知恩图报地表示一下。
  
  怎么表示呢,自然是用我的身体了──总不能回送他双GUCCI皮鞋吧。
  
  …… ……
  
  现在,我刚从白四那里出来,手提着他送我的那个PRADA手袋,带着深处的不爽……说深处有些不确切,应该叫不上不下的不爽──说明白一些,你刚刚有点那个……他却开始缴枪了……你还没来得及完全进入状态,他却已经重得像头猪一样的压在你身上喘气……这种不上不下的痛苦,可能只有女人才知道。
  
  所以,等白四发出震耳的鼾声之后,我就开始坐在马桶上给康顺打电话──康顺虽然头脑简单,没什么出息,但至少,在床上他不会让我失望──不要骂我*,总这样欲求不满的话,我会得盆腔炎……那样,对谁都没好处。
  
  还没来得及拨出这个男人的号码,就感觉到另一个男人的液体从我身体里流出……“白四的这种东西,就只配流在马桶里”。边这样想着,我边按下了拨号键。
  
  “……对不起,您所呼叫的用户己关机。”
  
  嗯!康顺这家伙怎么关机了?现在是晚上,正是他醒来的时间……这时候,他关机干什么?!
  
  难道手机没电了?我打了几遍都不通……仔细想了想,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康顺这种人,手机不离手,估计只有他死了,才会关机……当然,他死的可能性不大,但他这样关机绝对有些不正常。
  
  还好,我知道康顺住在哪里,而且,我还有他住处的钥匙,我打算直接去找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8: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 ……
  
  “二刚,康顺在家没?”在康顺住处的走廊里,我看到了康顺的邻居,二刚。
  
  “没啊,我都一天没见他人影了。”
  
  “是吗?那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啊,他昨天半夜出门,让一辆车给接走了,一直没回来。”
  
  “谁接走的?”
  
  “我还真不认识,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脸挺黑的,开着一辆货车……看来俩人挺熟,是有说有笑走的。”
  
  “是这样啊。”
  
  …… ……
  
  康顺这家伙,到底去干什么了呢?
  
  我站在康顺的门口,掏出钥匙,准备进去看看。
  
  但刚把钥匙插进锁孔,还没转上一圈,就听见门里有动静。
  
  ──“吱呀!”,门自己开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
  
  正是康顺。
  
  “你原来在家啊 ,怎么把手机关了?”
  
  “先进来吧……我刚回来。”康顺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从哪儿回来的,刚才二刚说,你昨晚让一辆货车给接走了。”
  
  “是的,昨晚我和黑皮跑了一趟边境。”
  
  “……谁是黑皮,跑什么边境?”
  
  “想听吗,想听坐下吧,我仔细和你说。”
  
  坐在康顺的大床上,他开始向我讲述昨晚发生的事。
  
  ──前天晚上,我和一个叫黑皮的货车司机一起打牌,他那天手气特好,一桌人,就他一直赢钱。
  
  剩下三个人里,就属我输得最多……但我不甘心,越输越赌,可越赌越输……到最后,我发现自己惹麻烦了。
  
  那天晚上,我总共欠了黑皮一万多。
  
  由于身上没那么多钱,我打算给他写张欠条,希望黑皮能宽限几天。
  
  “不用,小老弟,我明天正好要跑一趟边境,如果你跟我去几趟,今晚的赌债,就一笔勾销了。”黑皮很让我意外的说。
  
  黑皮是个专跑边境的货车司机,也不知道他每次运的都是什么,总之在货车司机里,没见过像他这么出手阔绰的……听人说,他常常花高价雇人作助手,和他一起跑边境运输。但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新雇一个人,谁也不知为什么。
  
  可既然他说只要跟他跑几趟边境,就可以把我今晚的赌债一笔勾销,我没道理不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8: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深夜,黑皮打电话过来,说他的货车,已经在楼下等我了。
  
  “希望你是个夜猫子,不然和我一起跑边境,你会困得受不了。”黑皮坐在车里,笑着对我说。
  
  还好,我确实是个夜猫子。
  …… ……
  
  “黑皮哥,你要是累了,我和你轮换着开。”坐在货车宽大的驾驶室里,我主动对黑皮说。
  
  “不用,虽然今晚的路有点长,但我一个人开就行了,你在旁边给我作个伴就好。”
  
  我很奇怪他会这样说,既然不用我开车,只希望有个人作伴的话……为何不找个女的?!……看着黑皮那张黑到发亮的老脸,我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黑哥,咱们今天走边境高速吗?路上要几个小时?”
  
  “今天不走高速,今天咱们抄小道,虽然路不如高速好,但比高速安全。”
  …… ……
  
  “近道,不是山路吧?山路那么颠簸,咱这货车……”听到比高速安全这句,我就知道了,原来黑皮是在走私。
  
  “放心,山路也不怕,虽说这条路很少有人走,但我每次都从这条路运货,没人比我更熟了……最重要的,是这条路上绝没有边检,安全,隐蔽。”
  
  黑皮在走私,这是他自己都不隐瞒的事实──但他走私的,到底是什么呢?电器,香烟,还是毒品?
  …… ……
  
  车在高速公路上跑了三十分钟,黑皮突然猛打方向盘,转弯拐进了一条没有灯光的小路──看来,这就是他刚才说的抄小道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8: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始我以为,走这条小道会很颠簸,但过了十分钟,我开始惊奇了──这条路,虽然很窄,但竟和高速路一样平坦……奇怪,有这样的免费捷径,别人为何还要去走那收费的路呢?!
  ……
  
  又跑了大概有三公里,路边渐渐出现了悬崖,借着货车的车灯,我在路边看见一样东西──作为这条路上除了山石之外的唯一东西,我看得很清楚。
  
  那是一块歪斜得快要倒地的路牌,上面有三个白色的字,由于路牌上正落着一只类似乌鸦般的黑色大鸟,第一个字被遮住看不到,但后两个字还算清晰,是“ 回路”。
  
  好奇怪的路名……第一个字会是什么呢,我猜不出。
  
  “这小道叫‘断回路’,听说过吗?”好像能看透我心思一般,黑皮突然对我这样说。
  
  ──断回路?……我听说过。
  
  断回路是一条老路,早于边境高速修好的十几年前就已存在,但据说现在根本没司机走了,因为这条路上总出事。
  
  我听到的传说,是这样的。
  
  ──大概是七年前,在这条断回路上,一个边境走私的司机正在偷偷摸摸的独自开夜车,突然他看到,一个约有三尺高的白色东西,立在路中央。
  
  当时路上还有路灯,减缓车速后,司机远远看到,这是一个像人形的东西,低着头,没穿衣服,全身白色,没有腿,但上肢特别长,看上去,它好像正是用手臂支撑在地上立着。
  
  这司机当时吓坏了,不知怎么办才好,但他又不敢停车,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心想这东西见车开近了,一定会闪开──不管是什么东西,它总不能不知死活吧!
  
  就在货车越开越近的时候,这东西竟始终一动不动地在路中间立着,司机一咬牙,把油门踩到底,打算冲过去撞它。
  
  但没成想,这白色东西就在快要被车轮碾到的时候,竟然用手臂一撑,跳起好几米高,一下扑到了驾驶室的玻璃上──开始用头撞玻璃!
  
  司机此时已被吓得浑身不听使唤,手一抖,方向盘一偏,货车撞碎路边护栏,一头栽下了悬崖……
  
  从此以后,这条断回路上,总有司机出事……由于出事的人太多,连路边护栏都被撞得七零八落,看上去让人胆寒,谁还敢走……又加上边境高速路的通车竣工,那些心怀不轨的司机们,宁可花重金钱打点边境守卫,也不愿再走这条断回路了。
  
  就这样,这条断回路被司机们废弃了,只有放牛羊的人才敢在白天走……
  …… ……
  
  但说实话,我并不相信这个传说……如果说,看到那白东西的司机都翻车了,那谁能证明这东西是真的?……那么多司机翻车,应该是和走私时的心里紧张,以及这条路太窄有关。
  
  “黑皮哥,大伙疯传的断回路上那白东西,你信吗?”我转头看着黑皮问。
  
  “……唔,确实有这东西。”黑皮说话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8: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
  
  “黑哥,你真会开玩笑……别告诉我,你曾在路上见过那白东西。”
  
  “没开玩笑,就上个月,我还看见一次……见多了,自然就不怕了。”
  
  “……你真见过!”此时我看着黑皮的表情,一定像看到革命先驱一样。
  
  ──“那东西叫路童,据说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晚上在这里走夜路的时,被一辆货车撞倒,那司机黑心,不想救人,又怕留下活口被记住车牌,就来回用车轮碾了那男孩好几遍,把那小孩的下半身都碾断了……又过了一个月,那司机又走这条路的时候,竟然看到一个只剩上半身的小孩,立在路中央……他自己作了亏心事,心虚……慌乱中,方向盘打偏,就从这窄路上栽下去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小孩,不是身体都被碾断了吗,怎么可能没死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们跑夜路的,都管它叫路童,它只在悬崖边的公路出现,见到它,千万不要往前开,倒车给它让路,或者把车停下,给它一样东西就安全了。”
  
  “……什么东西?”
  
  “呵呵,这车里就有……放心,我都准备好了。”黑皮边说边用手指着身后。
  
  …… ……
  
  货车在这没人烟,没灯火的山路上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黑皮把车停到一个门口用树枝伪装的院子里──看来,他的边境交易点终于到了。
  
  按了几下喇叭,就有人出来了,叽里咕噜和黑皮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我可没闲着,按照黑皮说的,我和另一个人把车上的货物悉数卸下,又把院子里的东西一箱箱装回到车上。
  
  最后,有人把黑皮车上后轮的两个备胎卸下,换上了两个一模一样的。
  
  就是再笨,我也猜出来了,能装在那两个轮胎里的,肯定是毒品……黑皮这老滑头,还以为他只走私电器什么的呢……原来他最大的利润,是来自这两个备胎。我暗下决心,下次绝不能再和他一起跑边境了……这两轮胎东西,要是被抓了,判个无期徒刑,都绰绰有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8: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各种明货暗货装好,我和黑皮又开始上路了。
  
  一路上,他看似心情很好,一直哼着小曲。
  
  很快的,我们又走了到那条断回路。
  
  “看到没有,跑边境其实很简单,只要你再跟我跑两趟。你欠我的钱,就一笔勾销了。而且,以后如果你愿意再和我作伴,我每次都给你一千,怎么样?”
  
  “……嗯,黑哥,你下次什么时候再跑边境?”
  
  “大概下周吧,我打算下周再跑一趟。”
  
  “……黑哥……咱们运这些东西,万一遇上边检巡查怎么办?”
  
  “边检巡查?……哈哈,边检巡察那些人,是绝对不敢走这条断回路的,他们拿那点钱,犯不上这么卖命。”
  
  “既然这样,你走这条路,就不害怕吗?”
  
  “怕?!怕能賺到钱吗?要是老老实实的跑长途,老老实实的走边境高速,我就得喝西北风去了。”
  …… ……
  
  “嗯……黑哥,来根烟?”气氛突然有些尴尬,我抓了抓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根三五递给黑皮。
  
  “嗯,你先点上吧。“黑哥接过我的烟,叼在嘴里。
  
  “啪!”我用火机打着火,点燃嘴里的烟,深吸了一口,准备把黑皮嘴里那根也点着。
  
  “嗯……!”
  
  但我刚把火机递过去,黑皮突然一个急刹车,我没有任何准备,向前一扑,把嘴里那根烟都弄断了。
  
  我还没明白过来,就听黑皮喊了声,“看路上……就是这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8 08: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抬头一看,借着车灯的照射,前方路面上,正有个白色的东西,一跳一跳的向我们靠近。
  
  ──我感觉此时驾驶室里的空气都快凝固了!黑皮紧抓着方向盘,我嘴里叼着那根折断了的烟,都一动不动。
  
  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那白色的东西就跳到了货车前面,在车灯放射出的白光里,我终于看清了它的样子。
  
  它全身都是灰白色,有大约十岁小孩那么高,但没有腿,两只手臂很长,正撑在地上,身上似乎没有任何血肉和毛发,可以清晰看到骨架的轮廓──如果说用我脑海里存留的影像来形容,那最接近的,应该是那些从棺材里掘出来、多年仍未腐烂的干尸……但被干尸更吓人的是──它没有脸。
  
  在它那颗干瘪无毛如橄榄球般大小的头颅上,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张咧到耳根的嘴,由于没有嘴唇的遮蔽,它所有尖利的长牙,都清楚地露在外面……
  
  “……黑哥……这就是路童?!……咱怎么办?!”虽然黑皮并没吭声,但他的沉默,已经证实了我的猜测。
  
  此时,路童的身体,诡异地撑在两根干枯的手臂上,正立在离驾驶室不到四米的地方,隔着玻璃,我竟然能听到它嘴里发出的嘶嘶声,它满是尖牙的嘴巴,在不停一张一合着,头在左右摇晃……似乎准备随时扑上来,用它尖削的额头撞碎货车那并不十分结实的玻璃。
  
  “……不怕,不怕,我们先往后退,给他让开路,它就会走了,不行的话,我还准备了东西给他,一旦把东西给他,它就不会招惹咱们了。”
  
  从黑皮嘴里说出的话,竟然出奇的冷静!他迅速把车挂上倒档,开始缓缓向后退。
  
  我的心脏,跳的快要失灵,双手冰凉,两条腿,开始不可抑制地发抖……如果不是黑皮此时也看见了路童,我肯定以为自己是幻觉……在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骇人的东西?!
  
  但我的担心,很快就转移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刷啦……刷拉!”这是路边小石块坠下山崖的声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异军休闲社区  

GMT+8, 2019-3-26 02:03 , Processed in 0.89280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